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臭小子在说什么话?他怎么什么都懂?天啊,这小屁孩子!孙乐真的吃惊得说不出话来!在她的心中,弱儿但是个愚昧无知稚子,他但是了满了十岁,快十一了,但是这不同于现在的世界,这个世界蔽塞领先,他一个小男孩怎么能明白这些事?孙乐真的是太吃惊了,半两人又走了半个小时后,孙乐低声问道:“这些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这!这臭小子在说什么话?

他怎么什么都懂?天啊,这小屁孩子!

孙乐实在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在她的心中,弱儿还是个无知稚子,他虽然已经满了十岁,快十一了,可是这不同于以前的世界,这个世界闭塞落后,他一个小男孩怎么能知道这些事?

孙乐实在是太惊讶了,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两人又走了半个小时后,孙乐低声问道:“这些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弱儿头一昂,从鼻子中发出一声冷哼,“我知道的东西有很多。”

这个喜欢吹牛的小屁孩!

孙乐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又细声细气地问道:“那你知道些什么啊?”

弱儿闷声闷气地回道:“以后你会知道的。”

这说话的语气,可真是像大人!孙乐摇头失笑,也就不再追问了。

弱儿所在的村落,离小山约有二十里远近,两个孩子脚力都不怎么好,足足走了二个小时才走到。

这是一个靠近城镇的村落,远远地看去,村落中便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孙乐自来到这个世界后,一直困在姬府小小的地方,都没有来过外面。她见到这热闹景象,心中不由一喜,本来疲惫的身体也充满了气力。

孙乐走近一看,这里来来往往的村民大多数面孔青黑,一脸困苦。其中大多数人的身上都没有一件完整的麻衣,那些妇人虽然穿得完整些,却麻衣破旧,一走动便露出里面干褪色的肌肤来。

一个个小孩穿行在大人中,小孩也与大人一样,脸色青黑干瘦,一副穷苦之相。孙乐这副面孔虽然丑陋,走在这些人中倒也不特别刺眼。

弱儿自走回村落后,便一直低着头,紧紧地挨在孙乐的旁边。

孙乐见他这副模样,不由有点奇怪。她正在开口询问,便听到一个有点干嘎的少年的笑声传来,“哟,那是谁回来了?那不是弱儿吗?你的胆子不小啊,挨了一顿打还敢回来!看来是真的不怕死了!”

那声音凶厉,带着几分杀气。

孙乐一惊,她连忙顺声看去,只见四五个少年挤过人群大摇大摆地走来、

那开口的少年约摸十五六岁。脸孔干瘦,一双不大的三角眼睛正紧紧地盯着两人。这人嘴唇有点歪,左眉上有一道刀印,赤着的上身上坑坑洼洼地尽是刀痕和疤痕。让人一看就悚目惊心!

孙乐倒抽了一口气!

弱儿本来站在她的身后,听到她的倒抽气声,他身子一转便站到了孙乐的前面。他把孙乐朝后面一挤,身子完全挡住了她,他抬起头恶狠狠地盯着几个少年,抿着唇一言不发!弱儿的脸上充满着戾气,那恶狠狠的眼神很有点像狼!

弱儿这个动作维护的动作一做出,孙乐心中便是一暖。她看了一眼对面的几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又看了一眼像一只小狼一样的弱儿。伸手抓住了他的袖子,低声说道:“弱儿,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场面交给姐姐对付吧。”

说罢,她伸手把弱儿扯到了身后,自己站到了前面。

众少年这时已走到两人的面前,那个三角眼的少年咧着黄黑的牙齿,冲着身后众少年笑道:“哟,这个该死的小子居然还带回了一个女人呢!啧啧,这女人可真够丑的,村里还找不到比她更丑的女人呢,哈哈哈哈。。。。。。”

他这么一笑,众少年都大笑了起来。

孙乐到了这个时候也看出来了,弱儿与这些少年之间的仇恨好象很深。这几个少年的眼神中确确实实地带上了杀气!而身后的弱儿也涌出一股拼死一博的血气!

孙乐这才知道,为什么弱儿会搬到那个山上去住!原来他这里根本就呆不下去了!只是这孩子太倔强了!居然都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自己,要是早知道,她许就不会劝他回来了。

众少年的笑声一停下,孙乐便转过头对着弱儿笑道:“弱儿,怪不得五公子叫你回来你都不怎么愿意呢,原来这村里有人欺负你啊?”

她说到这里,慢腾腾地转头盯向众少年,声音一提冷冷地说道:“我还以为在我们城主的治理下,这里的乡民都很听话呢!没有想到一来就遇上了这种事!”

她紧紧地盯着众少年,一字一句地喝道:“怎么,你们不要脑袋了?敢对姬府五公子看重的人下手?!”

孙乐这几句喝骂,威严十足,那副高高在上的派头也摆了个十足!

她本来是两世为人,比起这些乡野愚人来说自是气度不凡。众少年同时一惊,面面相觑起来。

而孙乐的喝骂声,也引起了周围的大人们的注意,不知不觉中,他们的周围已经围上了一圈人。

一个中年人走到那三角眼的少年身后,他恶狠狠地吼道:“成天只会惹事!还不给老子退下!”

喝骂完后,中年人转头打量着孙乐。

孙乐虽然摆出的气势不凡,可她的长相和身材实在太挫了!一般的富贵人家,哪一个子女不是被养得白白净净,就算天上的仙人似的?偏眼前这个小女孩长期得比村里的姑娘还要丑。

他的心中纳闷,表情中也存了几分疑惑和轻忽。朝着孙乐咧嘴一笑,中年人说道:“原来姑娘是姬府的人啊?不知与姬五公子怎么称呼?”

孙乐冷冷地盯着他,抬起下巴淡淡地说道:“你还不配问!”

中年人闻言脸色一变,他犹豫地看着孙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他想了想,转头看向站在孙乐后面的弱儿,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弱儿,你还不错嘛,不过出去半天就与姬府攀上关系了!”

中年人的语气半阴不阳的,带着几分恶意。孙乐一听,越发肯定弱儿绝对不能在这个村里呆下去。

孙乐淡淡地接口道:“与姬府有关系地是扶老!”

她状若不在意地说出这句话后,转头对弱儿说道:“弱儿,你爷爷的遗物想来也没有几样了,我们还是回姬府吧。”

说罢,她转身就走,弱儿紧跟其后。

书评(127)

我要评论
  • 觉!对&这个身

    对,这不是我的感觉,这一定不是我的感觉!对,这是这个身体的感觉!

  • 便怯怯&己这个

    那中年人一走,孙乐便怯怯地开了口,“大叔,这是哪里?”她一开口,便发出自己这个身体的声音弱弱的,语气中含着一种怯意,一种卑微。

  • &,我这

    望着那道拱门,孙乐咬牙想道:管它呢,我先进去再说,我这副身体不但年幼,而且营养不良,想来那个五公子也不会有性趣!

  • 身体低&实是天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甜美而清脆,与孙乐这个身体低暗卑怯的声音实是天差地远。

  • 真是天&她对自

    从车夫的话中听来,她嫁给这个五公子做什么小妾,还真是天大的福气,是那五公子看在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情况下给予的恩赐!

  • 成,只&着的地

    她慢慢地睁开眼。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很小的空间,四面连同头顶都由麻布做成,只有她躺着的地方是一片木板。

  • 来。这&的!

    直过了好一会,孙乐才再次睁开眼来。这一睁开眼来,见到的,抚到的,依旧与刚才一样,是属于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的身体,而不是她自己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