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乐头也不回地回房间中,七姬怔怔地地他的背影着她离开了,心中七上八下,一时之间拿没准主意如何是好。就在这时,她听见身边传来一阵轻笑声。七姬回过头仔细一看,却见众女都用一种讽刺的目光望着她!这种目光她平日也看见过,可哪有昨天看见的这么多?这么豪无顾忌?七姬心就在这时,她听到身边传来一阵轻笑声。七姬回头一看,却见众女都用一种嘲讽的目光看着她!。...

孙乐头也不回地回到房间中,七姬怔怔地目送着她离开,心中七上八下,一时拿不定主意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她听到身边传来一阵轻笑声。七姬回头一看,却见众女都用一种嘲讽的目光看着她!

这种目光她平素也看到过,可哪有今天见到的这么多?这么毫无顾及?

七姬心中大为恼怒,却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自然知道众女以前对自己顾及几分,那是因为陈副管家的缘故。现在十八姬这个丑八怪直接把陈副管家的命令不当一回事,因此众女便在那里嘲笑她了。

她虽然是个头脑简单的,却也知道孙乐所说的话句句属实。她紧紧地咬着牙,恨恨地想道:怎么这个丑八怪胆子这么大了?好象一点也顾及陈副管家了?

她站在原地踌躇不决,眼见众人的轻讽声和嘲笑声越来越大,七姬终于一跺脚,带着奚女等人冲了出去。

孙乐站在卧房门口,静静地看着外面。

弱儿走到她身边,伸手扯着她的衣袖,不解地问道:“姐姐,你不是一直说要忍的吗?现在为什么又不忍了?”

孙乐转头看向他,认真地说道:“忍也要看情况的。自上次七姬陷害我盗窃后,我与陈副管家之间便有了不可调和的茅盾。而这种茅盾并不是我忍让退缩便可以解决的。今天这事,我如果应承了这个无理的命令,那我就会落到他与七姬的手中,到时他们就可以挑出一千个一万个错来陷害我。”她目光闪了闪,轻笑道,“再说了,阿福不是得了我三金吗?五公子不是前几天才向我问过计谋吗?我完全可以借他们的势,对抗这个陈副管家啊。”

弱儿点了点头,他低下头想了想,片刻后抬头看向孙乐,忽然说道:“姐姐,我觉得你比我父。。。父亲还要聪明。”

孙乐第一次听到弱儿提到他的父亲,不由好奇地看向他,问道:“你父亲?他还在吗?”

弱儿嘴一抿,没有回话。

孙乐奇怪地看着他,有点想不明白:不过是问他一句他的父亲还在不在世,弱儿怎么也不愿意回答?

孙乐从来不是一个喜欢强迫别人的人,见弱儿不愿意回答也就不理会了。

她转向卧房正中,摊开一个太极拳的起手式,一边练习一边笑道:“真没有想到,七姬所想的对付我的主意便是这个。只是这一次她落空了,一定又会想个别的主意来呢。”

孙乐一直在等着七姬使出下一招,可到了第二天,第三天,一直都是平静无波。这就让孙乐有点想不通了。如陈副管家那样的人,在这群没有得宠的弱女子间一直是很威风的,如今被自己当众扫了威风,他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自己啊!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转眼间又一个月过去了。就在孙乐都忘记了那件事的时候,这一天她与弱儿练完字回来,却在路上便看到四个面目陌生的少女大蒌小蒌地向自己的木屋走来。而走在那些少女身边的,正是精瘦而猥琐的陈副管家,以及正得意洋洋,高声谈笑着的七姬。在他们身后跟着三姬等看热闹的众女。

弱儿牵着她的手一紧,低低地对她说道:“姐姐,她又想干什么?”

弱儿所说的‘她’,自然便是七姬了。

七姬在看到孙乐两人走来时,她的下巴一抬,精致的脸上露出一抹得意之极的表情。不过她这次没有以前那么张扬,那笑容虽然得意,却只是在眉眼间流荡。

孙乐牵着弱儿,静静地走到木屋地坪里,与陈副管家等人正面相遇。

陈副管家淡淡的地扫了她一眼,指着那个走在最前面,眉骨高扬,颇为艳丽的少女对孙乐说道:“这位是十九姬,她从今天起便与你一起住在这间木屋中。”顿了顿,他转头对上那艳丽少女,笑得极为殷切,“十九姬,这个丑八怪是五公子大发善心从外面捡来的,你不用太在意,你的身份与她不同,在这间木屋中你才是主人。”

那艳丽少女下巴一抬,一脸厌恶地瞟了一眼木屋,娇作地说道:“就这幢木屋?这么小居然还有个丑八怪与我一起住?不行!你把她弄到另的地方去吧,我不喜欢外人!”

说到这里,艳丽少女转头瞟向孙乐,在对上她的脸容时,艳丽少女双眼睁得老大,她似乎直到现在才看清她一样,惊声问道:“她,她就是十八姬?她也是五公子的姬妾?”

艳丽少女的声音又惊又疑,完全是不敢相信。

她这句话一说出,七姬和奚女等人便在旁边笑了起来。她们一边笑,一边鄙夷地学着艳丽少女的样子打量着孙乐。

陈副管家在旁边殷切地应道:“是啊,我家五公子就是心太善良了。他可怜这个丑八怪,便赐给她一碗饭吃呢。可是这丑丫头并没有见好就收,你看她身边的那个男孩,那也是与她一起在这里白吃白住的!”

陈副管家的话音一落下,弱儿的身子便是一颤,小手也变得冰冷冰冷!

孙乐知道弱儿的自尊心其实非常强,她连忙伸手紧紧地握着他的手,紧紧地握着。

孙乐在这个时候,心中也苦涩不已,她万万没有想到陈副管家会使出这么一招来!

艳丽少女又看向孙乐,只是看了一眼,她便厌恶地移开了头。她转向陈副管家,居高临下的,以一种命令式的口吻说道:“我不管这么多,反正这个丑八怪不能住在我的房子中!”

七姬上前一步,亲密地笑道:“十九姬妹妹,你何必想这么多呢?就把这个丑丫头当成侍女不就成了?她是贱民出身,可会干活呢。你看这木屋就被她弄得一尘不染的。”

艳丽少女听了这句话,显得颇为意动。她低头沉吟起来。

孙乐听到这里,不由上前一步,平静地看着众女说道:“不必了!我搬出去就是!”

她的声音一落,众女便诧异地转头看向她。七姬夸张地叫道:“这可怎么行?这样你可是没有地方住了啊?难道你准备带着这个小男人一起吹风淋雨的?”

七姬的声音刚落,陈副管家已经迫不及待地叫道:“当真?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来人啊,去把十八姬的东西统统扔出来!”

书评(422)

我要评论
  • 跨了这&的人了

    车夫一边扯着牛绳准备转弯回走,一边回道:“诺。你跨了这道门便是姬家的人了。”

  • &头微结

    少年听了那小女孩的话,这时正向孙乐看来。在对上她痴慕的眼神时,他眉头微结,眼中飞快地闪过了抹厌恶!

  • &那怯怯

    看到他跳上牛车就走,孙乐心中一急,她那怯怯的声音终于提高了些许,“大叔,我,我怕呢。”

  • &处一掀

    听到这里,孙乐一凛,她连忙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把手朝小洞处一掀,拉开了半边麻布。

  • &地望着

    几个少女错愕地望着她襟口的牵牛花,她们看了一眼孙乐的脸,又看了一眼那些牵牛花,表情都是不敢置信。

  • 这个时&地仰望

    这个时候,不止是孙乐,那几个少女也都如她一样,一脸痴慕地仰望着少年。

  • 叠的老&。

    那车夫回过头来看向孙乐,他的脸不但削瘦,还皱纹横生,干枯的脸上没有半点容光,不大的眼睛中也没有半点光泽,脸上的皱纹里堆着层层叠叠的老皮,仿佛从来没有认真清洗过一样。

  • 怎么可&?对,

    这一看一抚,她便把双眼紧紧地给闭上了:一定是幻觉,一定是!我怎么可能突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我一定在做梦!

  • 中,一&难道说

    嗡嗡一阵空鸣中,一个念头浮出了孙乐的脑海:难道说,我是穿越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