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只着浅显色绸子单衣的五公子走出来了房门。这种绸衣非常的瘦弱,孙乐也可以玻璃窗单衣看见五公子纤细很结实的胸脯,更有甚者胸脯上那三点!她的脸一红,快速地又低头去。五公子看见她脸红了了,脚步轻轻一顿,他冷冽的目光从她的脸上扫过,淡淡地说:“十八姬,你跟她的脸一红,迅速地低下头去。。...

不一会,只着浅白色绸子单衣的五公子走出了房门。这种绸衣相当的单薄,孙乐可以透过单衣看到五公子修长结实的胸脯,甚至胸脯上那两点!

她的脸一红,迅速地低下头去。

五公子见到她脸红了,脚步微微一顿,他清冷的目光从她的脸上扫过,淡淡说道:“十八姬,你跟我进来吧。”

“诺。”

五公子折而向内,孙乐脚步放慢,挨挨蹭蹭了好一会才跨入房门,果然,她刚一进偏殿,便透过丝帐看到一个侍女在帮五公子加上外衣。

孙乐低下头,乖巧地站在偏殿外。

五公子披上外衣后,把长发朝后一顺便走了出来。他径直走在前面,越过偏殿向后面那一间走去,孙乐紧跟其后。

偏殿后面却是一间书房,左侧的木柜子上面摆了成千上万个竹简,而右侧则是一个约有百多平方的空间,在靠墙的那边摆着一幢编钟。那编钟很大,足足把一面墙壁都摆满了。孙乐望着这古老的玩意,心中很渴望能走上前去摸上一摸。

不过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基本上有五公子旁边,她要拿出五成的精力来应付自己那砰砰乱跳的心脏。

五公子坐在塌几上,他朝着自己对面的那个塌上一指,温和地说道:“坐吧,现在你不是我的姬妾,而是一个士。”

孙乐低下头,缓步走到塌几前跪坐而下。

五公子打量着她,见她虽然一直低着头,却是表情镇定。

他点了点头,持壶倒了一杯浊酒在陶碗里,他伸出修长白净的手,把那陶碗亲自端到孙乐的面前,“这是酒,也不知你喝得惯不。”

孙乐低声应道:“多谢五公子。”说罢,她双手捧着陶碗,小小地抿了一口。

五公子给自己也斟了一碗酒,温和地说道:“你说罢。”

“诺。”

孙乐清声说道:“那女子想由妾成妻,可她又没有可借用的娘家势力,那就只好借用外来的势力了!”

五公子认真地盯着她。

孙乐抬头对上他的双眼,就在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她便马上低下了头,继续说道:“虽然说是借用外部势力,却并不是说要她抛头露面。”

孙乐静静地说道:“只需一个说客便事成矣!”

“说客?”

五公子眼中精光闪了闪,“详细道来。”

孙乐娓娓说道:“那说客可以先到一个比男子更强势,好色又与他有点过节的男人那里,大言妾之美艳高贵无双,可堪为王侯之妻而不是普通人之姬妾!”

五公子皱起了眉头,“继续说。”

孙乐抬眼看向五公子,这一次她没有仓惶避开视线,而是静静地说道:“那男人必然动心。然后说客可以回到男人那里,告诉他因为她的妾室美艳无双,这次自己在某某那里曾被询问起!”

孙乐淡淡一笑,“若女子真是那男人爱妾,他必不肯让自己的女人轻易地落入其他的男人之手。就算那男人不是很爱自己的妾室,他也不会愿意双手把自己女人送给仇敌,使得天下人笑话。

可他又没有别的好法子可以避免此事发生。这个时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立此女为妻!就算贵为王侯,要人之妾只是一句话,而夺人之妻却是难行!”

其实,在孙乐把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五公子紧锁的眉头便已解开,他修长的手指在几面上不紧不慢地轻叩着,眼中精光闪动。

孙乐说完之后,便又低下头来。

五公子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几面轻叩着。他叩了一阵后,清声说道:“这法子或可一用!”

说罢,他站起身来看着孙乐,“你先回吧。”

“诺。”

孙乐应声站起,微微一福后转头便向门外走去。

五公子站在书房中,望着她的背影出神了。等孙乐离开后,阿福走了进来。他来到五公子身边,“五公子,十八姬挺聪明。”

五公子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此女是异于常人。”

阿福低声说道:“五公子,关于十八姬的身世来历我已经调查清了,怪不得她不但识字,还聪明有异常人。”

说罢,阿福拿出两根竹片递给了五公子。五公子伸手接过,静静地阅读起来。

孙乐一直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五公子所在的院落。直到来到拱门外,她才怔怔地转过头去。

望着那一片疏竹浓绿,孙乐不由又伸手按上了自己了胸口。

当孙乐回到自己的木屋时,弱儿早就等着她了。他走到孙乐的面前,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盯着她,一副‘我在等你自己开口’的模样。

孙乐哑然失笑,她把自己跟五公子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弱儿听完后半晌都没有吭声。过了好一会,他忽然说道:“姐姐,我怎么与你相差这么远?是不是如你这样丑的女子都这么聪明?”

孙乐额头上流下了一多汗!

要是平时,她听了弱儿这不自信的话后会好好地安慰他,可现在她心中郁闷,便翻了一个白眼站起身来不去理他。

弱儿似乎没有察觉到孙乐在恼自己,他望着地面眼睛扑闪扑闪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后,他抬头一看,孙乐已到地坪中忙着收衣服。

弱儿蹦跳着走到她身后,他从后面悄悄地伸头朝她的脸上瞟了一眼,见她嘴巴撅起,不由傻笑了一下。

他站在那里傻呼呼地搔了搔头,有心想向孙乐说一句什么道歉地话,却又说不出口来。而且他的心中也不明白,平素自己老是叫她丑八怪她都从来不在意,怎么自己刚才只是问一问她她就生气了?

弱儿眼珠子转了又转,却没有想到应该怎么做。片刻后,他一个箭步冲到孙乐的身后,伸臂就向她搂来。

孙乐任他搂着,她知道这是弱儿的撒娇方式。

弱儿搂着她好一会,突然惊讶地说道:“姐姐,你长高了呢!”

孙乐回转头来一看,呵呵还真是的。记得那次刚见弱儿时,自己与他一般高矮,现在自己却比他稍稍高了一个指节了!还真是长高了。

孙乐当下眉开眼笑起来。不过她这一高兴,可轮到弱儿不高兴了。当下孙乐费了好大的口舌,才让弱儿相信男孩子是长得迟一些。

书评(260)

我要评论
  • 朝孙乐&安排一

    五公子朝孙乐一指,淡淡地说道:“把她安排一下。雪姝,我们走吧。”

  • &石路上

    出现在左边碎石路上的是一个少年,约摸十五六岁,身材颀长而清瘦。

  • 伸出手&住了。

    她疑惑地想着,慢慢伸出手靠向那小洞。她的手刚一伸,整个人便怔住了。

  • 大的石&映。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片围墙,围墙全由巨大的石头构成,一眼望不到边。石头围墙外杂草林立,树木掩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