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副管家这一走,七姬跺了跺,恨恨地剜了孙乐几眼,也带着奚女两人离开了了。她这一走,众女也呆着没趣,一个个络续散去。远远超过的,孙乐听见有人在说:“现在的陈副管家都当着雪姝和阿虎的面袒护七姬了!”“是。”声音越发小,渐渐地的又完全恢复了宁静。弱儿走到“就是。”。...

陈副管家这一走,七姬跺了跺脚,恨恨地剜了孙乐一眼,也带着奚女两人离开了。她这一走,众女也呆着没趣,一个个络续散去。远远的,孙乐听到有人在说:“现在陈副管家都当着雪姝和阿福的面偏袒七姬了!”

“就是。”

声音越来越小,渐渐的又恢复了安静。

弱儿走到孙乐的面前,抬头看着她说道:“姐姐,你刚才所说的那两个漏洞我在姐姐开口之前也看出来了。”他一脸羞愧,“弱儿笨,比姐姐慢了一步,姐姐,明天的碗给我洗吧。”

“当然给你洗!”孙乐笑嘻嘻地说道。

孙乐把那几件麻衣重新捆好,抱在怀中向房内走去。孙乐在脚步跨入门坎时低头看向弱儿,“弱儿,你刚才过于愤怒了。你要知道,愤怒会使人失去理智,会影响你的分析能力和判断能力的。”

弱儿低下头,讷讷地说道:“她们的话让我想起了我的妈妈。”

他这句话声音很小,孙乐没有听清。她只是隐隐地听到弱儿在嘟囔,不过她现在心绪不宁,也没有心情向他仔细追问。

她一直坐在椅子上,久久才吁出一口气。弱儿显然也心绪不宁,也久久没有说话。

这一天晚上,孙乐又练了很久的太极拳。

第二天孙乐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一个锁门的机关来。她试着做锁,弄了半天做出来的东西七不像的。她也想过搬一块大石头放在门外,或者放一碗水在门上,可这些想法都不实用。

孙乐晃了晃脑袋,头痛地想道:算了算了,以后多留个心眼吧。

转眼又是两天过去了。这一天,孙乐正在练习太极拳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少女的叫声,“十八姬,雪姝小姐叫你去一趟。”

孙乐一怔,她停下动作,大汗淋漓地从木屋中走出来。只见地坪里站着一个约摸十四五岁,生着一双圆溜溜地眼睛,模样有两分俏丽的侍女。这个侍女她见过,正是雪姝身边的人。

孙乐松了一口气,暗中想道:总算不是什么人以雪姝的名义来骗我出去,再来陷害我。

她冲着那侍女怯怯地说道:“姐姐,我出汗了,先洗个澡再去好不好?”

圆眼睛侍女转头朝她看了一眼,点头道:“也好,你快一点。”

孙乐连连点头,“恩,我会很快的。”

片刻后,孙乐已换了一身麻衣,跟在那侍女的身后向外面走去。

两人走出西院,穿过林荫道,越过一座院子,又绕过一道长长的走廊。

孙乐还从来走出过西院的范围,她好奇地四下张望着。

这里的房屋多是木屋,花园走廊啥的也很原始,多是任树木自生自长,靠近人行的地方的杂草才会拔去一些。

两人来到一个碧青色的拱门前,圆眼睛侍女说道:“小姐就在里面了。”

两人跨过拱门,来到一条碎石路上,这是一个很大的花园,两旁都种满了各种孙乐没有见过的花草,这么秋尽的时候,还有鲜花点缀在草丛中。

她抬头一看,百米开外,一个亭子出现在眼前,那亭台中坐着三四个人,正在那里说笑不休。

孙乐远远一看,便被一个熟悉的身影给吸引了目光。

那人一身淡绿色锦衣,气质清冷,身姿挺拔,可不正是五公子?

一看到五公子,孙乐的心便砰砰地跳得欢快,她低下头,嘴角向上一扬,暗暗想道:好久没有看到他了。没有想到今天居然能看到他,真好!

突然之间,一种幸福的感觉涌出胸臆。

孙乐被自己,被这种幸福的感觉给吓了一跳。她紧紧地咬着牙,一遍又一遍地告诫自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自己的心跳不再那么急促。

两人来到了亭台前。

亭台建在一个圆形的草地中,里面摆着一个桌子,四张石椅。雪姝正坐在五公子的旁边,而在他们的对面,是两个长相端正,面孔白皙,身着麻衣的年青男子。这两个男子长相有点相似,显然是两兄弟。

雪姝眼睛一抬,便看到了孙乐,她格格一笑,从石椅上跳了起来,“十八姬来了?五哥哥,你刚才不是为难吗?干嘛不问问十八姬呢?她真的很聪明呢。”

雪姝一开口,五公子连同那两个年青男子也都看向孙乐。

孙乐低着头,微微一敛,叫道:“见过五公子,见过表小姐。”

五公子目光清冷地落在她的身上,清声说道:“不必多礼了,过来吧。”

“诺。”

孙乐慢慢向前挪去。

雪姝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她,笑眯眯地对五公子说道:“五哥哥,这个丑丫头人虽然长得丑,可是真的很聪明也很好玩呢。嘻嘻,那天你没有在场,没有看到七姬那个女人的脸色,格格,她这两晚一定气得睡不着觉!”

五公子宠溺地看了雪姝一眼,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你就是贪玩。”

他的声音清冷悦耳,如金玉相击,孙乐暗暗忖道:也不知这世上,还没有人男人的声音比五公子的更好听?

她又胡乱想着:五公子人长得这么俊,脾气又好,家世又好,上天把所有的好处都给了他一人,也不知有没有女子看到他却能不动心?

她实在没有办法,如此近距离地靠近五公子,她的鼻端仿佛闻到了他身上清爽的气息,仿佛感觉到了他温热的呼吸。她的心跳是如此急促,她的心是如此纷乱,那种酸苦和微甜的感觉正搔着她的心田,使得她不得不用胡思乱想来转移注意力。

五公子瞟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站到亭台上来吧。”“诺。”

孙乐慢慢地挪到了亭台上,亭台不大,她看了看,见圆眼睛侍女站在雪姝的身后,便抿紧唇,按住剧烈跳动的心,走到五公子身后站定。

她靠得他如此之近,近得可以闻到他头端的清香!

五公子头也没抬,静静地说道:“十八姬,上次你给我帮了一个大忙,我很是感激。听了雪姝所说的话后,我确定你实是一个聪明人。现在我有一点小麻烦想问你一问,你不用紧张,想一想回答我就是。”

“诺。”

书评(141)

我要评论
  • ,淡淡&他清悦

    五公子扫了孙乐一眼,淡淡地说道:“不错,她正是我新纳的第十八房小妾。阿福——”他清悦的声音提高了些许。

  • 七八糟&,拉开

    听到这里,孙乐一凛,她连忙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把手朝小洞处一掀,拉开了半边麻布。

  • 地望着&乐的脸

    几个少女错愕地望着她襟口的牵牛花,她们看了一眼孙乐的脸,又看了一眼那些牵牛花,表情都是不敢置信。

  • 孙乐本&灼打量

    孙乐本来性格有点内向,此刻对上几双灼灼打量的目光,不免有点不自在起来。

  • 能想法&福气了

    车夫头也不回地说道:“诺。你这丫头命倒是不错,居然让五公子看中了。我说丫头啊,你进了姬府后,要是能想法子与五公子睡一两次,生一个儿子那就是真有大福气了。啧啧,这事有点难想,有点难想。”

  • 这是一&而清脆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甜美而清脆,与孙乐这个身体低暗卑怯的声音实是天差地远。

  • 大叔,&她一开

    那中年人一走,孙乐便怯怯地开了口,“大叔,这是哪里?”她一开口,便发出自己这个身体的声音弱弱的,语气中含着一种怯意,一种卑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