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乐真的是太激动了,激动令得她疲倦感尽去。她快速地爬过围墙,冲到了后山上。她急急地回到山上,远远超过地看见抱膝坐在茅草屋前的弱儿便提声叫道:“弱儿,”她喘了口气,冲着砰然抬起头的弱儿全面展开一个大大地的笑容。她始终冲到弱儿面前,才扶着双膝边喘气边她急急地来到山上,远远地看到抱膝坐在茅草屋前的弱儿便扬声叫道:“弱儿,”她喘了一口气,冲着应声抬头的弱儿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孙乐实在是太兴奋了,兴奋令得她疲惫感尽去。她迅速地爬过围墙,冲到了后山上。

她急急地来到山上,远远地看到抱膝坐在茅草屋前的弱儿便扬声叫道:“弱儿,”她喘了一口气,冲着应声抬头的弱儿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她一直冲到弱儿面前,才扶着双膝一边喘息一边说道:“他,他答应了,弱儿,你可以不睡在山上了!”

孙乐等呼吸平静了些后,见弱儿还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伸手把他一扯,笑道:“你怎么不笑呢?以后我们可以住在一起呢。”

弱儿咧开嘴笑了笑。

孙乐才不管弱儿在想什么呢,她来到他的茅草屋中,把两个篮子拿好,把草席塞到弱儿手中。率先向姬府跑去。

她走得很快,一边走一边笑道:“天色不早了,你还这么磨蹭干嘛呀?”

弱儿没有回答。

孙乐回过头来,见弱儿低着头一声不吭,以为他对寄人篱下心情不好,便停下脚步看着他,等他走到自己身边时,孙乐笑眯眯地说道:“你要是喜欢,我们以后还可以时不时地溜到这山上来呢。”

这一次,孙乐并没有打算带着弱儿翻过围墙入府,她要带着他从第三间侧门入内。弱儿以后会在自己那里长住,得让府中的那些人知道,她是得了五公子的命令才带他入府的。

来到第三间侧门时,孙乐转头对着弱儿笑道:“你知道吗?我第一次来姬府,就是从这道门中进来的。”

“是嫁给五公子那次吗?”弱儿终于开口了。

孙乐没有想到他这么敏锐,回头看了他一眼,笑道:“是啊。”想到五公子,她的声音不由一低。

弱儿打量着这小小的门坎,沉默了好一会忽然说道:“你不用伤心,以后我娶你的时候,一定会很风光,会让天下人都羡慕你。”

孙乐忍俊不禁,她弯着双眼说道:“嗬,我们的弱儿的口气很大呢!”

两人说笑间,一前一后地跨过门坎走入了小花园中。

小花园中,依旧坐着四五个少女,她们一边编织着麻衣一边说笑着。这是她们每日里做的活计,这一天也不例外。

这些少女在看到提着大包小包的孙乐和弱儿时,同时吃了一惊,她们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两人。

孙乐一看到她们,脑袋便低下去了。她脚步加快,急急地向西院走去。弱儿紧跟在她的身后。

刚拐入小花园中的林荫道上,迎面走来了三个少女,走在最前面的正是七姬,她的身边是三姬和奚女。

三女迎面对上孙光和弱儿,不由双眼睁得老大。七姬看到孙乐低着头走近,声音一提叫道:“十八姬!”

孙乐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七姬盯着她,朝弱儿扬了扬下巴,问道:“他是谁?你怎么带了一个男孩进来了?”

孙乐朝她和三姬同时福了福,细声细气地说道:“禀三姐姐,七姐姐,他叫弱儿,是我的堂弟。我已经跟五公子说了弱儿要在我那里住下的事,他答应了!”

七姬一怔,三姬也拿眼瞟向了弱儿。

七姬转过头看向三姬,冷笑道:“三姬姐姐,你听到没有?十八姬居然把她自家的亲戚都带到府中来了,她还有脸去找五公子说呢!姬府养她一个废物还嫌不够,还要附送一个!”

七姬的声音刚落,孙乐便低低地说道:“七姬姐姐,事情不是这样的。我这弟弟没有亲人了,五公子心怀怜悯,生怕他被人欺凌了去,这才答应让他进府的。”顿了顿,她又补充道,“其实,五公子让我进府,也是赏我一口饭吃。”

孙乐这席话一口一个五公子,把他高高地捧起,把自己放得很低,这席话直是无懈可击!七姬瞪着她,都不知道要说什么话的好。

孙乐低着头又是一福,低声说道:“两位姐姐,那我们走了。”

三姬点头道:“你们走吧。”

等他们走了几步后,三姬回头叫道:“十八,看好你这弟弟,西院毕竟是女眷的居处,要是闹出什么事来五公子也保不了你们!”

“谢三姬姐姐指点。”

两人进了西院后,迎面又遇上了几个少女,孙乐又是一通解释,一直走到她的木屋子时,孙乐才大大地吐出一口气。

木屋的外面,照例放着一只盛满了饭菜的碗。孙乐把它拿起放到堂房里。然后她提着篮子放到厨房中,从弱儿的手中拿起草床铺在外面侧间的土坑上,一边忙活,她一边笑吟吟地说道:“弱儿啊,姐姐住的这屋子是不是很大啊?嘻嘻,以后我们两个住在这里,也会热闹一些呢。”

她回过头来,冲着一直沉默不语的弱儿做了一个鬼脸,指着木屋后面说道:“知道吗?我每次就是从那里的围墙跳出去,那里离山上可近呢。”

弱儿这时才抬起头来,他瞅着孙乐,忽然说道:“原来你在这里也被人欺负!”

孙乐一怔。

她苦涩地笑道:“弱儿,人居于弱势的时候,是要学会忍受的。”

说到这里,她回头冲着弱儿嘻嘻一笑,“你这小子,这阵子真是长大了。第一次见到你时,你可打了我好几下呢。”

弱儿低下头没有吭声。

孙乐看了她一眼,温柔地说道:“肚子可是饿了?堂房有饭菜,你去吃吧。”

“那你呢?”

孙乐笑道:“你留一半给我啊!”说到这里,她想起一事,不由自言自语道:“你的那一份饭菜,也不知陈副管家会不会派人送来?哎,不想了,要是他们不给送的话,我们就再去挖山药吃。刚才回来的路上我可看到了好多野蘑菇,正好摘回来弄汤喝呢。”

这里每一次送来的饭菜都还不少,再自己凑一点,完全可以够两个人吃的了,孙乐想了想便不再在意。

她把一切弄妥后,双手拍了拍,转头对上灰头土脸的弱儿,“最里面有一间房子可以洗澡,我到井中打一点水来你好好洗一下。哟,我的卧房里面还有两套新的麻衣,你应该也穿得,先拿一套穿着吧。你也累了一天,快点吃完饭洗好澡就去睡觉哦。”

书评(341)

我要评论
  • 定不是&觉!对

    对,这不是我的感觉,这一定不是我的感觉!对,这是这个身体的感觉!

  • 车夫在&是两种

    车夫在看着孙乐时,他的眼中流露出一投怜悯,同时怜悯中又含着羡慕。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情,居然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

  • 话,这&头微结

    少年听了那小女孩的话,这时正向孙乐看来。在对上她痴慕的眼神时,他眉头微结,眼中飞快地闪过了抹厌恶!

  • “吱格&己正在

    双眼闭上了,木板依旧在摇,外面“吱格吱格”地木轮滚动声中,她知道自己正在不紧不慢的被载着前进。

  • 乐一眼&正是我

    五公子扫了孙乐一眼,淡淡地说道:“不错,她正是我新纳的第十八房小妾。阿福——”他清悦的声音提高了些许。

  • ,不免&自在起

    孙乐本来性格有点内向,此刻对上几双灼灼打量的目光,不免有点不自在起来。

  • 地上铺&带清秀

    花园中,四五个穿着麻布衣服的少女正在一边说笑,一边织着麻布。麻草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叠。这几个少女都是十四五岁年纪,长相略带清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