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找我?孙乐大奇。么是这个身体的亲人什么的?想起这里,她的心突突地跳了出。她急忙走后浴室,从木桶中掬一把水洗了把脸,再重新整理了一下麻衣,后转身走了出。奚水正站在木屋外,一脸烦燥地瞪着门口,看见她走出了,她下巴一扬,从鼻子中已发出一声冷哼难道是这个身体的亲人什么的?想到这里,她的心突突地跳了起来。。...

有人找我?孙乐大奇。

难道是这个身体的亲人什么的?想到这里,她的心突突地跳了起来。

她连忙走后浴室,从木桶中掬一把水洗了把脸,再整理了一下麻衣,转身走了出来。

奚水正站在木屋外,一脸烦躁地瞪着门口,看到她走出来了,她下巴一扬,从鼻子中发出一声冷哼,“怎么这么磨蹭,走快一点!”

“是。”

孙乐低下头讷讷地应了一声,声音很是怯懦,显得对奚女很是敬畏的样子,她亦步亦趋地跟在奚女身后。

孙乐这个态度,令得奚女烦躁的心情顿时好转了不少。她一边走一边不时盯着孙乐,暗暗想道:这个丫头又丑又懦弱,上次她能得到五公子的赏赐,肯定是阿福指点了的缘故。以她这鬼样子,怎么可能想得出了不起的计谋来?哼,就算是她自己想出来的,以她这副尊容,只怕五公子看了也吃不下饭,更不可能弄到自己的身边去了。

这个想法,不止是奚女,连孙乐的那些姐姐们都有。

两女一前一后向西院门口走去。

出了西院后,奚女身子一转,走入了她入门时经过的第三个侧门。

刚要走入侧门旁的小花园时,陈副管家的身影出现在两人右侧。他径直向两女走来,叫道:“十八姬!”

孙乐和奚女同时躬身,低头叫道:“陈副管家。”

本来孙乐做为五公子的姬妾,是不必躬身的,不过孙乐这样做了,也没有人以为她做错了:她这副样子,会使得所有人都觉自己高她一等。

陈副管家走到孙乐面前,他盯了她一眼便移开了视线,“十八姬,你有一个远亲叫弱儿?”

孙乐迅速抬起头来,陈副管家在看到她的脸时,很是厌烦地皱起了眉头。看到他皱眉,孙乐连忙头一低,“诺。”

她放在腿侧的拳头握得紧紧的,不安地想道:弱儿怎么啦?

陈副管家显然没有心情跟她多废口舌了,说道:“是这样,五公子发话了,说一个叫扶老的老人临死前把这个弱儿拖付给了你,要你多多照顾一下。五公子答应了,因此他叫我来传话给你,现在那弱儿就住在西院的后山上,你平时可以去看看他。五公子是心善,因此答应了这事,不过你自己要知道点分寸。好了,就这样吧。你可以从侧门出去了。”

孙乐心中大惊,她万万没有想到扶老居然这么快就死了,而且他居然还有能力找到五公子,把弱儿托付给自己!

难道扶老没有发现自己这身体也是一个小女孩吗?还是一个连起码的生存都成了问题的小女孩子!他怎么会把弱儿托付给自己呢?

在陈副管家把事情交待后,孙乐连忙低头就道:“诺。”等她抬起头时,陈副管家已走得远了,而奚女居然在不知不觉间也早就走了。

孙乐提步向侧门走去。

这个时候,她的眼前出现了弱儿那倔强的大眼睛,暗中叹了一口气,孙乐想道:也不知这个坏脾气的小男孩现在怎么样了?扶老居然把他托付给我这样一个外人,肯定是再也没有别的可以托付的人了。哎,看来这孩子的命很苦呢。

孙乐想到这里,脚下不由加快了步伐。

她现在体质大好,这走起山路来都是连蹦带跳,跑得飞快。不一会功夫,她就出现在后山那条熟悉的小路上了。

当她来到那处长了山药藤的山坡处时,一幢小小的茅草屋出现在山坡处!

茅草屋极小,极矮,还有点摇摇晃晃的,让孙乐一看就有点担心。她望着那小小的茅草屋,不由替弱儿心疼起来。

孙乐加快步伐,急急地冲上山坡。她冲得太极了,当跳上山坡时,便扶着双膝喘息起来。

正在这时,一个男孩委屈中带着愤怒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谁要你来的?”

正是弱儿的声音。

孙乐连忙转过头去。

一个多月不见,小男孩的脸瘦了一圈,他的大眼睛中转动着泪水,嘴唇却咬得紧紧地不让它掉下来。

对上孙乐,弱儿扯着嗓子再次大叫道:“谁叫你来的?给我滚!”

弱儿的喝骂声才出口,孙乐便是一个箭步冲到他的面前。在弱儿惊诧地表情中,孙乐双臂一伸,重重地把他抱了怀中!

她这一抱,刚开始时弱儿顿时“哇哇”地大哭起来。孙乐紧紧的搂着他,拍着他的背低声温柔地说道:“是我不对,是姐姐不对,是我失信了。那一天我刚回去就被人逮着了,那些女人说我爬了围墙,还罚了我呢!她们说下次再发现我爬了墙,就会把我关到牢里去。我害怕了,便不敢来了。是姐姐不对,害得弱儿等久了。”

在孙乐解释的时候,弱儿的哭声细了点,显然在倾听着。当她解释完后,他的哭声只剩下抽噎了。

抽泣中,弱儿说道:“你又不来,我一直等,一直在等,后来爷爷在外面做事时淋了雨,回来后便躺在床上了。呜呜呜。。。。。。”

听着弱儿的哭声,孙乐眼中也是一酸。她紧紧地搂着弱儿,低低地说道:“苦了弱儿了,是姐姐不好。以后姐姐就和弱儿相依为命。”

她这话一说出,弱儿又是“哇哇”大哭起来。孙乐紧紧地抱着他。

来到这个世界后,只有眼前的这个弱儿还跟她说几句话,把她看得很重,弱儿的脾气虽然不好,可在孙乐心中他已经是自己的弟弟了。

当下,弱儿伏在她身上大哭不已,孙乐抱着他有一句没一句地劝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弱儿的抽噎声慢慢平息下来。又过了一会,他伏在孙乐的怀中睡着了。

孙乐低下头,望着他黑黑的眼圈:可怜的孩子,也不知几个晚上没有睡过觉!

她把他紧紧地搂在怀中,低低地说道:“弱儿,我们相依为命吧!”

书评(428)

我要评论
  • &暗卑怯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甜美而清脆,与孙乐这个身体低暗卑怯的声音实是天差地远。

  • 朝孙乐&淡淡地

    五公子朝孙乐一指,淡淡地说道:“把她安排一下。雪姝,我们走吧。”

  • 女孩的&眼神时

    少年听了那小女孩的话,这时正向孙乐看来。在对上她痴慕的眼神时,他眉头微结,眼中飞快地闪过了抹厌恶!

  • 孙乐身&见四五

    她们的眼光在孙乐身上稍一打量,便同时把眼光放在她的麻布衣的襟口上,孙乐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襟口,只见四五朵牵牛花绑成一团插在那里。她刚才一直心神不定,居然都没有发现。

  • 着牛,&妾?”

    车夫说了这一句后,便转过头“叱——”地喝赶着牛,在牛车又一阵晃动后,孙乐怯怯地又开口了,“大叔,你刚才说我这是去给五公子做第十八房小妾?”

  • 过来,&普照的

    站着站着,一阵风吹过来,这时节约是八九月份,阳光普照的,这风也很温暖,可是这温暖的风吹到她的身上,她却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身子一软,差点坐倒在地。

  • 我先进&不良,

    望着那道拱门,孙乐咬牙想道:管它呢,我先进去再说,我这副身体不但年幼,而且营养不良,想来那个五公子也不会有性趣!

  • 乱如麻&爷,这

    正在孙乐思绪乱如麻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爷,这个从哪道门进?”这个声音中透着一种卑怯和献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