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边想,边蹲下身来又挖起山药。她前天挖山药时把附近的泥土弄松了不少,这一次挖就很容易多了,不需要半个半小时,一丛山药都被她弄了出。望着被扯断的山药流入的白又嫩的汁液,孙乐咽了一口口水,她真的饿了,真恨严禁洗也不洗就把它活吞一直这样。孙乐跑去二百她昨天挖山药时把附近的泥土弄松了不少,这一次挖就容易多了,不用半个小时,一丛山药都被她弄了出来。。...

她一边想,一边蹲下身来又挖起山药。

她昨天挖山药时把附近的泥土弄松了不少,这一次挖就容易多了,不用半个小时,一丛山药都被她弄了出来。

看着被扯断的山药流出的白嫩嫩的汁液,孙乐咽了一口口水,她实在饿了,真恨不得洗也不洗就把它生吞下去。

孙乐跑到二百米开外的水塘边,把几根山药细细地洗干净。

当她剥着山药直接生啃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孙乐头也不回就笑道:“来了啊,快点吃吧。我两餐都没有吃到盐了,口里淡淡的。”

走来的正是弱儿,他小心地瞅了一眼孙乐,见她表情自然,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心中不由又松了一口气,又感觉到一丝不满。

弱儿不满地轻哼一声,走到她面前捡起地上的山药啃了起来。

啃了一节后,弱儿扭过头看也不看孙乐一眼,径直自言自语地说道:“说了网鱼去的,也不知道去不去呢。”

孙乐侧头朝他一瞟,正好弱儿也悄悄地转头来看她,四目相对,弱儿迅速地把头一扭,扭过头去还不算,他还从鼻子中重重地“哼”了一声。

孙乐一见他这个别扭劲,不由又想笑。她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一直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弱儿这个样子,却总是让她感觉到亲切,总让她想到,如果自己有一个弟弟,一定就是弱儿这个样子。

今天这一丛山药,两人只吃了三分之一不到便饱了。其实也不是饱了,主要还是味道太淡太涩,让人不想吃了。

孙乐把山药拢在一起收好,拿起昨天用麻织好的鱼网走入水塘。

弱儿腾地冲出几步,一直蹿到她的身后,他右手一伸,便把她手中的鱼网抢到了手中。望着这密密麻麻尽是小孔的鱼网,他好奇地翻来覆去地看着,看了一会,他伸手朝水中一掏。随着“哗哗”的一片水声,弱儿不解地问道:“这个怎么样?”

孙乐嘿嘿一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个很容易烂,得小心一点用才好。”

她接过弱儿手中的鱼网,走到水塘的下流处,把鱼网靠着水塘底一放,她一边倒退一边掏了起来。

弱儿一直紧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一次又一次地把鱼网拿出,把网里面的水草和烂泥扔出,又重新放下去。

当孙乐掏到第四把时,鱼网的烂泥中出现了两条泥鳅!

孙乐嘿嘿一笑,伸手把这两条泥鳅扔到了岸上,继续掏了起来。

弱儿跑到岸边,拿起这两条脏兮兮的泥鳅,不解地问道:“这是什么呀?”

“这是泥鳅,可好吃呢。”孙乐笑眯眯地说道:“我一直担心这里网不到鱼,现在好了,鱼虽然没有网到能网到泥鳅也不错呢。”

说到这里,她吞了一下口水,叹息道:“要是能弄一点盐就好了。”

说话的时候,孙乐又扔了两条泥鳅上去,弱儿拈起这几条活蹦乱跳的泥鳅,实在不相信这种东西怎么能吃。

他听到孙乐第二次提到没盐,便接口道:“我家里有盐呢。”

孙乐闻言连忙转过头来看向弱儿,她努力地露出一个和善的笑脸,“好弱儿,你帮我弄一点盐来吧,最好还弄一个陶锅来。”

陶锅她那木屋中也有,不过弱儿既然准备回去,那不如一起弄来好了。

弱儿听到她叫得这么亲密,小脸刷地涨得通红。他梗着脖子,提高声音叫道:“别叫我好弱儿,难听!”顿了顿,他又补充道,“丑八怪,你笑起来难看死了!”

这后面一句就有点重了,孙乐脸一沉,转过头不去理他。

弱儿话一说出口,自己也有了一点悔意,见她生气了,嘴唇动了动,好几次准备说话,却又收了回去。他扁着嘴唇瞅着孙乐,见她久久都不朝自己看上一眼,身子一转便冲了出去。

孙乐听着他的脚步声离得远了,才把左手在旁边的干净水中洗了洗。她伸手抚上自己的脸,塘水既浅也不清澈,看不清自己的面容。可孙乐根本不用看也清楚地记得那天早上在井水中浮现的倒影,清楚地记得那张脸是多么的丑陋!

她以前虽然不是美人,好在也清秀可人,哪里想得到这一穿越后居然摊上了这么丑这么弱的身体?

孙乐伸手抚着脸上的疙疙瘩瘩,苦涩地嘟囔道:“真是丑八怪呢,这笑起来肯定是难看!可恶的小孩,你干嘛一定要说出来呢?”

她伸手在水中重重地一拍,荡漾的浑水中,她仿佛看到了那张宛如明月般清冷而俊美的面容。呆呆地望着水面,孙乐半天才苦涩地低语出,“你怎么又想着他呢?孙乐啊孙乐,人只有知足才能快乐!那种遥不可及的人还是不要想了,人生苦短,没有必要把自己往苦水里逼啊!”

她直到现在,还是认为自己对五公子的好感来得太快,太不可思议。她从来便不是那种相信一见钟情的人,她对于这种不可思议的感情的唯一的解释便是,这种感情是她这个身体的意识,一定是!

池塘很小,加起来也不过是二十平方米左右。它的上游有一道小小的溪流,水都是从那里流进来的。

这二十平方米的池塘,她足足用了一个小时才掏了个遍。鱼虽然只掏到了一条指头大的,泥鳅却有二十来条。

孙乐把泥鳅一一洗干净时,弱儿的脚步声又传来了。

孙乐头也不回,不一会,弱儿便走到了她身后,“给!”他粗声粗气地把一只陶锅塞了过来,孙乐伸手接过,拿开盖子一看,里面果然有一小勺子大小的盐粒。

这可是好东西啊!

孙乐心中一喜,便对着弱儿笑道:“快点生火,我给你弄碗泥鳅汤喝,记得在煮得汤水沸腾的时候把盐放进去,熟得差不多了再放山药片。”

她一边说,一边忙活起来。弱儿久久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孙乐忙了半天见他没有跟上,便回过头问道:“弱儿,你干嘛不过来?”

弱儿把头一抬,他认真地看着孙乐,咽了一口口水,讷讷地说道:“你,你笑的时候不丑!”

原来他还掂记着这件事。

孙乐心中一暖,冲着弱儿嫣然一笑,“我知道啊,从心里发出的笑是不会丑的啊。”

弱儿怔怔地望着她的笑容,直到孙乐转过头去了好一会,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在他少年的心田中,一个念头涌出脑海:她刚才这么一笑,一点也不丑,还很好看呢。

书评(162)

我要评论
  • ,甜美&。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甜美而清脆,与孙乐这个身体低暗卑怯的声音实是天差地远。

  • 一丝光&到了哪

    孙乐眨了眨眼,看到一丝光亮从左侧麻布开的小洞中透进来。我这是到了哪里?

  • 见到过&心怎么

    孙乐在痴呆中分出一缕神智惊愕地想道:不过是一个美少年而已!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在电视里面见到过,我的心怎么能跳得这么快?

  • &孙乐本

    孙乐本来性格有点内向,此刻对上几双灼灼打量的目光,不免有点不自在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