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时间又过了几天。这一天中午,孙乐和弱儿正后院上树。这近三个月的休养,孙乐的身子骨已完全恢复了她这个年龄所以有的非常灵活和更轻便。她双手攀在树皮上,才爬了几步,便嗖地一声掉到了地上。孙乐伸出手在麻衣上擦去汗水,又把手放到树干上。见旁边的弱儿但是也没孙乐伸手在麻衣上拭去汗水,又把手放在树干上。见旁边的弱儿还是没有动静,孙乐挑眉嘻嘻笑道:“怎么不爬?是不是不会呀?”。...

转眼时间又过了几天。这一天傍晚,孙乐和弱儿正在后院爬树。这近三个月的休养,孙乐的身子骨已恢复了她这个年龄应该有的灵活和轻便。她双手攀在树皮上,才爬了几步,便嗖地一声掉到了地上。

孙乐伸手在麻衣上拭去汗水,又把手放在树干上。见旁边的弱儿还是没有动静,孙乐挑眉嘻嘻笑道:“怎么不爬?是不是不会呀?”

弱儿瞪了她一眼,下巴一抬,颇有气势地说道:“谁说我不会?哼!”说罢,他紧张地盯着树干,细瘦的手朝树皮上一攀,脚尖在地上连掂了几下,却连一步也没有攀上。

而这个时候,孙乐已嗖嗖嗖地爬了四下,这时她的脚前出现了一根枝杈,孙乐左脚朝枝杈上一搭,身子又向上冲出一米,转眼间便攀到了树的两根主干处。

她低下头,笑眯眯地看着弱儿,“嘻嘻,弱儿乖,叫一声‘好姐姐’我就告诉你爬树!”

弱儿涨红着脸,瞪了她一眼,“才不,不就是爬树吗?我一看就会!”

孙乐格格一笑,冲着弱儿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弱儿见她瞧不起自己,双眼如斗牛一样死盯着树干,双手紧紧地挂在上面,脚尖蹭在树根上向上不断的用力。

看到弱儿那连吃奶的力气也用上的模样,孙乐嘿嘿一笑,坐在树干上摇晃着双脚,一副好不得意的模样。

正在这时,一阵尖厉的声音从她的木屋前传来,“好好的东西怎么会突然不见了?罗妹,过来跟我搭一把手,我就不信搜不出来!”

那是奚女的声音!她的声音高厉而尖哨,远远地传了出来。紧接着,孙乐便听到自己的木屋处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以及破门而入的脚步声,在那些声音中,奚女高声喝道:“丑八怪,丑丫头,十八姬,你给我滚出来!是不是你偷了我家小姐的玉镯子?”

奚女的声音十分响亮,它打破了平静的天空,引得众人频频注目。

孙乐脸一沉,嗖嗖两下滑到了树下面。弱儿见她脸色不对,连忙上前拉住了她的手。

孙乐手一暖,低头见是弱儿,便抿紧唇低声说道:“弱儿,有人要害姐姐了,你呆在这里,呆会看到形势不对就爬到墙外面躲起来。”

弱儿摇了摇头,看着她认真地说道:“我是男子汉,怎么能避开灾难躲藏起来?姐姐,如果出了什么事,我一定要帮你洗清它!”

孙乐心中一暖,她温柔地看着弱儿,想道:就算天下人都鄙我轻我踩我无视我,至少弱儿还是依赖我信任我帮助我的。

她冲着弱儿笑了笑,“姐姐也只是说说,弱儿,任何阴谋都有破绽的,呆会我们好好看一看她们的算计是不是有漏洞,谁要是先发现了那个漏洞,谁就一天不用洗碗,好不好?”

弱儿双眼一亮,一脸的跃跃欲试,刚才还挂在脸上的担忧在不知不觉中已尽数退去,“好!”

孙乐一笑,牵着他的手向前面走去。

当她来到自己的木屋旁时,木屋的地坪里已挤了七八个少女,而且不远处还有人在靠近。

这些少女们正在窃窃私语,她们看到孙乐和弱儿走近,不由同时向他们看来,有的脸上带笑,有的带着一抹嘲讽,也有的一脸漠然。

就在孙乐出现在木屋台阶上时,木屋中发出一声惊醒地叫声,“找到了,奚女姐姐,找到了!”叫声中,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抱着一捆麻衣跑了出来。

那麻衣扎得结结实实的,小女孩把它朝地上一扔,在趴地一声激起一些烟尘后,她朝地上一蹲,把绑着麻衣的绳结给解开,左翻右翻,从最中间的一件麻衣的袖口中掏出了一个精美的玉镯!

奚女从木屋中大步走出,她伸手接过那玉镯,抬头瞪着孙乐,冷冷地喝道:“十八姬,这是怎么回事?”

孙乐没有回答。

这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孙乐的身后传来,“奚女,说这些没有用的,得叫人去找陈副管家。”

七姬也在两个少女的围拥下向这边走来,她沉着脸,一边盯着孙乐,一边说道:“陈副管家就来了!十八姬啊十八姬,你还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连我的东西也敢偷!你以为姬府就没有规矩吗?”

孙乐一脸平静地望着前方。

弱儿站在她的身后,皱着眉头苦苦思索着。

就在这一会功夫,地坪里已站了二十来个少女。孙乐直到今天才看到有这么多姬妾聚在一起。她不由想道:五公子的十八个姬妾应该都到齐了吧?可惜了,没有人向我来一一介绍,哎,要是每一个人都在胸前把名字地位写上就好了。

她到了这个时候,还有闲暇在胡思乱想。

众女聚在一起,便不免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一双双眼睛盯在孙乐身上,一声声低语不断的传入她的耳中,“长得这么丑还手脚不干净,真是没得救了!”

“这一下,多半要被陈副管家赶出府中了。”

“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事,那个女的好象是被卖了。”“嘻嘻,十八姬长得这么丑,谁会要她呀?我看最多就是被赶出府去让她自生自灭!”

“这丑八怪很不要脸,自己跑到这里来混饭吃还不算,还附带了一个小男人。”

听到这些声音很不小的私语声,孙乐慢慢低下头来。她眼睛一瞟,便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弱儿小脸涨得通红,双眼中露出一抹阴狠的恨意,那抹恨意使得他的脸都有点扭曲了!他正在恶狠狠地盯着那些指点不休的女人。

孙乐吓了一跳,连忙伸出手紧紧地握上弱儿的手。一碰到他的手,孙乐便发出他的掌心冰冷,而且还有点轻微的颤抖,显然它的主人正激动非常。

孙乐连忙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在对上弱儿的目光是,孙乐嘴唇轻启,说出一个无声的“忍”字。就在昨天她还教了弱儿这个忍字的含义,弱儿一见便低下了头,慢慢地慢慢地恢复了平静。

书评(472)

我要评论
  • 孙乐眨&一丝光

    孙乐眨了眨眼,看到一丝光亮从左侧麻布开的小洞中透进来。我这是到了哪里?

  • 孙乐虽&旧酸甜

    孙乐虽然这么想着,可她的心依旧“砰砰”地跳得飞快,她的眼睛依旧不舍得移开,她的胸口依旧酸甜中夹着微苦!

  • 五公子&姝,我

    五公子朝孙乐一指,淡淡地说道:“把她安排一下。雪姝,我们走吧。”

  • 己有救&的恩赐

    从车夫的话中听来,她嫁给这个五公子做什么小妾,还真是天大的福气,是那五公子看在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情况下给予的恩赐!

  • 很新,&不合身

    自己这个小身体上着的是一身麻衣,麻衣很新,显然是刚做的,有点不合身,领口和袖口都很大。

  • 大叔,&我,我

    看到他跳上牛车就走,孙乐心中一急,她那怯怯的声音终于提高了些许,“大叔,我,我怕呢。”

  • 痴慕的&头微结

    少年听了那小女孩的话,这时正向孙乐看来。在对上她痴慕的眼神时,他眉头微结,眼中飞快地闪过了抹厌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