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规矩,孙乐是得在雪姝离开了后再走的,但是她一想起那些刺目的目光,便不想傻傻地呆在原地,等雪姝一离开了便能承受各种冷言冷语和攻击。雪姝蹦蹦跳跳跳回到花园外,她回过头仔细一看,见孙乐紧随在后面也出了花园,不由得笑了出来。叫出雪姝的侍女是和她自小长到大的,约雪姝蹦蹦跳跳来到花园外,她回头一看,见孙乐紧跟在后面也出了花园,不由笑了起来。。...

按照规矩,孙乐是得在雪姝离开后再走的,可是她一想到那些刺眼的目光,便不想傻傻地呆在原地,等雪姝一离开便承受各种冷言冷语和攻击。

雪姝蹦蹦跳跳来到花园外,她回头一看,见孙乐紧跟在后面也出了花园,不由笑了起来。

叫出雪姝的侍女是和她从小长到大的,约摸十四五岁,生着一双圆溜溜地眼睛,模样有两分俏丽。她看到主子对上那丑八怪笑得这么欢,不由好奇地问道:“小姐你怎么看着那个丑八怪也笑得出来呀?”

雪姝嘻嘻一笑,“嘻嘻,绿儿你不知道,那丑八怪可会说话呢,说得我好开心呢。”

两女的说话声传到了孙乐的耳中,她不由露出一个笑容来。

孙乐从岔道转入了西院,来到了木屋前。

弱儿听到她的脚步声传来,便从木屋中跑了出来,说道:“姐姐,刚才有人送了一大堆的麻衣和鞋子来了,难道姬府出了什么大喜事?”

孙乐摇了摇头,她跟着弱儿回到房中,果然,堂房里堆了一堆的麻衣和鞋子,麻衣和麻裙十套,草鞋二十双可真不是一个小数目,堆在房中便点了一半的空间。

她蹲下身来,把麻衣和草鞋一一收起,一边收拾,孙乐一边说道:“这些都是雪姝小姐赏的。弱儿,我这次可把七姬重重得罪了,我们以后可得小心点,不能被她抓住了什么把柄。”

她交待几句后,见弱儿没有回答,便转头看向他。

孙乐见弱儿站在那里低头沉思,不由问道:“弱儿,你听到我的话没有?”

弱儿抬起头看向她,点了点头,一脸认真地说道:“我听到了,姐姐不是说过吗?人在弱势的时候就要善于忍,还要善于借势,我知道怎么做啊。”

孙乐抿唇一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我的弱儿最聪明了。”

她的手刚抚上,弱儿右手一拍,把她的手给打了下来,盯着孙乐,弱儿气呼呼地说道:“大丈夫顶天立地,不能被女人轻易摸了头去的!”

孙乐大乐,她笑眯眯地说道:“你还小,是小丈夫,等你长成了大丈夫我就不会摸你的头了。”一边说,她一边又伸手摸向弱儿。

弱儿小脸涨得通红,他的眼珠子四下转动着,却想不出该怎么来反驳孙乐。见她的手就在落在头上了,他连忙身子一矮,躲了开去。

孙乐看到他躲开,哧地笑了一声,双手一张便向弱儿扑去。

弱儿也是嘻嘻一笑,头一缩便躲到了桌子的后面。孙乐大叫道:“看我逮住你!”说着,纵身一扑。

弱儿哇哇直叫,他身子一缩一滚,居然从桌子脚下给滚到了对面。手脚并用地从地上撑起身来,弱儿得意地说道:“你逮不着,你逮不着。”

孙乐下巴一抬,说道:“谁说我逮不着?”身子一转又向他冲去。

两人就这样一追一逃闹腾起来了。弱儿这人最怕寂寞,他闲着的时候有事没事就要碰孙乐一下,就是想要她跟自己闹腾。而孙乐虽然心理年龄不小了,可她也很享受与弱儿闹腾的时光,在这个时刻她很快乐,感觉自己不再孤单。

欢闹中时间过得飞快,两人一直累得喘不过气来,才坐倒在地上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笑不已。

孙乐一边笑着,一边望着那堆了一角的麻衣和鞋子,心中很是满足:这下好了,以后我再也不用愁没有干净衣服换了。

玩过后,便到了孙乐教学的时候。她所教的自然是扶老那半天所说的几百个隶书,其他的字她要看到了才会记起怎么写。

两人来到后院中,孙乐用折了一根树枝,在地上用隶书写了一个“赏”字。

写完后,她抬头望着同样蹲在地上的弱儿,严肃地说道:“弱儿,这个字叫赏,它的意思有恩赐,给与的意思。通常是处于上位者对地位比他低的人的一种给与。对于上位者来说,这赏字很重要。因为只有赏罚公平,底下的人才会心服口服,上位者也才能建立自己的威望。”

顿了顿,她又说道:“如你和我,现在就是下位者,我们能不能呆在姬府,能不能填饱肚子,甚至我们能不能活着,都在于上位者一句话!在这种居于绝对弱势的情况下,我们一定要讨好上位者,让他们多多的对我们赏赐。到时这种赏赐的财富积累到了一定程度,我们就可以不用依附他们也能生存了,到时,我们就可以在不如意的时候离开这个地方。”

孙乐说到这里,不由心中一阵恍惚:离开五公子?

她苦涩地想道:西院这么多美丽的女人,在这里苦苦地守着,期盼着,想来主要是因为离开了姬府就会衣食无着,会无处可去吧?这些女人中,不知有几个是因为眷恋于他,抱着那一线希望而留在这里的?

她甩了甩头,恨恨地想道:孙乐啊孙乐,你怎么又在胡思乱想了!

弱儿扁着嘴,揪然不乐地盯着正在发呆的孙乐,很是不高兴地嘟囔道:“又走神了,每次都这样!”

孙乐这时已醒过神来,听了弱儿的话她脸上一红。咳嗽一声后,孙乐严肃地说道:“好了,接下来就是你练习的时间,把这个赏字写上三百遍吧。”

她说到这里,便站起身来拉开一个太极拳的架式。

弱儿对于孙乐的安排,并没有异义。于是在孙乐一遍一遍地练习着太极拳的时候,弱儿一遍又一遍地写着“赏”字,想着她刚才所说的赏字的含义。

奚女看着出现在视野中的小木屋,恨恨地说道:“七姬姐姐,我们得想个什么法子来报复一下这丑八怪就好!”

七姬俏脸铁青着,她恨恨地瞪着孙乐的木屋,咬牙切齿地说道:“是要想个法子!哼,五公子不理我,雪姝轻视我,她一个丑八怪也敢看不起我!我一定要教训教训她,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说到这里,她皱起了眉头,“可是这个丑八怪和那男孩一直呆在屋子里寸步不出,要找他们的岔子还真是有点为难呢。”

奚女嘿嘿一笑,说道:“七姬姐姐,找不到她的岔子,我们难道就不能造一个嘛?”

书评(314)

我要评论
  • ,孙乐&于一个

    直过了好一会,孙乐才再次睁开眼来。这一睁开眼来,见到的,抚到的,依旧与刚才一样,是属于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的身体,而不是她自己的!

  • 孙乐在&这么快

    孙乐在痴呆中分出一缕神智惊愕地想道:不过是一个美少年而已!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在电视里面见到过,我的心怎么能跳得这么快?

  • &她的手

    她疑惑地想着,慢慢伸出手靠向那小洞。她的手刚一伸,整个人便怔住了。

  • 嗡嗡一&中,一

    嗡嗡一阵空鸣中,一个念头浮出了孙乐的脑海:难道说,我是穿越了?

  • 般,整&身而起

    这个念头一涌出孙乐的脑海,她象忽然警醒了一般,整个人翻身而起,双手抚上脸颊,继而眼睛看向身体。

  • 到了哪&里?

    孙乐眨了眨眼,看到一丝光亮从左侧麻布开的小洞中透进来。我这是到了哪里?

  • 地开了&弱的,

    那中年人一走,孙乐便怯怯地开了口,“大叔,这是哪里?”她一开口,便发出自己这个身体的声音弱弱的,语气中含着一种怯意,一种卑微。

  • 音从旁&呀?长

    就在她低下头想转过弯找人问一下的时候,只听得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五哥哥,她是谁呀?长得这么丑居然还在襟口上插了花?不会是你又弄了一个小妾进来了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