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公子递过来灰石,他吃惊地问着:“你认字?”“诺。”他瞟向灰石上面的字迹,上面用石子很清楚地刻着:倒不如请高手专制四副耳饰?其中一副仔细看可看起来非常精美些。把这四副耳饰作为礼物王,到时候特别注意哪一位宠姬耳中所配是最非常精美的耳饰,便提她为王后可也!越看,他的眉头他瞟向灰石上面的字迹,上面用石子清楚地刻着:何不请高手专制四副耳饰?其中一副细看可显得精美些。把这四副耳饰送给王,到时注意哪一位宠姬耳中所配是最为精美的耳饰,便提她为王后可也!。...

五公子接过灰石,他惊讶地问道:“你识字?”

“诺。”

他瞟向灰石上面的字迹,上面用石子清楚地刻着:何不请高手专制四副耳饰?其中一副细看可显得精美些。把这四副耳饰送给王,到时注意哪一位宠姬耳中所配是最为精美的耳饰,便提她为王后可也!

越看,他的眉头拧得越紧,片刻后,他把灰石笼于袖中,点头说道:“还不错,这是目前我收到的最好的计策了。你叫十八姬?”

“诺。”

“退下吧。”

“诺。”

孙乐轻轻地应了一声,转身退去。

她从头到尾都低着头,双眼也没有如昨日那般紧盯着五公子不放。

一直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孙乐才放松紧握的拳头,望着地面对自己说道:“孙乐,你这次表现很好,你没有在他面前失态!”

她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

孙乐直等到砰砰跳动的心恢复了平静,才转身走出了房门。时间不早了,她还在整个西院要打扫。这是三姬对她的处罚,她可不能轻忽了。

西院极大,孙乐一直扫到太阳西下才把整个院子清理干净。而这时她已经累得精疲力尽,恨不得马上倒在床上睡死过去。

可是,她还不想睡,她的头脑一直处于兴奋中,白天时五公子的音容语气还不断地在她的脑海中回复,回复。

这让孙乐有点气恼,也有点无奈。她根本就不能控制自己不去想他。

因此拖着疲惫不堪,摇摇晃晃的身体,她又去井中打了两桶水洗了一个澡。

回到卧房中,望着窗外透过来的明月,孙乐朝外面瞅了瞅,见四处灯火通明,众女的笑闹声不绝于耳,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这里。咬了咬牙,她把身上的麻衣脱了下来,赤着身子在房中打起太极拳来。

这麻衣她只有一件,她又不知道该如何编织,她怕穿得太旧太烂,会招来更多的排斥和白眼。

打太极拳的时候,她的心情终于平静下来,不止平静,而且很悠然。似乎整个天地间,只有她静静地呼吸声,还有那一轮明月。

孙乐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着,反反复复,直到她的心中完全静如止水,直到月上中天,四野俱静,她才再次清洗了一下,躺到了床上。

她在躺上chuang时,也练习着吐纳法。不过这样练一点感觉也没有,甚至还有点微微的心烦意乱。孙乐重重地睡倒在床上,想道:算了算了,这吐纳法又不能使我成仙成大侠,我只需要每天多打几趟太极拳就可以把身体锻炼过来。

三姬显然在西院中还有点威信,第二天九十点时,陈副管家果然派一个男仆把饭菜给送来了。

吃完饭后,孙乐又打起太极拳来。练着练着,她会想到弱儿,想到山上,想到他是不是还站在那里等着自己前去。哎,现在除非得已,她是不敢爬围墙了。那天七姬她们的话可是一点也不轻啊。

这样的日子,一直过去了十天。

这十天中,孙乐过得很平静,一来她住的地方实在太偏,众女除非特意,根本就不会路过这里,二来她长得丑,在众人眼中性格也懦弱不堪,让人连欺负她都提不起劲来。

这一天,孙乐又早早地起来了,打了两三个小时的太极拳后,她已经汗如雨下,来到井水中提了一桶水,她转身便准备回房中去。

可她刚转过身去,身子便僵住了!

刚才在井水中,她匆匆瞟了自己一眼,那一眼,她好象看到自己脸上的坑坑洼洼的颜色淡了些!孙乐把水桶朝地上一放,迅速地回转头来趴到了井水旁。

她刚刚打了一桶水,井水还有荡漾着。

孙乐一边等着井水平复,一边紧紧地握着拳头,她的心跳得飞快。

望着水中破碎的人影,孙乐苦笑地想道:我真是会胡思乱想,这相貌是天生的,哪能这么容易就变好的?再说了,这从井水中看人根本就看不清楚细处,我许是记忆出了错。

想是这样想,她还是静静地等着井水的平复。

十几分钟后,井水已经平静如镜。

这井水处于阴处,只有头顶上淡淡的光透入里面。从井水中看人,实际上已经很清楚了,至少比得上以前在大城市中随处可以看到的玻璃橱窗的清晰度。

井水中的小女孩,双眼明亮了些许,脸上也有了一点红润,对了,那坑坑洼洼好似真的颜色淡了些,深度平复了一些。虽然还是这么丑。

孙乐把头向井中再伸进少许,她要记清楚自己现在的面目,过个十天八天的再照一次,那时就应该知道自己的脸是不是真的在变好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子的笑声尖锐地传来,“哟,丑八怪在照自己呢!哈哈,这么丑的脸有啥好照的?再照也还是让人一看就恶心呢!”

这是七姬的声音。

七姬的声音一落,阿福喝了一声,“七姬!”他的声音中有点不悦。

七姬立马住了嘴,只是用双眼又厌恶又妒忌地盯着孙乐。

孙乐这时早就抬起头来,她见阿福的身后跟了五六个女子,不由诧异地睁大了眼睛。

阿福径直走到孙乐的面前,他的手中抱着一捆东西。

他把东西朝孙乐面前一放,笑道:“十八姬,这里共有麻衣两套,草鞋三双,还有金子三两,全部都是五公子赏给你的。五公子要我跟你说,你的主意为姬府立了功,他很喜欢。”在阿福说了这些话时,站在他身后的众女都冷嗖嗖地盯着孙乐,那目光中的寒意直让她打了好几个寒颤。

孙乐连忙弯腰接过,接过后,她慢慢地把那捆东西打开,把麻衣和草鞋放在一边后,孙乐拿出那三两金子。

她站了起来,冲着阿福微微一福,行完礼后,她把那三两金子当着众女的面捧到阿福的手中,低声说道:“妾身只是碰巧而已。阿福大哥,这银子还请您收起吧,我在这里有吃有住有穿的,根本就不需要用金,如阿福大哥这样成天跟在五公子身后奔波的人才需要它呢。请务必收下。”

阿福呵呵一笑,说道:“这可是五公子赏给你的哦!”他盯着孙乐,徐徐地说道:“而且,这可足有三两金!”

孙乐明白他的意思,三两金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特别是在这个时代,很多普通人一辈子也赚不了三两金!不过她现在拿了只会烫手啊!

孙乐笑了笑,恭敬地说道:“虽然说是五公子赏给妾身的,可要是没有阿福大哥的提点,妾身也想不出那么好的主意来。因此这金子请大哥务必收下。”

她这话一说,阿福不由把眉头一挑。

他意味深长地盯了孙乐几眼,伸手接过那碇金子,点头说道:“看在你有诚意的份上,那我收下吧。”

书评(253)

我要评论
  • 头“叱&又开口

    车夫说了这一句后,便转过头“叱——”地喝赶着牛,在牛车又一阵晃动后,孙乐怯怯地又开口了,“大叔,你刚才说我这是去给五公子做第十八房小妾?”

  • &乐的脸

    几个少女错愕地望着她襟口的牵牛花,她们看了一眼孙乐的脸,又看了一眼那些牵牛花,表情都是不敢置信。

  • ,把手&麻布。

    听到这里,孙乐一凛,她连忙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把手朝小洞处一掀,拉开了半边麻布。

  • 全由巨&望不到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片围墙,围墙全由巨大的石头构成,一眼望不到边。石头围墙外杂草林立,树木掩映。

  • 皱纹横&皮,仿

    那车夫回过头来看向孙乐,他的脸不但削瘦,还皱纹横生,干枯的脸上没有半点容光,不大的眼睛中也没有半点光泽,脸上的皱纹里堆着层层叠叠的老皮,仿佛从来没有认真清洗过一样。

  • ,孙乐&含着一

    那中年人一走,孙乐便怯怯地开了口,“大叔,这是哪里?”她一开口,便发出自己这个身体的声音弱弱的,语气中含着一种怯意,一种卑微。

  • 的时候&音从旁

    就在她低下头想转过弯找人问一下的时候,只听得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五哥哥,她是谁呀?长得这么丑居然还在襟口上插了花?不会是你又弄了一个小妾进来了吧?”

  • 正是我&第十八

    五公子扫了孙乐一眼,淡淡地说道:“不错,她正是我新纳的第十八房小妾。阿福——”他清悦的声音提高了些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