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乐见弱儿睡得很熟了,便把他当心地放到地面上,扭过身走入了茅草屋。茅草屋很小,大小约十几平方米左右。茅草屋里除了一个土坑,坑上摆着一床草席。靠近了门口的那一侧摆满了锅和碗筷的就什么也也没人。孙乐轻吁了口气:还好,还也可以弄吃的,也有床睡。她走茅草屋很小,大小约十几平方米左右。。...

孙乐见弱儿睡得很熟了,便把他小心地放在地面上,转过身走进了茅草屋。

茅草屋很小,大小约十几平方米左右。

茅草屋里除了一个土坑,坑上摆着一床草席。靠近门口的那一侧摆满了锅和碗筷的就什么也没有人。

孙乐轻吁了一口气:还好,还可以弄吃的,也有床睡。

她走回弱儿的身边,看着脸上犹自挂着泪痕,正睡梦沉沉的他,有心想把他弄回床上,可她的力气实在太小了,根本就抱不动他。

算了!还是想法子为他弄点吃的吧。

她抬头望着这树木丛生的山脉,有点担心地想道:也不知这山上有没有野兽?弱儿住在这里实在不安全呐。也不知这茅草屋是谁给他搭起的,难道那人做的时候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当弱儿从睡梦中清醒时,眼睛还没有睁开,便闻到了一阵鱼肉香。

他慢慢睁开眼,看着那个在不远处忙来忙去的身影。

孙光听到后面传来的西西索索地响声,知道弱儿已经醒来了。她头也不回地说道:“醒来了啊?饭菜都给弄好了,饭就是山药,菜就是鱼汤,嘻嘻,我刚才在那边看到了一些豆子呢,到了明年我们就可以有很多豆子吃了。”

她说到这里,见身后一直没有反应,不由转过头来。

这一转头,她才发现弱儿正背转侧对着她,身子躬成了虾状,从后面可以看到,他那沾满了泥土的小耳朵通红通红的。

啊哈,这小子刚才大哭了一场,现在知道害羞了!

孙乐心中大乐,不过她可不敢在这个时候去挑起弱儿的怒火。转回头,她忍着笑拔弄着火苗,又说道:“弱儿,这地方不好,刚才我网鱼的时候看到了一双绿幽幽的眼睛,也不知是有狼还是土狗,反正挺不安全的。呆会吃完饭我们就把锅碗什么的都拿回你原来的住处,这地方不能住人!”

孙乐说得斩钉截铁的!

她的声音一落,弱儿在后面嘀咕道:“我喜欢住在这里!”他的声音也很坚决。

孙乐不由有点头痛起来,虽然与这小子打的交道还不多,不过她已经很明白他了,这小子很固执己见的。

她叹口气,有点生气地说道:“弱儿你可有听过一句话: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也就是说,做为一个大男人,明知危险的事是不能做的,那是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命都没有了,还谈什么以后,还谈什么建功立业呢?”

她这席话说出后,身后久久没有人吭声。

孙乐笑了笑,知道他应该有点意动了,便专心地烧起火来。一边烧火,她一边望着那火苗出神:在这个世界上,也不知穷人有没有建功立业出人头地的机会?我这番话对别人或许没用,对于弱儿这个把自己看得很高的小屁孩肯定是有作用的。

这时候,锅里的鱼汤已经煮沸了,孙乐连忙把草灰掩住火苗,拿出洗干净的锅碗盛起鱼汤来。把山药也从火堆中拿出,剥开皮后,孙乐一手端着鱼汤,一边拿着山药走到了弱儿的面前。

她把两只碗摆在弱儿的身前,蹲在他面前笑道:“弱儿,吃饭了。吃饱了饭才有力气哦。”

弱儿瞟了她一眼,伸手拿起山药慢慢地啃了起来。

啃了几口山药,他又喝了一口鱼汤,渐渐的,他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狼吞虎咽的。

孙乐放下心来,她转身走向茅草屋,开始卷起草席,把其他的东西一一捆起收好准备搬家。

弱儿一边吃,一边朝她看去几眼,过了一会,他声音低如蚊蚋地说道:“那村子离你远了。。。。。。”

他的声音很小,也有点含糊不清,不过孙乐还是听到了。

她先是笑了笑,收拾收拾着,她忽然明白了弱儿这话的意思:那村子离她太远了,所以他让人在这里建设了一个茅草屋,因为这里离她最近!

她想明白了这一点,不由鼻中一酸!她一直知道弱儿对她有种奇怪的依赖性,可是没有想到他的依赖性有这么大!

孙乐的嘴角一弯,暗暗想道: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很好呢!被人重视,被人记挂,被人依赖的感觉,怎么让人这么幸福,这么甜蜜?

她前世便是孤儿,性格也有点孤僻,一直是形只影单,直到今天才体会到这种感觉,当下眼睛都红了。

她低下头,直把草席摆成一团,把其他的东西也收拾好,才低低地说道:“你爷爷已经跟我主子说过了,我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来看你。就算住得远一些也不要紧。”

她的话说出后,弱儿并没有回答,只是喝汤的响声大了些。

等弱儿喝完鱼汤,拿起最后一点山药啃的时候,孙乐便把最后的两只陶碗一并洗净。她刚才编织了两个大藤篮,把碗啊盐啊朝篮中一放,左右手各提一只,示意弱儿拿着那草席,二人便向山坡上走去。

山坡下是一条小小的杂草丛生的山道,两人一前一后在山道中走着。

弱儿低着头走在前面,走了一会后,他忽然说道:“丑八怪,你比上次好看些了。”

“啊?真的?”

孙乐惊喜地反问道。

弱儿没有理她。

孙乐径直笑得合不拢嘴,她自己虽然有感觉,可是潜意识中总有点担心这只是自己的错觉。现在弱儿这么一说,她的心顿时飞扬起来,走起路来也轻飘飘的,仿佛要腾云驾雾一般。

弱儿听到身后的孙乐不时传来的傻笑声,心中也很高兴。不知不觉中,他一直阴郁的脸也展开了。过了半晌,听到她还在傻笑,弱儿轻哼一声,“你不用高兴成这样,就算你长大后还有一点点丑,我也会迎娶你的!”

顿了顿,弱儿加重了语气,“也幸好你现在长得丑。要是姬五公子碰了你的话,我就不能迎娶你为正妻了!”

书评(433)

我要评论
  • 旧与刚&于一个

    直过了好一会,孙乐才再次睁开眼来。这一睁开眼来,见到的,抚到的,依旧与刚才一样,是属于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的身体,而不是她自己的!

  • 女孩的&头微结

    少年听了那小女孩的话,这时正向孙乐看来。在对上她痴慕的眼神时,他眉头微结,眼中飞快地闪过了抹厌恶!

  • ,孙乐&咬牙想

    望着那道拱门,孙乐咬牙想道:管它呢,我先进去再说,我这副身体不但年幼,而且营养不良,想来那个五公子也不会有性趣!

  • &渴望,

    孙乐痴痴地望着少年,她的心在“砰砰砰”地跳得飞快,这飞快的跳动中,一种似是喜悦,似是渴望,隐隐又带着甜蜜和酸楚的感觉涌出她的心头。

  • 忙抛开&朝小洞

    听到这里,孙乐一凛,她连忙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把手朝小洞处一掀,拉开了半边麻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