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陶锅和盐,一切就简单的了。孙乐如前天那样,用两块石头架在两旁,把陶锅放到中间,再用扶老留在的火石把火打燃,便边加柴边等着喝汤了。火花腾腾地持续燃烧着,孙乐静静地他望着火苗发着呆。弱儿坐在她的旁边,悄悄地上下打量着她。看了好一会后,他突然间地说:火花腾腾地燃烧着,孙乐静静地望着火苗发着呆。。...

有了陶锅和盐,一切就简单了。孙乐如昨天那样,用两块石头架在两旁,把陶锅放在中间,再用扶老留下来的火石把火打燃,便一边加柴一边等着喝汤了。

火花腾腾地燃烧着,孙乐静静地望着火苗发着呆。

弱儿坐在她的旁边,悄悄地打量着她。看了好一会后,他忽然说道:“丑八怪,要是你的脸上的坑坑洼洼都没有了,我就娶你为妻!”

孙乐正在出神,听到弱儿的话不由吃了一斤,她转过头来对上弱儿晶亮的大眼睛,他的表情是那么认真,好象他刚才所说的话是想了很久后做出地决定,好象他一旦决定了便再不动摇一样。

孙乐对上他坚定的神情,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冲着弱儿皱了皱鼻子,做了一个鬼脸,“那,是做你的正妻呢还是小妾?”

弱儿在对上她的鬼脸时,小脸涨得通红,他双眼中怒火腾腾,很是为她的不庄重着恼。不过他的怒火还没有发出,便听到了孙乐这一句问话。

弱儿把头一昂,朗声说道:“当然是娶你做正妻,做小妾的话,你就算一直这么丑我也能纳的。”

说到这里,他看到孙乐忍俊不禁的模样,不由眼睛睁得老大,盯着她很认真地说道:“其实我也不是嫌你丑,只是你如果做了我的正妻,那就会有很多人注意你的长相,会整天在我的耳边叽叽喳喳,所以你一定要变好看点我才能娶你做正妻。”

听听这话,好似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一样。

孙乐转过头来,背对着弱儿吐了吐舌头,眦牙裂嘴地笑了几声。这小家伙那表情实在太庄重了,她都不敢当着他的面发笑了。

她顺了几口气,把笑意全部压下后才转过头面对着弱儿。对上弱儿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孙乐忍不住又是嘴角一弯。

她伸出手,朝弱儿的头上拍去,那手刚伸到一半,弱儿的大眼睛中便添了几分愠怒,他怒气冲冲地盯着她的手,那眼神仿佛在说:你有本事就拍拍我的脑袋试试?

弱儿一庄重起来,还真有点威严。孙乐暗中一笑,那手拍上了他的肩膀:“那好,弱儿可要记住你说的话哦,姐姐会努力长得漂亮一点,到时脸上干净了就通知你来娶我。”

孙乐的声音中藏着笑意,眼睛都弯成一线了。

弱儿不满地轻哼了一声,转而严肃地点了点头,“我会留意你的,到时不用你来通知。”

“哈!”

孙乐又忍不住了,噗哧笑出声来。她刚一笑,弱儿的脸便是一拉。孙乐连忙转过头盯着陶锅,哇哇叫道:“哎哟,终于要熟了呢,好香啊。”

陶锅中泥鳅和山药的清香扑鼻而来,碗中的水也在咕咕地沸腾,看来是真熟了。

只有一个陶锅,两个人还挺不好分的。孙乐攀到二百米远的树林间,从那里摘了二片树叶来。这种树叶她不识得,它有点像荷花,叶子虽然只有荷叶的五分之一那么大,不过它与荷叶一样,水滴盛到上面会四处滚动。

摘了树叶后,她顺便带弄了几根草茎,这些草茎有点像竹子,小小的筷子大小,里面是实心的,同时她还捡到了半片竹子,这些都是很容易洗干净的东西,在溪水中一过便可以用了。

来到火堆旁,孙乐递了一片树叶给弱儿,再每人分了两根草茎。望着瞪着自己的弱儿,孙乐笑眯眯地说道:“学我的样子吃就可以了。”顿了顿,她又说道:“你要是等得及,那就等我吃了后你就着陶锅吃。”

弱儿把树叶和草茎丢了,说道:“我用陶锅。”

孙乐早就等不及了,她用那半片竹子盛了一点汤水放在树叶中,轻轻地啜吸起来。

还真是香啊!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脸丑脸眉开眼笑着。她以前从来不知道,汤可以这样的鲜美。哎,明明到这里不过两天,她却像过了几个世纪一样,好象几个世纪都没有吃过这种汤一样。

孙乐大口大口的吃着,汤里面的山药和泥鳅她也挟了一半。在一阵阵清香扑鼻中,弱儿转过身背对着孙乐,孙乐一瞅,哈,这小子在那里不停地吸着口水呢。

孙乐实在是谗了,三不两下便把汤解决了一半。站起身来,她拍了拍圆滚滚的小肚子,冲着一直背对着自己的弱儿说道:“弱儿,剩下的汤都是你的哦,你解决吧,我要回去了。我走了哦。”

她一边挥手,一边沿着原路走回,弱儿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忽然提着嗓子叫道:“你明天还会来吗?”

“会呢。”孙乐的笑声远远地传来,“我在那里没饭吃,当然会来呀。”

也许是吃饱喝足了,今天的孙乐觉得精神多了,一直走到围墙边上都只休息了一次。她来到昨天放好石头的地方,伸手一攀,便小心的踩着缝隙骑上了围墙。

“扑通”一声,孙乐终于稳稳地落在了院子里。

她刚走出两步,一个女子的声音便从左边传来,“哟,快瞧瞧,才来了一天不到呢,就学会爬墙了,我说丑丫头,你好大的胆子啊!”

女子的声音很清脆,也很响亮,远远地传了开去。

孙乐慢慢地回过头,对上了奚女清秀的脸。

奚女大步走到她面前,围着她转了一圈后,啧啧说道:“哟,哟,好好的新衣给你弄成这个样子了?鞋子也破了?好你个丑丫头,真看不出你人这么丑,胆子却不小啊。”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揪着孙乐的袖子朝院子中走去,“走,跟我去找各位姐姐评评理!”

孙乐望着她紧紧地揪着自己的袖子的手,很想把它给甩下来。可是她不能这样做,奚女明显对她怀有敌意,她不能使得自己以后再也没有安宁之日。

奚女重重地扯了几下,却没有扯动孙乐,不由转过头来怒道:“怎么,你敢不去?”她的话音一落,便看到孙乐的眼睛中泪花滚动。

书评(116)

我要评论
  • 人一走&发出自

    那中年人一走,孙乐便怯怯地开了口,“大叔,这是哪里?”她一开口,便发出自己这个身体的声音弱弱的,语气中含着一种怯意,一种卑微。

  • 了望那&说道:

    孙乐还是双眼一抹黑,什么也没有弄明白。她望了望那旁边都是杂草丛生的拱门,怯怯地说道:“大叔,我,我这就进去啊?”

  • 出孙乐&身而起

    这个念头一涌出孙乐的脑海,她象忽然警醒了一般,整个人翻身而起,双手抚上脸颊,继而眼睛看向身体。

  • 浮出了&难道说

    嗡嗡一阵空鸣中,一个念头浮出了孙乐的脑海:难道说,我是穿越了?

  • 对,这&,这一

    对,这不是我的感觉,这一定不是我的感觉!对,这是这个身体的感觉!

  • 得移开&胸口依

    孙乐虽然这么想着,可她的心依旧“砰砰”地跳得飞快,她的眼睛依旧不舍得移开,她的胸口依旧酸甜中夹着微苦!

  • 洞中透&进来。

    孙乐眨了眨眼,看到一丝光亮从左侧麻布开的小洞中透进来。我这是到了哪里?

  • 抹厌恶&下头来

    正是这抹厌恶,使得孙乐终于掌握了自己的神智,她迅速地低下头来,极力地把心底涌出的苦涩压下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