递过来金子后,阿虎冲她笑了笑,“恩,你很很不错,但是丑了点,人但是挺很聪明的。”说罢,阿虎扬长而去。孙乐始终等他离开了才蹲下身,抱着那麻衣和鞋子向木房中走去。七姬几次准备好冲见状骂她一顿,可每一次都被旁边的人拉下去了:阿虎但是五公子身边的红人,这十说罢,阿福扬长而去。。...

接过金子后,阿福冲她笑了笑,“恩,你很不错,虽然丑了点,人还是挺聪明的。”

说罢,阿福扬长而去。

孙乐一直等他离去了才蹲下身,抱着那麻衣和鞋子向木房中走去。七姬几次准备冲上前骂她一顿,可每一次都被旁边的人拉下来了:阿福可是五公子身边的红人,这十八姬刚刚把那么大一碇金子给了他,要是现在欺负了她,她跑去阿福那里告一状可就不好办了。

孙乐走得很慢,她料到这些女人不敢冲上来!渐渐的,她的嘴角浮起了一抹笑容。

事实上,她就算再需要钱,那金子也是万万不能拿,拿了也不一定守得住。还不如这样当着众女的面前交给阿福,一来让众女知道,那金子并没有在自己手中,二来她说自己的主意是阿福提点的,也是在给阿福台阶下,省得有不开眼的人在五公子面前多嘴。这样一来自己省了麻烦,还得到了阿福的看重。

只是这样后,盯着自己的人就更多了,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到山上去跟弱儿说一声?

现有麻衣有了,鞋子也有了,孙乐便不用脱了衣服打太极拳了。她走到房中,捧着那麻布衣,脸上不知不觉中露出了一个笑容来:五公子为什么送给我衣服鞋子?是不是他看到我的衣服和鞋子有破损才送的?难道说,他注意到我了?

这个念头刚刚浮起,她的笑容还挂在脸上,孙乐便是双眼紧紧一闭,恨恨地对自己说道:孙乐啊孙乐,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的长相与五公子的长相一比,就如同明月和泥水沟的区别!这距离甚至远过天和地啊!你怎么就不死心呢?

她恨起来的时候,只想重重地甩自己一个耳光!就在前世她的长相还算清丽时,她也从来没有想过会遇上一个白马王子,过上公主或富婆的日子。她从来就觉得,一个人活着要是老向上看,会使得自己精疲力尽的!灰姑娘的故事是有可能在现实中发生,可是个中滋味到底是甜还是苦只有灰姑娘自己知道!那不值得去羡慕。

望着那几件麻衣,她的心情便难以平静。因此,孙乐又练起太极拳来。

渐渐的,孙乐的心中,又只有她那平静的呼吸声了。

转眼间,这样的日子又过去了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里,众女虽然没有来找过她麻烦,不过每一次有意无意经过的人,都会向她细细地瞧上半天。她们的眼神有一种压抑的妒恨,这种眼神让孙乐看了实在心慌!

因此,她虽然无数次想翻出围墙跟弱儿说上一声,可却是一直不敢。她感觉到众女正紧紧地盯着自己,自己只要有一个不对,她们便会把自己陷于万劫不复之地。

至于五公子,他自那次来过西院后,居然一直都没有再出现过。西院中出出进进的也就是那么些旧人。阿福到是来过几次,他在看到孙乐时,偶尔还会点点头。正是阿福这个态度,使得众女一直对她保持沉默着。

今天一大早,她又练了两个小时的太极拳了,在稍为清洗过后,孙乐一步步向井水边靠近。

她走得很慢,很慢,她的心脏在砰砰地乱跳着,那激烈的程度,似乎要跳出她的嗓子来。

过去一个月了,她想再看看自己的面容,想知道自己有没有变好看一些。这一个月中,她每天都要摇上几桶水上来,可是她一直都没有朝井水中看哪怕一眼!

她怕看多了没有感觉了!她想等着一个月后的现在再认真地看一看。

现在时间到了,她的心在逼着她前进,可是她的脚在发软。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孙乐眼睛一闭,大步向井水旁跨去。

直到碰到了铺井的石头边沿,她的脚步才停了下来,双眼才慢慢地睁了开来。

孙乐慢慢蹲下,慢慢探出头去看向水面中。

水面中,一个小女孩也在向她看来。

这个女孩双眼有了点光芒,脸色丰润了些。

她脸上的坑坑洼洼确实是颜色淡了些,深度也平复了些!

她是真的比一个月前好看!

孙乐慢慢地绽开了一个快乐地笑容。随着她笑逐颜开,井水中的小女孩也咧嘴笑着。

望着水中的倒影,孙乐伸出手挥了挥,轻叫道:“嗨,一切都会好转,对不对!我长大后不会走到哪里都人见人厌,对不对?”

对于孙乐来说,她渴望自己能变得好看,最大的目的便是这一个:不要走到哪里都人见人厌!

一个女人,生得极美和丑陋,都会让人记住,都会引来很多人的注目。她不敢指望自己变得极美,她只渴望自己长得如别的少女一样,平凡,细看起来还有几分青春的光芒。

至少要有那个样子,她以后的人生才会顺利些,做很多事也会方便些。

慢慢地直身起来,孙乐足尖一点,在原地旋转了一个圈。她无声地笑着,笑了好一会后,她朝井水中的自己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跑到房间中又打起太极拳来。

她这两个月中做的事情不多,不过就是吃饱了,然后打太极拳。做为五公子的姬妾之一,她们是没有劳作任务的。她不想也不习惯与众女一样闲着没事就去编麻衣,这打太极拳便成了她打发无聊日子的主要方式。

孙乐现在感觉到自己身体不再瘦得弱不禁风,也不再动不动就喘气了。她现在虽然还是瘦,体质却和那些普通的女孩子相差不远了。这点完全是规律饮食和打太极拳的功劳。而面目在变得好看,也只能是这两个原因。

想到这些,孙乐更是珍惜每一时每一刻,她现在练习太极拳的时间,一天都有十个小时了。

这天上午,孙乐吃过早饭后,又迫不及待的跑到房中练习太极拳起来。正当她练习得起劲的时候,奚女不耐烦的声音从木房外传来,“丑八怪,有人找你!”

书评(395)

我要评论
  • 旧不舍&旧酸甜

    孙乐虽然这么想着,可她的心依旧“砰砰”地跳得飞快,她的眼睛依旧不舍得移开,她的胸口依旧酸甜中夹着微苦!

  • 来性格&有点内

    孙乐本来性格有点内向,此刻对上几双灼灼打量的目光,不免有点不自在起来。

  • 个很小&成,只

    她慢慢地睁开眼。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很小的空间,四面连同头顶都由麻布做成,只有她躺着的地方是一片木板。

  • &的是一

    自己这个小身体上着的是一身麻衣,麻衣很新,显然是刚做的,有点不合身,领口和袖口都很大。

  • 小的,&!

    出现在她视野中的是一只小小的,枯瘦如柴,透着一股青灰色的小手。这样一只手绝对不可能是她的手!

  • 孙乐顺&然都没

    她们的眼光在孙乐身上稍一打量,便同时把眼光放在她的麻布衣的襟口上,孙乐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襟口,只见四五朵牵牛花绑成一团插在那里。她刚才一直心神不定,居然都没有发现。

  • 石路上&十五六

    出现在左边碎石路上的是一个少年,约摸十五六岁,身材颀长而清瘦。

  • 句后,&五公子

    车夫说了这一句后,便转过头“叱——”地喝赶着牛,在牛车又一阵晃动后,孙乐怯怯地又开口了,“大叔,你刚才说我这是去给五公子做第十八房小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