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恰恰下午九点半左右,陈副管家已派人来送早餐前去。两人吃之后,孙乐拾掇了一下房屋,便反复练习起太极拳来。她紧紧地地抿着唇,一拳一式地反复练习着。在她反复练习的时候,弱儿一个人跑到后院,双手朝树干上一攀,反复练习起上树来。孙乐练了一趟后收势支撑住,她眼角一瞟,便瞟她紧紧地抿着唇,一拳一式地练习着。在她练习的时候,弱儿一个人跑到后院,双手朝树干上一攀,练习起爬树来。。...

这时正是上午十点左右,陈副管家已派人送早餐前来。两人吃过后,孙乐收拾了一下房屋,便练习起太极拳来。

她紧紧地抿着唇,一拳一式地练习着。在她练习的时候,弱儿一个人跑到后院,双手朝树干上一攀,练习起爬树来。

孙乐练了一趟后收势站稳,她眼角一瞟,便瞟到了正像一只鸭子一样围着树干蹦啊蹦地弱儿。看到这里她不由抿唇一笑:这个弱儿,骨子里可是极其好强,看来他很不甘在爬树上也输给了自己呢。

转眼间又过了三天。

这一天,又到了孙乐照井水的日子。她起了一个大早,练习了两个小时的太极拳后,才一边拭着汗水一边来到井旁。

这时太阳初升,天地间带着一股淡淡的清新的空气香。别边的木屋中已不时发出轻响和低语声,看来大家也都起床了。

孙乐双手撑在井旁,静静地看着水中的自己。

水面中的女孩,她的面容已白净红润了一些,而且她的眼睛终于没有那么黯淡了,她那枯黄的,稀稀疏疏的头发也有了一点光泽,贴着头皮长出了一层的细茸毛来。这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都舒服多了。

至于那张脸,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整体改善的缘故,那张脸上的坑坑洼洼似乎平复了不少,坑坑洼洼中那黑紫发青的颜色也淡去了一半。

她这一张脸,对着水面细看时已不会让她触目惊心,忍着不舒服细看一会,还能看出自己有着不错的五官呢,虽然这真的不容易注意到。。。。。。

孙乐伸手抚上自己的脸,随着她的动作,水面中出现了她那只不再似黑鸡爪的手。孙乐嘴唇动了动,对着水中的自己轻轻地说道:“孙乐,加油!”

正在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传入她的耳中,同时,一个熟悉的笑声传来,“哟,哟,又看到丑八怪在照自己了!我说丑八怪啊,你这有什么好照的?再照也还是这么丑!”

这正是七姬的声音。

孙乐慢慢地抬起头来,双眼对上迎面走来的七姬等四五个少女。她的双手一撑,慢慢地向后转身,离开。

七姬看到她理也不理自己就准备离开,不由俏脸涨得通红,她双眼冒火地盯着孙乐,咬牙切齿地说道:“哟,哟,大家看啊,这丑八怪翅膀碍了,脾气也见长了呢!瞧瞧,瞧瞧,要是往日她见到我,哪一次不是低头问好的?这一次居然一句话也不交待就想离开呢!”

七姬的声音尖哨而刺耳,远远地传了开来,不一会功夫,从各幢木屋处便伸出了几个人头,而弱儿也站到了门坎旁,正紧张地向这边看来。

孙乐停下动作站在原地,她慢慢地回过头去对上七姬的脸。

微微一福,孙乐清声叫道:“七姬姐姐!”

自孙乐第一次叫七姬做姐姐被她骂过后,孙乐一直记着,也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再这样叫她了。因此,她这刻意叫出的七姬姐姐传到七姬耳中时,很有点刺耳。

七姬嘴一扁,轻蔑地瞟了她一眼。她大步走到孙乐面前,直到离她不到半米的地方才站定。

她朝孙乐又瞟了一眼,瞟过之后马上转头对着身后的几个少女,皱着眉头一副不胜厌恶地叹道:“这张脸可真是丑啊!丑得让人一看就恶心!一看就心中发堵!哎哎!”一边说,她一边连连扇着鼻端,仿佛孙乐身上有什么异味一样。

孙乐低眉敛眼,看着地面没有吭声。她在心中暗暗回道:其实已经好一些了,虽然还是丑,可是好一些了,已经不像你所说的那么丑了。

七姬连连羞辱了她好几句后,声音一沉,慢慢地说道:“十八姬,我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陈副管家发话了,你以后就归我管!”

孙乐迅速地抬起头来!

她对上七姬得意洋洋的脸,心中马上明白过来:怪不得她还跑到自己的木屋中检查呢,怪不得她冲着自己大言不惭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七姬对上一脸惊讶状的孙乐,得意地冷笑道:“听清楚没有?你以后归我管了!”

孙乐静静地回道:“我没有明白!”

“你说什么?”七姬大怒,她瞪着孙乐厉声喝道:“陈副管家的安排你敢不听?”

孙乐直等到七姬的咆哮声完全平息,才静静地回道:“回七姬姐姐话,你和我名义上只是姐妹,地位上本是平等的,本来便不存在谁管着谁的事!再说了,陈副管家也只是管管我们日常的生活所需,他也没有权利在我们姐妹中分出三六九等来!”

“你!”

七姬直气是胸口起伏不断,她伸手指着孙乐的鼻尖,你了半天才喝道:“你,你好大胆!”

孙乐低眉敛目,没有回话。

七姬显然气得不轻,她涨红着脸,胸口不断的起伏着,喘气声也有点急促。

她在原地走了几步后,蓦地又冲到孙乐面前,伸手直指她的鼻尖,“好呀,还真是翅膀硬了,胆子见长了啊!你现在连陈副管家也不看在眼中了,再过一阵子,你是不是连五公子也不放在眼中了?怪不得你身为五公子的姬妾,居然擅自带着一个小男人回来一起住!你这丑八怪早就胆大包天了!”

七姬的声音又尖又脆,一句接着一句。在她与孙乐开炮的时候,众女已慢慢围了上来。到了这个时候,站在两女旁边指指点点的女人少说也有二三十个了。看来西院的女人都到得差不多了。

七姬的声音一落,孙乐便喝道:“七姬姐姐,请慎言!”她抬起头,平静地看着七姬,“弱儿乃是禀过五公子才带进来的。七姬姐姐这句话把五公子置于何地?”

孙乐的喝声虽然平静,却也响亮。她这句话一说出,七姬便被她的气势怔住了!

孙乐见到七姬一时哑口无言,便低一头,轻声说道:“七姬姐姐,如果没事的话,那我得回房中去了。”

七姬看到她转身就走,不由声音一提,颇有点气极败坏地喝道:“你真敢不听陈副管家的话?”

孙乐转头看向她,平静地回道:“七姬姐姐,姬府是高门大府,它自有自己的规矩原则。陈副管家似乎还真没有权利把我们这些属于五公子的姬妾分成三六九等!如果姐姐一定要坚持的话,我想问过福大哥和五公子后再来回答姐姐!”

孙乐这几句话掷地有声,把七姬给生生地晾在原地半天不知如何反应的好。

书评(133)

我要评论
  • 里?”&发出自

    那中年人一走,孙乐便怯怯地开了口,“大叔,这是哪里?”她一开口,便发出自己这个身体的声音弱弱的,语气中含着一种怯意,一种卑微。

  • 不过是&有在电

    孙乐在痴呆中分出一缕神智惊愕地想道:不过是一个美少年而已!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在电视里面见到过,我的心怎么能跳得这么快?

  • “吱格&吱格”

    双眼闭上了,木板依旧在摇,外面“吱格吱格”地木轮滚动声中,她知道自己正在不紧不慢的被载着前进。

  • 。这几&年纪,

    花园中,四五个穿着麻布衣服的少女正在一边说笑,一边织着麻布。麻草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叠。这几个少女都是十四五岁年纪,长相略带清秀。

  • 个小身&很新,

    自己这个小身体上着的是一身麻衣,麻衣很新,显然是刚做的,有点不合身,领口和袖口都很大。

  • 了眨眼&里?

    孙乐眨了眨眼,看到一丝光亮从左侧麻布开的小洞中透进来。我这是到了哪里?

  • 眼帘的&路分三

    一进拱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小小的花园,三条碎石小路分三个方向穿过花园,尽头便是一座连一座的木屋。

  • 出现在&的小手

    出现在她视野中的是一只小小的,枯瘦如柴,透着一股青灰色的小手。这样一只手绝对不可能是她的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