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这脚步声有点儿杂乱无章,显然来的人还不只一个。孙乐和众女抬起头一看,抬头一看西院的门口入走过来了四五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是陈副管家,而在他的身后则有阿福,雪姝,走了最后的是一胖一瘦两个壮年人汉子。陈副管家是个二十来岁的瘦长汉子,一张这脚步声有点杂乱,显然来的人还不止一个。。...

正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

这脚步声有点杂乱,显然来的人还不止一个。

孙乐和众女抬头一看,只见西院的门口入走来了四五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是陈副管家,而在他的身后则有阿福,雪姝,走了最后的是一胖一瘦两个壮年汉子。

陈副管家是个二十来岁的瘦长汉子,一张脸腊黄的,小小的眼睛透着几分精明和猥琐。

众女一看到那两个壮汉,不由私语声突然一止。而站在孙乐旁边五米处的七姬则得意地向她瞟来,“咦,连家法堂都派人来了呢,丑八怪,这一次你死定了!”她刚说到这里,站在她身后的奚女便扯了扯她的袖子,七姬一怔,便又加上一句,“居然敢偷我的家传宝贝!”

孙乐依然很平静。

众女一直在打量着她,在见到她那平静无波的表情时,她们都有点失望。

不一会,陈副管家就来到了众女的中间,他冷冷地扫向孙乐,喝道:“好你个胆大包天的十八姬!居然都敢偷起东西来了!来人,把她带到家法堂去!”

陈副管家的声音一落,那两个壮汉便越众而出,大步向孙乐走来。

看到两个壮汉气势汹汹地走来,孙乐清声叫道:“且慢!”

两人脚步一顿,陈副管家也皱着眉头瞪着她,一脸嫌恶,“你想说什么?”

孙乐静静地望着陈副管家,清声问道:“陈副管家,难道在姬府中出了事,都不问一下原由,听一下双方的说法的吗?”

陈副管家一怔。

这时阿福和雪姝也来到了人群中,雪姝双眼亮晶晶地看着这一幕,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而阿福而望着孙乐,淡淡地说道:“老陈,听听她说什么吧!”

陈副管家连忙应道:“好的好的。”

他转身看向孙乐,在对上她的脸时,他的目光实是厌恶之极。连忙转开视线,陈副管家不耐烦地说道:“有什么话就说吧。”

孙乐移回视线看向众女,清声说道:“我想问一问各位姐姐,刚才七姬的侍女奚女和罗妹可有到你们的木屋中搜查?”

她这话一说出,众女同时脸上变色,八姬娇喝道:“十八姬,你这是什么话?你以为我们也是你那样没有见过钱的贱民啊?”

孙乐淡淡地坚守地看着众女,问道:“也就是说,并没有人来搜过你们了?”

众女不应声。陈副管家皱眉喝道:“她们当然不用搜了,你就这个问题吗?”

孙乐转头看向三姬,问道:“三姬姐姐,刚才你们一直在场,是不是看到罗妹从我房中拿出这一捆麻衣后,便当着你们的面把这麻衣解开,拿出玉镯?”

三姬点了点头,说道:“是这样的。”

孙乐笑了笑,她转头看向七姬,一字一句地说道:“那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七姬姐姐那么肯定她的玉镯是我拿了?不但只搜我一个人的房间,而且罗妹还直接把这捆麻衣拿到大家面前解开,从里面拿出玉镯来?”

她说到这里时,众人已明白了大半,一个个面面相觑。

而七姬更是脸色一白,她嘴唇一张就要说话。

孙乐抢在她的前面开口了,“难道说,七姬姐姐料事如神?知道我会偷了她的玉镯,而且就放在这麻衣中?”她重重地咬着“偷”字后,又清声说道:“还是说,七姬姐姐看到了我偷了她的玉镯,一直忍着没有吭声,直到看到我藏在什么地方了才来找它?”

孙乐说到这里,声音突然一提,清清朗朗地喝道:“这件事情,只有一个真相,那就是,这玉镯是七姬或她的侍女趁我不注意时放到我的屋子里来的。因此她想也不想要搜别的姐姐的房间,还直接从麻衣中把玉镯掏出来!”

孙乐的问话,一句接上一句,咄咄逼人而来,直让七姬等人无话可说。

她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一旁的众女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了事情的由来。她们一个个看向七姬,脸上的表情多是幸灾乐祸,也有的是一脸同情。

孙乐说到这里,自己也有点好笑:这七姬可真是个傻妞,居然弄出这么幼稚的把戏来害人!

她却不想想,这时民智初开,这些女人要玩心眼怎么玩得过经受了几千年阴谋论的自己?

在一片鸦雀无声中,雪姝双手一合,格格笑道:“好玩,果然好玩。我说丑丫头,你可真是聪明呢。这么一下就看穿了。”

孙乐冲着雪姝微微一福。

陈副管家这时已经脸色铁青,他恨恨地瞪着七姬,双眼中都要冒出火来。

生气归生气,他也记得自己的身后还有阿福和雪姝小姐在。当下他转过身,一脸羞愧地说道:“雪姝小姐,福大哥,都是我糊涂,听信了七姬的一面之辞,差点冤枉了好人。”

阿福朝着孙乐打量了两眼,冲着她露出一个笑容后,对着陈副管家说道:“你以后还是小心点吧,这要是真冤枉了人家你也不好收场。行了,这里的事你处理吧,我得走了。”说罢,他转身就走。

阿福这样干脆离去的态度,那是在给孙乐一个信号:他就是为了保她而来的,见她没事了自然也就退下了。

雪姝看到阿福离开,便冲着孙乐叫道:“丑八怪,你很好玩呢,以后有这样好玩的事可要记得叫我哦。”说罢,也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陈副管家见他们两人离开了,不由吁了一口气。他回过头对着两个家法堂的壮汉笑道:“两位,这里没有什么事了。”

两个壮汉点了点头,转身大步离开。

弱儿看到这里,咬牙切齿地在孙乐的身后嘟囔道:“原来这家法只是针对姐姐来用的,这个臭女人陷害别人就用不上家法了!”

孙乐低头不语,她只是紧紧地握着弱儿的手。

陈副管家转头对上众女的眼神,挥了挥手,说道:“都散了吧,散了吧,没事了。”见众女并没有应声散去,有的眼神中带露出一丝嘲讽,他才转头对上七姬,铁青着脸愠怒地喝道:“你这个白痴女人!以后脑子放聪明一点!”

说罢,他重重地哼了一声,扬长而去。

书评(112)

我要评论
  • 觉醒来&某一位

    孙乐只觉得耳中一阵嗡嗡作响!敢情她一觉醒来,不但穿越了还成了某一位公子的十八个小妾中的一个?

  • &得飞快

    孙乐痴痴地望着少年,她的心在“砰砰砰”地跳得飞快,这飞快的跳动中,一种似是喜悦,似是渴望,隐隐又带着甜蜜和酸楚的感觉涌出她的心头。

  • 真有大&点难想

    车夫头也不回地说道:“诺。你这丫头命倒是不错,居然让五公子看中了。我说丫头啊,你进了姬府后,要是能想法子与五公子睡一两次,生一个儿子那就是真有大福气了。啧啧,这事有点难想,有点难想。”

  • 打量,&己的襟

    她们的眼光在孙乐身上稍一打量,便同时把眼光放在她的麻布衣的襟口上,孙乐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襟口,只见四五朵牵牛花绑成一团插在那里。她刚才一直心神不定,居然都没有发现。

  • 路分三&一座的

    一进拱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小小的花园,三条碎石小路分三个方向穿过花园,尽头便是一座连一座的木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