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场就了,朋友们,一切没办法靠你们的出手相助了!**弱儿是真的累了,他吃饭时冲澡后便沉沉睡去了。孙乐照旧又是几个小时的太极拳,在心情身心愉悦中挥汗如雨的感觉尤其的好,更更何况,反复练习这个能使她变的很好看。始终到夜深人静人静的时候,累了晚上的孙乐才沉沉睡去。到了孙乐照例又是几个小时的太极拳,在心情愉悦中挥汗如雨的感觉特别的好,更何况,练习这个能使她变得好看。。...

比赛开始了,朋友们,一切只能靠你们的相助了!

**

弱儿是真的累了,他吃饭洗澡后便沉沉睡去了。

孙乐照例又是几个小时的太极拳,在心情愉悦中挥汗如雨的感觉特别的好,更何况,练习这个能使她变得好看。

一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累了一天的孙乐才沉沉睡去。

到了第二天,出乎孙乐意料的是,早饭的份量明显的增加了,第一顿她还以为是意外,可晚饭也是这样的时候,她不由高兴地想道:许是五公子放了话吧。

她只要想到五公子,便有点走神,这次也不例外。发了一阵呆后,她又打起太极拳来。

弱儿坐在土炕上,静静地盯着一步一式打着太极拳的孙乐,他一直有点郁郁,整个人都没有了初见时的灵动。弱儿来到她这里后,一边好几天都是呆在家里寸步不出,孙乐每次逗他说话他都没有怎么回答。

孙乐注意到,弱儿有时蹲在地上写着什么,每次她一走近,他便急急地把那些字迹又都拭去。这让孙乐暗暗好笑,小屁孩子难道还有了什么秘密不成?

她想起最开始见到弱儿那调皮的样子,还挺有点想念的。看着他这副安静的小大人们,她实在有点心疼。

也许过一阵子就会好吧,孙乐暗暗忖道。

果然,这样过了十天后,弱儿开始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他学着孙乐起了个大早,跟着她装模作样地打了两趟太极拳后,弱儿侧头看着她问道:“这拳有什么用?软绵绵的?”

孙乐笑道:“它和别的拳一样,可以锻炼身体啊,你还记得吗,我们初次见面时我多瘦啊,而且走上几十步便要休息好一会。现在好了,我可以从这里跑到山上,又从山上跑到这里都不累呢。”

弱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收拳退到一旁坐了下来。

孙乐睁眼看着他问道:“你不练习吗?”

弱儿扁了扁嘴,“锻炼身体的法子多的是。”

孙乐一噎,过了半晌她又说道:“可这个不一样。要不,我来教你吧,它配上那种吐纳之法效果很好呢。”

弱儿摇了摇头,不等她把话说完就跑进了屋子中。

孙乐见他一点也不感兴趣,便也不再相助。

随着太阳挂上东方,随着炊烟袅袅升起,孙乐也收了功。她用井水冲了一个澡,换了一套麻衣向院子中走去。

弱儿来了之后,热闹是热闹不少了,可也有不好的地方,譬如她再也不能光着身子打太极拳了,还有每次大汗之后都要清洗,不然弱儿会说她臭。这样导致的后果就是,她不停的洗澡,不断的洗衣服,不断的没有干衣服穿。

现在正是中秋时节,花园中荷叶凋尽,枯叶也纷纷落下。而天气总是阴凉的时候居多,一股属于秋天的肃然扑面而来。

孙乐慢步向西院门口走去,她记得侧花园里有几株***的要开的,也不知道这几天过去了,它有没有开放?这阵子一直呆在木屋中没有出去过,她实在有点闷了。

西院是女眷居住的地方,它的附近共有二个花园,除了第三侧门进来的那个小花园外,还有一个就是这个侧花园。这里位置有点偏,一般西院的女人们来得少。

孙乐一边向侧花园走去,一边低着头寻思着那***的事,不由有点出神,直到她进入侧花园内,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喧嚣声,她才给清醒过来。

就在她抬头顺声看去的时候,一个女子的笑声传来,“咦,那不是十八姬吗?五公子上次的难题可是她给解开的,她可聪明着呢。”

这女子的笑声娇媚,是那个八姬的声音。

八姬的声音一落,雪姝那甜美的声音也传来,“上次的难题?上次什么难题啊?”

孙乐怯怯地抬起头来,这一抬头,她便对上了好几双正紧盯着她的目光。她不由暗暗叫苦:好端端的我来看什么***?居然遇到了雪姝小姐。

在雪姝小姐的旁边,坐着十来个少女,这些少女都是西院的姑娘。此时她们正转过头,一脸嘲弄不屑地盯着孙乐。

西院的众女子,都是不被五公子重视,聚在西院坐吃等死的可怜人。这些女子就算对孙乐有不喜之处,可她们无权无势也不敢把她怎么样。可雪姝小姐就不同了,她可是姬府的贵人啊,平素里孙乐看到她总是躲得远远的,没有想到这一次会碰个正着。

这个时候躲也没用了,孙乐连忙低下头去,加快脚步走到雪姝身前,微微一福后,孙乐低声说道:“雪姝小姐好,各位姐姐好。”

孙乐打完招呼后,慢慢向一旁退去,一直退到众女身后才站定。

七姬看着她低眉敛目的模样,不由冷笑道:“十八姬,你用不着站那么后面,雪姝小姐听到你很有才智正好奇着呢。”

孙乐低着头没有说话。

雪姝歪着头盯着孙乐,盯了一眼她便移开目光,皱起眉头不屑地说道:“十八姬可是我见过最丑的女子了,这么丑的人真的会有才智?”

雪姝不敢置信的话一传出,一阵轻笑声便从众女口中传出。

孙乐依旧低着头一言不发。

雪姝沉吟了一会,抬头对上孙乐叫道:“你还能帮五哥哥解决难题?这实在太让人吃惊了。这样吧十八姬,我来出个问题考考你吧!”

雪姝说到这里,见孙乐站在那里头也不抬,人也不动,不由微怒道:“你站这么远我可不好说,快点到我面前来。”说到这时,她扫了一眼站在前面,正得意洋洋,一脸讥笑地盯着孙乐的七姬,皱眉道:“你叫七姬吧?退后一点,把位置让给十八姬!”

七姬突然听到雪姝这么一喝,俏脸瞬间涨得通红!

孙乐一听到雪姝地喝声,心中便忙不迭地叫苦!这下惨了,七姬一定会牵怒于自己的!

雪姝喝声既出,她只得挨挨蹭蹭地向七姬的位置走去。

雪姝看到她慢腾腾的样子,心中有点不耐烦,皱着秀气的眉头说道:“你没吃饭吗?走起路来这么慢?快一点呐!”她的声音又娇又脆,虽然是在喝叫听起来却很动听。

孙乐这下没有法子了,她只得低着头碎步走来。

书评(276)

我要评论
  • 车夫一&边扯着

    车夫一边扯着牛绳准备转弯回走,一边回道:“诺。你跨了这道门便是姬家的人了。”

  • 外面传&?”这

    正在孙乐思绪乱如麻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爷,这个从哪道门进?”这个声音中透着一种卑怯和献媚。

  • 娇嗔的&声音再

    “五哥哥,她是不是你新纳的小妾啊?五哥哥你说呀。”女孩娇嗔的声音再次传来。

  • 缕神智&少年而

    孙乐在痴呆中分出一缕神智惊愕地想道:不过是一个美少年而已!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在电视里面见到过,我的心怎么能跳得这么快?

  • &不是我

    对,这不是我的感觉,这一定不是我的感觉!对,这是这个身体的感觉!

  • 左边碎&石路上

    出现在左边碎石路上的是一个少年,约摸十五六岁,身材颀长而清瘦。

  • 的声音&我,我

    看到他跳上牛车就走,孙乐心中一急,她那怯怯的声音终于提高了些许,“大叔,我,我怕呢。”

  • &置信。

    几个少女错愕地望着她襟口的牵牛花,她们看了一眼孙乐的脸,又看了一眼那些牵牛花,表情都是不敢置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