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人人直到他们走了三六百米后,嘴一张,朝着地上吐出一口痰来。“呸”地一声,“装神弄鬼的丑丫头!妈的,贵了这小子了!”正这时,那三角眼凑了回去,地说:“父亲,这小子卷在手里的是草席,那丑鬼篮子里装的是锅和碗呢。他们所以是准备好回去住的,只正在这时,那三角眼凑了过来,说道:“父亲,这小子卷在手里的是草席,那丑八怪篮子里装的是锅和碗呢。他们应该是准备回来住的,只是见情况不对就搬出了姬府来了。”。...

中年人等到他们走了三四百米后,嘴一张,朝着地上吐出一口痰来。“呸”地一声,“装神弄鬼的丑丫头!妈的,便宜了这小子了!”

正在这时,那三角眼凑了过来,说道:“父亲,这小子卷在手里的是草席,那丑八怪篮子里装的是锅和碗呢。他们应该是准备回来住的,只是见情况不对就搬出了姬府来了。”

中年人怒道:“我当然知道!那丑丫头气势在那里,能轻易得罪吗?滚——”

孙乐两人一直都没有说话。

直等到离了村子很远了,孙乐才低声说道:“弱儿,别急,你先回山上茅草屋中,我先回去一趟。”

弱儿望着她,眼波闪动,半天没有说话。

孙乐看向他,诧异地问道:“怎么啦?”

弱儿转过头去,从喉中嘟囔了一句,“姐姐也非常人呢。”

他这句话孙乐没有听清。

两人又花了二个多小时才回到山上。这时太阳都要落山了。孙乐有点着急,这山上很不安全,一定要想法了让他今天晚上就搬回去跟自己一起住。

她一边想,一边急急地向回赶。因为怕浪费时间,她并没有走侧门,而是再次翻墙入内。

这个时候正是晚餐时节,送饭的人把她的那一份放在门外就走了。她把饭菜搬回堂房,转身便向西院门口走去。

出了西院门,孙乐径直向阿福所在的院子走去。

她今天走了一天了,本来底子便很差,现在不由有点气喘脚软。

阿福因为是五公子的心腹,所住的木屋就在五公子所住的正院之后。孙乐急急地走了一会,双眼瞟到了一个人影!

一个清冷俊美,如明月般的人影!

五公子!

隔了一个多月再见到五公子,孙乐的腿有点发软,她的心脏再次不听使唤地砰砰乱跳起来。

她的咽中有点发苦。

孙乐低下头,紧紧地咬着下唇,直咬得生疼了,她才清醒了少许。那充溢全身的再次见到五公子的喜悦终于被压下了。

片刻后,孙乐再次抬头时,已经是一脸平静。

五公子正走在林荫道上,他的脚履从容闲适。孙乐脚步一提,向他紧走几步。

就在这时,一个少女从树林中的岔道中跳了出来,蹦到了五公子身边。这少女粉雕玉琢的,正是第一天来时她曾经见过的雪姝。

雪姝抬起粉嫩嫩的小脸,大眼扑闪扑闪地望着五公子,娇声娇气地叫道:“五哥哥,你刚才说了摘花给我戴上的,怎么又说话不算数了?”

五公子脚步一停,回头看向雪姝。他这一回头,一缕金光映射到了他脸上,那金光映得他清冷俊美的脸华丽无比,仿佛天上的神祗!看着看着,孙乐心中又是一苦,这是一种可望不可及的苦。

五公子清声说道:“你自己戴也一样啊。”

“当然不一样!你是我五表哥啊!不行不行,雪姝就要你来摘花戴上!”雪姝撒着娇,声音清脆如银铃,表情可爱之极。

五公子嘴角微微一扯,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后,他转身向那岔道上走去。

雪姝也跟着他转身,就在她一回头间,瞟到了脚步迟疑不决的孙乐。她望着孙乐,双眼一亮,格格笑道:“五哥哥,那个丑丫头来找你了哦!”

她的声音一落,五公子也回过头来看向孙乐。孙乐对上他的目光,心砰砰地跳了起来:我现在变得好看一点点了,他,会不会注意到?

五公子清冷地目光落在孙乐身上,在扫过她的脸时,他的目光中闪过一抹诧异。定定地打量了片刻,他开口问道:“什么事?”

他的声音特别清冷,如金玉相击,如泉水清响。

孙乐走到离他约有五米的地方停下来,微微一福,说道:“五公子,扶老所托付的那男孩现在一人住在后山上,那里野狼时出,他一个小孩子会很危险。刚才我陪他回了一趟村里,那村里也有几个蛮夫欺侮于他,还说一定要杀了他。”

她说到这里,雪姝轻轻地惊叫一声。

孙乐抬起头来,目光却不看向五公子,而是望着他的领口处,“五公子,我那木屋还有空房间,能不能让那孩子住进来?”

她说到这里,不由有点紧张,放在腿边的小手也握成了拳头。

五公子目光扫过她的手,沉吟着。

雪姝在一旁叫道:“五哥哥,这样可不好哦,这个丑八怪好在也算是你的婢妾,她把一个男孩带进来一起住像个什么话?别人会说的!”

孙乐一听,心中不由一凉,她再次福了福,轻声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五公子,求您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五公子目光一定,好奇地问道:“浮屠是什么?”

孙乐脸一红,半晌才讷讷地说道:“这是我听一个老人说的,浮屠是阴间的桥。七级浮屠就是七座桥,他说人死后修七级浮屠可以投生到一个好人家。”

她解释后,五公子很久都没有说话。

就在孙乐望着地面,脚尖不安地在泥土上转动时,五公子清冷而悦耳的声音传来,“好吧,以后叫他注意点,不要什么院子都去钻!”

“啊?是,是!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孙乐很是惊喜,她连迭声地应着。五公子看了她一眼,牵着雪姬地手隐入了岔道处。

孙乐等到五公子离开了,这才抬起头来。她的嘴角浮起一抹笑容,整张丑脸都容光焕发的,“五公子其实挺好说话的。”她暗暗想道,“要是找的是阿福,肯定没有这般容易。”

她朝着五公子离开的方向痴痴地望上一眼,继而向后山方向冲去。

“五哥哥,”雪姝皱了皱琼鼻,不赞同地说道,“她可是你的女人呢,这样做真的很不对的。”

五公子望着天边的浮云,白皙修长的手扶上一根竹子,淡淡地说道:“西院的女人都与我无关!她更是与我无关,我把她带进来,只是为了给她一碗饭吃。”

雪姝在五公子说出‘西院的女人都与我无关’时,眼波闪了闪,美丽的小脸上露出一抹欢喜来。

书评(143)

我要评论
  • 间变成&!

    这一看一抚,她便把双眼紧紧地给闭上了:一定是幻觉,一定是!我怎么可能突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我一定在做梦!

  • ,孙乐&副身体

    望着那道拱门,孙乐咬牙想道:管它呢,我先进去再说,我这副身体不但年幼,而且营养不良,想来那个五公子也不会有性趣!

  • ”地跳&旧不舍

    孙乐虽然这么想着,可她的心依旧“砰砰”地跳得飞快,她的眼睛依旧不舍得移开,她的胸口依旧酸甜中夹着微苦!

  • ,围墙&林立,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片围墙,围墙全由巨大的石头构成,一眼望不到边。石头围墙外杂草林立,树木掩映。

  • 自己的&。

    自己的脚上着的是一双草鞋,露出来的几个脚趾透着青紫,倒是洗得很干净。

  • 里?”&她一开

    那中年人一走,孙乐便怯怯地开了口,“大叔,这是哪里?”她一开口,便发出自己这个身体的声音弱弱的,语气中含着一种怯意,一种卑微。

  • &差地远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甜美而清脆,与孙乐这个身体低暗卑怯的声音实是天差地远。

  • 孙乐本&自在起

    孙乐本来性格有点内向,此刻对上几双灼灼打量的目光,不免有点不自在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