求粉红票!各位人,你们所投的粉红票是对我唯一的需要支持啊。**陈副管家地喝声尖哨而洋洋得意,他的喝声一落,两个年青人汉子便从人群后方走了回来,大踏步走入木屋中。“砰”地一声,木屋的房门被两人重重地撞开,然后,一阵叮叮砰砰的声音便从屋子中传来。就在两个汉**。...

求粉红票!各位人,你们所投的粉红票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啊。

**

陈副管家地喝声尖哨而得意,他的喝声一落,两个年青汉子便从人群后方走了过来,大步走向木屋中。

“砰”地一声,木屋的房门被两人重重地撞开,接着,一阵叮叮砰砰的声音便从屋子中传来。

就在两个汉子提着她的麻衣,铺在床上的草席丢出房门时,一个沉稳地喝声从众人身后传来,“出了什么事了?怎么聚集了这么多人?”

正是阿福的声音!

阿福的声音一传来,众女齐刷刷地向两旁一让,让他走了过来。而孙乐这时也低下头去,嘴角微扬。

上一次陈副管家来找她的麻烦,阿福马上就跟着来了,她早就料到阿福一定一直在注意这边的动静。果然没有猜错,这不来得正是时候?

陈副管家和七姬都没有想到阿福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赶来。本来,陈副管家的工作便是主管西院众女子的生活,他有权给众女分配住处。只要十九姬住进去了,到时阿福和五公子问起,他完全可以把事情推到孙乐和十九姬身上,就说是因为她们相互容不下的缘故。到了那时,大不了就是重新再给孙乐安排一个住处。可重新给孙乐安排住处的话,那孙乐便可是在他的掌控当中了。

可现在阿福来了,而且是这个时候!

阿福大步走到陈副管家面前,他朝十九姬看了一眼,疑惑地问道:“这是?”

陈副管家点头哈腰地笑道:“这是新来的十九姬,她可是青城府庄府的七小姐。”

十九姬睁大细长的双眼,一脸询问地打量着阿福,实在不明白这个看起来不起眼,长得一双青蛙眼的青年是什么人。

阿福点了点头,他看了孙乐一眼,又看了一眼被扔到地上的麻衣,再转向了陈副管家。

“不错呀!这十九姬一进门,陈副管家便令人把十八姬的东西都给扔了,人也赶出去?敢情,人家对五公子的救命之恩根本就不值一提?居然连个落脚的地方也配不上?”

阿福的语气不阴不阳,陈副管家直听得冷汗涔涔而下。在他的心中,阿福一直是五公子的心腹,处理的也是五公子在外的大事。至于这些不被看重的姬妾的小事,阿福是不屑管也不愿意管的。这几年了,他在处理西院的事上就没有人插过手,可他还真没有想到,阿福居然为这个丑八怪出头了?

陈副管家一张青瘦的脸涨得通红,他砸了砸有点干巴地嘴唇,半天才说道:“不,不是。是我看到十九姬身份高贵些,所以所以。。。。。。”

他所以了个半天,都没有说出个道理来。

阿福冷冷地瞟了他一眼,转向那两个青年汉子喝道:“把这些东西都摆回原处!”

“诺。”

两个汉子连忙躬身听令,把孙乐的麻衣草席什么的又能给送回原处。

阿福转向七姬,淡淡地说道:“七姬为人爽利,又好相处。这样吧,把十九姬安排到七姬的房子中。”

“啊?”

七姬万万没有想到阿福有这么一手,她的脸色顿时一白!她张着小嘴,一脸的不敢置信。

她抬头看着阿福,见他的表情坚定,不由嘴一扁,张口便要反对!就在这个时候,陈副管家朝她使了一个眼色。

七姬嘴唇一闭,那句吐到了唇边的话便没有说出来了。

阿福转向陈副管家,冷冷地说道:“陈副管家,五公子虽然叫你忝管内院,但是你要记住你的本份!你不要忘记了,这西院的所有女子都是五公子的人!有时候还是避忌点好,五公子看起来好说话,可犯了忌讳姬府还是有规矩的!”

这一番话,却是话中有话了!

陈副管家和七姬同时脸色刹白。旁观的众女则是一个个眉飞色舞。阿福这席话可不轻啊,那完全是在警告两人。就是嘛,七姬怎么也算是五公子的女人,她跟陈副管家怎么能这么要好?这事可太不对头了!

阿福说到这里后,目光冷冷地扫过众人,“别聚在一起了,都散了吧。”说罢,他扬长而去。

阿福是走了,可陈副管家却站在那里半晌动弹不得,他的额头上汗如雨下,脸色青白,嘴唇颤抖,显然受到了很大地惊吓。

七姬的心有点粗,没有察觉到他的异常,她只是昂着头巴巴地等着阿福快点离开。阿福前脚一走,她后脚便跑到陈副管家的面前,急急地叫道:“这可怎么办?你说这可怎么办?我可不愿意与别的女人共住一屋!老陈,你快想想法子呀!”

七姬自顾自的说着,而陈副管家这时已脸色铁青。他还没有开口,一旁那高作的十九姬总算从混乱中清醒过来,这一清醒,她马上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敢情自己这么一个小姐出身的人,居然成了没有人要的破烂了?

她的小脸刷地涨得通红,胸脯气得急促的起伏着。她身后的三个侍女看到自家小姐生气了,连忙上前揉地揉背,按的按胸,帮她顺着气。

七姬还在眼巴巴地瞅着陈副管家,她咬着下唇,声音又急又快地说道:“到底怎么办,你还是吱个声呀?要不,你去跟阿福说一说吧,他不是不喜欢管内院的吗?你去跟他说一声吧。真是的,那个丑八怪不过给了他三金,他居然就替他出这个头了!”

陈副管家霍然抬头,“你说十八姬给了阿福三金?”

七姬点头道:“是啊,上次她帮五公子想出了一个啥主意,五公子奖了她三金,这个丑八怪转手就给了阿福。那可是三金呢,我可真替她心疼。。。。。。”

“闭嘴!”

陈副管家涨红着脸,重重地喝道。他腊黄消瘦的脸上青筋直露,“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七姬愕愕地看着他,骇得向后退出一步,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人家忘了嘛。”

陈副管家急促地喘息着,他恨恨地朝地上“呸”地一声,吐了一口痰,“我还真是烧糊了心了!居然为了帮你这么一个又蠢又钝的女人惹祸上身!”恨声中,陈副管家怒气冲冲地跑了出去。

书评(430)

我要评论
  • 然同时&上。

    车夫在看着孙乐时,他的眼中流露出一投怜悯,同时怜悯中又含着羡慕。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情,居然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

  • 枯瘦如&。这样

    出现在她视野中的是一只小小的,枯瘦如柴,透着一股青灰色的小手。这样一只手绝对不可能是她的手!

  • &,她的

    孙乐虽然这么想着,可她的心依旧“砰砰”地跳得飞快,她的眼睛依旧不舍得移开,她的胸口依旧酸甜中夹着微苦!

  • 错,她&些许。

    五公子扫了孙乐一眼,淡淡地说道:“不错,她正是我新纳的第十八房小妾。阿福——”他清悦的声音提高了些许。

  • 车摇摇&。

    就在她的头脑还处于浆糊中时,牛车摇摇晃晃来到了一个小小的拱形门前,这拱形门很小,不到一米五的高度,又很窄,人稍微高一点便得弯腰侧身才能通过。

  • 。这几&带清秀

    花园中,四五个穿着麻布衣服的少女正在一边说笑,一边织着麻布。麻草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叠。这几个少女都是十四五岁年纪,长相略带清秀。

  • &睁开眼

    直过了好一会,孙乐才再次睁开眼来。这一睁开眼来,见到的,抚到的,依旧与刚才一样,是属于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的身体,而不是她自己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