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终练到太阳东升,大家都起了床,孙乐才抽回拳势。这一次她整整练满了四个小时,与昨天像,她的身体一点儿也也没觉得到疲倦,仅有肚饿难耐。她原本想立刻就到山上的树林中去再挖些山药食用,但是转眼间一想,但是先确认会会有人特别注意到自己反正。便咬了一咬牙忍着她本来想马上就到山上的树林中去再挖些山药食用,不过转眼一想,还是先确定会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再说。便咬了咬牙忍着饥饿,到地坪里扯起草来。。...

一直练到太阳东升,大家都起了床,孙乐才收回拳势。这次她足足练满了三个小时,与昨晚一样,她的身体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疲惫,只有肚饿难耐。

她本来想马上就到山上的树林中去再挖些山药食用,不过转眼一想,还是先确定会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再说。便咬了咬牙忍着饥饿,到地坪里扯起草来。

她的这间小木屋虽然偏远,不过那些呆在院子里的女人们本来便闲着无事。在孙乐扯草地这二个小时中,时不时的有在嘴上涂着通红的胭脂的女人经过。这些女人对上孙乐丑陋的面容时,都是一阵嘲笑。

直忍到上午十点左右,孙乐感觉到自己饿得前胸贴后胸了,便趁人不注意又向后院溜去。

孙乐捂着绞痛的胃部,熟门熟路的来到山上。当她快到山药丛中时,正好看到一个小孩孤零零的背影。

是弱儿!

小男孩正蹲在山药丛中,有一下没一下地扯着藤蔓,那瘦弱的身影从背后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可怜。

孙乐在不知不觉中放慢了脚步。

她悄悄地走到弱儿的身后,从侧后方伸头朝他瞅去。

弱儿撅着嘴,长长的睫毛扑闪着,那小鼻子皱成一团,小嘴右角上却沾着一团泥。不对,不止是小嘴上沾了泥,他的脸上东一块西一块的也尽是泥土。那沾满泥土的样子配上他黑亮的扑闪的大眼睛,倒颇有几分可爱。

还是一个孩子呢。

孙乐心中一软,她放慢脚步,一直走到弱儿的身后。就在突然间她的小手一伸,紧紧地捂着了小男孩的眼睛。

就在小男孩吓得一动不动,全身绷紧时,孙乐粗声粗气地叫道:“猜一猜我是谁?”

她的声音一传出,小男孩明显地松了一口气,他吐出粗气,伸手把孙乐的双手一掰,稚气的声音中带了两分怒气,“丑八怪,你吓到我了!”

他这一声怒喝,倒有几分威势,把孙乐给骇了一跳。不知不觉中,她的双手已经松开了。

弱儿刷地一身回过头来盯着孙乐,他的眼睛瞪得很大,小脸上怒气腾腾,孙乐先是一惊,接着却差点笑出声来。原来小家伙鼻尖上滴着一点泥土,那泥土正随着他的表情要掉不掉地摇晃着。

弱儿见到孙乐居然还在笑,当下火气更大了,他使劲地瞪着眼,努力地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更可怕。可是这样的表情配上那点泥土,哪里还有半分威势?

孙乐忍着笑,禁不住伸出手抚向他的小脸。弱儿脑袋一缩避了开来。孙乐的左手跟着伸出,两只手同时按上他的肩膀把他定在当地,弱儿努力地瞪大眼,叫道:“你要干什么?”

他的叫声刚刚传出,声音便哑了火,孙乐的右手已摸上他的小脸。

伸出食指拭去他鼻尖上的泥土,孙乐手一侧,用掌心摸向他的左脸颊,再把那靠近耳垂处的泥土小心地拭去。

孙乐的动作温柔而细心,看向弱儿的表情中也淡淡地带着笑,这样的表情,这样的动作,弱儿这一生又哪里遇到过?一时之间,他直觉得眼前的丑丫头突然变成了记忆中的母亲,想象中的姐姐,竟然是如此的让人心暖。

不知不觉中,弱儿已痴了。

孙乐小心的用手帮他擦着脸上的泥土,擦了一会后,她的手已经脏了,孙乐便把袖子扯出,再帮弱儿把脸上剩下的泥土全部擦去。

不一会孙乐松开手,端详着弱儿的脸笑道:“好了,总算干净了。”

刚说到这里,她的肚子咕噜噜地叫了起来。那叫声让孙乐的脸红了红,她冲着正朝自己翻着白眼的弱儿笑道:“我肚子饿了,你也饿了没有?我们来挖山药吃吧。”

孙乐转过身,拿起昨天放在这里的石锄,又使劲地挖起泥土来。

孙乐先砍去山药的藤蔓,她一边挥汗如雨地砍着,一边冲着弱儿说道:“弱儿,呆会我们去网鱼去。”

“网鱼?”弱儿的大眼睛里光芒闪动,他好奇地问道:“什么叫网鱼?”

孙乐嘿嘿一笑,“呆会你就知道了。咦,你还站在那里干嘛?跟我一起扒泥巴啊,我的肚子可饿得直痛呢。”

“哦。”弱儿应了一声,跑到旁边的山药前蹲下来,抓着一把藤蔓就向上扯了起来。可哪里知道他用力过大,随着“滋——”地一声藤蔓断裂,弱儿一个收势不住,整个人朝后一倒,“扑通”一声倒在地上还翻了两个滚。

当弱儿站起身来时,他刚擦干净的小脸上又是沾满泥土。他傻呼呼地看着孙乐,嘴唇抿成一线,小脸气得通红,那样子还真是倔强得可爱。

孙乐强忍着笑意,她迅速地转过头,生怕自己一个笑出声来又会恼了这个易怒的小老虎。

弱儿一看到孙乐的模样,便知道她又在笑了,他的小脸涨得更红了,扯着脖子,他尖声尖气地叫道:“你笑什么?不许笑!”

孙乐吞下笑意,她板着脸转过头看向弱儿,严肃地点头应道:“好,我不笑!”

可她这个样子,却比笑更让弱儿着恼。弱儿嘴一扁,恨恨地瞪了她一眼,忽然身子一转向山坡上冲去。

望着他兔子一样的身影,孙乐忍着笑摇了摇头,回头望着那被扯断的藤蔓,她忽然有了一点疑惑:这弱儿也是穷人的孩子,怎么一副从来没有干过农活的样子?而且他的手虽然瘦小,却白皙无茧,难道扶老从来就不让他干活的吗?

书评(154)

我要评论
  • 我的感&,这是

    对,这不是我的感觉,这一定不是我的感觉!对,这是这个身体的感觉!

  • &我这是

    孙乐眨了眨眼,看到一丝光亮从左侧麻布开的小洞中透进来。我这是到了哪里?

  • ,是属&十一二

    直过了好一会,孙乐才再次睁开眼来。这一睁开眼来,见到的,抚到的,依旧与刚才一样,是属于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的身体,而不是她自己的!

  • 来性格&有点不

    孙乐本来性格有点内向,此刻对上几双灼灼打量的目光,不免有点不自在起来。

  • 方向赶&去。

    车夫一口气说到这里,便不再停留,“叱——”地长喝一声,便拉着牛车向西侧门方向赶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