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乐抿着唇,泪水上滚动着,一脸孤独无助地瞅着奚女,期期诶诶地地说:“奚女姐姐,我也不是故意的。”奚女头一扬,又准备好喝骂她时,孙乐已轻声泣道:“奚女姐姐,你长得这么美,又这么很聪明,只要你是男人便会不喜欢你。我很羡慕嫉妒姐姐,我想象姐姐一样吃得又高又壮的,长得像花奚女头一扬,又准备喝骂她时,孙乐已低声泣道:“奚女姐姐,你长得这么美,又这么聪明,只要是男人就会喜欢你。我很羡慕姐姐,我想像姐姐一样吃得壮壮的,长得像花一样,便偷偷地跑到外面挖些草根来吃,姐姐,你别说出去好不好?”。...

孙乐抿着唇,泪水滚动着,一脸无助地瞅着奚女,期期诶诶地说道:“奚女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奚女头一扬,又准备喝骂她时,孙乐已低声泣道:“奚女姐姐,你长得这么美,又这么聪明,只要是男人就会喜欢你。我很羡慕姐姐,我想像姐姐一样吃得壮壮的,长得像花一样,便偷偷地跑到外面挖些草根来吃,姐姐,你别说出去好不好?”

在孙乐看来,自己并没有让人妒忌的地方,奚女之所以会盯着自己,一定是她暗恋着五公子,想在自己身上发泄。

因此她一开口,便是接连几句吹捧的话。

天下的女人,又有哪一个不喜欢被人赞美的?何况孙乐所料不错,她确实暗恋五公子由来已久,现在听到孙乐说自己‘只要是男人就会喜欢’,真是心花怒放。

她瞅着孙乐,这个刚才还让她看了就恶心的丑八怪一下子变得顺眼多了。

松开揪着孙乐的手,奚女头一昂,声音放低了许多,“那,你也是一个可怜人。。。。。。”她的话刚说到这里,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同时,七姬的声音也传来了,“奚女,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听到这里在吵闹?”

七姬的声音一传来,孙乐不由苦笑起来。本来奚女都有了放她走的心思的,现在可好,闹大了,看来这一关有点难过了。

奚女一怔,她马上提高声音说道:“七姬姐姐,我抓到十八姬了,她好大的胆子,才来两天不到就敢翻过围墙到外面去呢。”

奚女一边说,一边转过头对着孙乐喝道:“十八姬,你有话还是跟各位姐姐解释吧。”说罢,揪着她的袖子便向前面拖。

孙乐轻轻地挣开奚女的手,低下头说道:“不劳姐姐带路,我自己走吧。”

说罢,她几个碎步便走到了奚女的前面。

两女一会便来到了孙乐木屋前的院子里。

院子中,七姬和三四个清丽的少女正在那里聊着天。看到她们出来,众女同时住了嘴。

七姬转头看向站在中间的一个二十来岁,圆脸丰润白皙的,孙乐以前没有见过的少妇说道:“三姬姐姐,十八姬胆子可真是不小啊,才两天不到她就敢偷溜出府。她这是还小,还不至于偷汉子。可要是长大了还这样,那姬府的面子可就丢光了。你说这事怎么处理的好?”

好大一顶帽子啊。

孙乐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足尖,暗暗心惊。

三姬看向孙乐,皱了皱眉头,迟疑一会说道:“这事确实有点严重,来人啊,去叫陈副管家过来一下。”

“是。”奚女应声就走。

孙乐知道陈副管家一来的话,事情就闹大了。她当下连忙抬起头来,眼泪汪汪地瞅着几女,泣道:“几位姐姐,我,我实在饿得不行了,我想弄点吃的,我只是出去挖了一些草根吃啊。”

众女眉头微皱,三姬手一挥,叫道:“奚女且慢去。”

叫住奚女后,她盯着孙乐说道:“一直没有人给你送吃的来?”

孙乐连连点头,泣道:“我好饿。”

三姬和众女相互看了一眼,最后三姬说道:“既然是这样,那就不能怪你了。奚女,你去跟陈副管家说一声,就说十八姬的那一份饭菜要按时送到。不过十八姬,这种事你完全可以问我们的,”在三姬说到这里的时候,七姬的脸皮跳了跳,她紧紧地盯着孙乐。孙乐自是不会反驳,她只是低着头,一脸乖巧听话的样子。

这时,三姬继续说道:“你不但不问,还胆敢爬墙外出,这也不能轻饶,这样吧,今天晚饭你就别吃了,这整个西院你也清扫一遍。要是还有下一次的话,我可要把你交到祠堂去受家法了!”

孙乐连忙应道:“是。”她身子矮了矮,以无比感动的声音叫道:“谢谢三姐姐,谢谢各位姐姐。”

正在这时,一阵娇媚的笑声传来,笑声中,一个娇嗔地女子声音传来,“五公子,姐妹们一直等着你来呢,你也到西院坐坐嘛。”

声音娇嗔,柔媚入骨,那语气中含着无尽的期待。

随着那女子的声音传来,站在孙乐面前的众女齐刷刷地转头看向声音传来处,只是一眨眼间,众女的脸色都变得娇羞可人,双眼也是明亮之极。

众女望着那声音传来处的眼神是那么的明亮,那么的渴望,那么的期待,直是相思入骨的模样。

孙乐静静地望着喜形于色,又是紧张又是无比欢喜,一时有点手足无措的诸女,心中不由一苦:怪不得昨天他对上我的眼神会这么厌恶,这么多女人都期待他的到来,苦苦地爱恋着他啊!孙乐啊孙乐,你一定要记住你的本份,你切不可成为她们中的一员!切切不可!就算你真地放不下了,爱上了忘不掉了,你也不能表现出来!就让它埋在你的心里随时间流逝吧!总有一天它会化成烟灰的!

想着想着,她已低于下头来。

而这个时候,众女已经相互看了一眼,转身向外走去。

众女刚走了十几步,她们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颀长而清冷的身影。五公子与阿福还有另外一个男仆,正在三个女子的筹拥下向这边走来。

五公子一出现,众女便同时脚步加快,她们小碎步来到五公子的前方不远处,同时一福,娇声叫道:“五公子好。”

直到这时,孙乐才注意众女对他的称呼,她不解地想道:怎么叫得这么生疏?不是应该叫郎君啥的吗?

这个念头在她的心中只是一闪而过。孙乐见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脚步向后退了退。就在她退出几步时,五公子抬起头来,目光朝她的方向瞟过来。

也不知他有没有看到我?孙乐暗暗想道。她这个时候已经不敢退下了,她可不想再引人注目了。

她低下头,小碎步走到七姬等人身后,和她们一样微微蹲下,不过在众女痴痴地望着五公子的时候,她是静静地望着地面的泥土。

书评(351)

我要评论
  • 头构成&边。石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片围墙,围墙全由巨大的石头构成,一眼望不到边。石头围墙外杂草林立,树木掩映。

  • &,露出

    自己的脚上着的是一双草鞋,露出来的几个脚趾透着青紫,倒是洗得很干净。

  • 声长喝&他转向

    车夫一声长喝,把牛拉住后跳下了牛车。他转向孙乐,朝着那小拱门一指,说道:“丫头你进门吧,大叔送到这里便不能进去了。”

  • 幼,而&个五公

    望着那道拱门,孙乐咬牙想道:管它呢,我先进去再说,我这副身体不但年幼,而且营养不良,想来那个五公子也不会有性趣!

  • ,极力&地把心

    正是这抹厌恶,使得孙乐终于掌握了自己的神智,她迅速地低下头来,极力地把心底涌出的苦涩压下去。

  • 那怯怯&”

    看到他跳上牛车就走,孙乐心中一急,她那怯怯的声音终于提高了些许,“大叔,我,我怕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