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乐在这山上一呆是大老半天,为的是自己的肚腹之欲。现在的肚子填饱了,她又难免有点儿怕那些针对她的人会故意地挑差错了。边急急地向回走,孙乐边暗想:从扶老的口中也可以获知,外面的人普普通通也没饭吃,也没穿衣服,要不然的话,我还真想离开了这里。一想起离开了,一边急急地向回走,孙乐一边想道:从扶老的口中可以得知,外面的人普通没有饭吃,没有穿衣,不然的话,我还真想离开这里。。...

孙乐在这山上一呆就是大半天,为的就是自己的肚腹之欲。现在肚子填饱了,她又不免有点担心那些针对她的人会故意挑差错了。

一边急急地向回走,孙乐一边想道:从扶老的口中可以得知,外面的人普通没有饭吃,没有穿衣,不然的话,我还真想离开这里。

一想到离开,孙乐的眼前不由一晃,姬五公子那俊美而冷漠的脸便出现在她的脑海中。使劲地甩了甩头,孙乐把那张脸,连同随之而来的怅惘和苦涩一边挥出脑海。

来到围墙处,很简单便找了两块大石头码起,孙乐刚吃饱了山药,力气大了不少,那二米高的围墙她踩了几下,便翻骑了过去。

孙乐一进入姬府的院落里,便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幸好,还很安静,只有不远处有说话声传来。

她缩手缩脚地来到自己的木屋后面,又竖耳听了听,在确定没有人后,她轻吁了一口气,蹑手蹑脚地走向木屋前面。

木屋还是老样子,里面空空荡荡,外面冷冷清清,根本就没有人来过。孙乐完全放下心来。

现在正是太阳西沉,晚霞满天的时候,这里的天空特别清澈,也特别高旷,孙乐这一放下心,便伏在椅子上喘息起来。

她虽然只走了这么远,可这个身体的底子实在太薄了,坐了好一会心跳还在砰砰地乱跳,手脚也有点发软。

孙乐看了看自己小小的手脚,暗暗想道:我这么一副痨病鬼的样子,也不知是怎么救出他的?这个身体好就是根本,不行,我得加紧锻炼一下。

想到做到,她马上跑到那侧房的土床上,双脚盘起,双手合于胸前,按照刚才扶老所说的,那个她早就熟背如流的吐纳之法冥思起来。

直过了半个小时,孙乐才睁开眼来。纵身跳下炕,孙乐揉着坐麻了的双脚嘀咕起来,“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哎,我也太性急了,像这样的吐纳之法靠的就是年深月久的坚持,我这么一下怎么会有效果呢?”

想到这里,她又跳下床再次盘膝吐纳,这次坚持了四五十分钟,当她再睁开眼时,外面已只有蒙蒙的光亮。

这样坐在盘上啥也不想,只是呼啊吸的,实在有点无趣,孙乐甩了甩手脚,慢慢走出房门看起风景来。

天空中,一轮圆月淡淡地挂在树梢上,一阵嘻笑声越来越近,嘻笑声中伴着十几个火把,看来她的那些所谓的姐姐们都回府了。

孙乐一想到她的姐姐们,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她连忙跑回房中。

几间房,只有那间卧室窗户甚大,而且正对着东方,圆月的银辉虽淡,却还是清楚地透过房间中。

孙乐在房中走了几步后,又为自己这个身体发起愁来。她忽然想道:我可以跑步啊,对了,我还可以打太极拳,这些都是锻炼身体的好法子。至于那个吐纳之法,以后我每天睡觉前做一二个小时便可以了。

她想到这里,心中大是一松,身子一动,便在房间中小步地跑了起来。

一圈,二圈,三圈,四圈。。。。。。十圈。

房间很小,跑了十圈也不过过去了几分钟,可就这么几分钟,孙乐的这个身体就开始双脚乏力。

她咬了咬牙,站在原地慢慢地的打起太极拳来。

二十四式太极拳,孙乐前身是经常练习的。这运动慢悠悠的,打起来不费力,打完之后却能让人出一身大汗,很是适合她现在这副身体使用。

就这样,她一直把二十四式翻来覆去的练了三遍后,天空中的圆月已是越来越明亮,而她前面的那些木屋里更是喧嚣声不断传来。

那些嘻笑声,不断地飘到孙乐的耳中,让她总是忍不住去倾听,忍不住心中怅惘。

孙乐重重地甩了甩头,把自己脑海中浮出的纷乱的思绪给甩开,重新又打起太极拳来。

当她打到第七遍时,整个人又开始虚脱了,她的眼睛发花,额头汗如雨下,手脚也是软趴趴地恨不得坐倒在地。

孙乐咬了咬牙,暗暗想道:不行,我不能听任这个身体来支配。我一定要把它锻炼过来。

想是这样想,她还是坐在床上休息了一会。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感觉到手脚又有了一点力气,孙乐又打起太极拳来。这太极拳不像吐纳之法那样枯燥,也不像跑步那样容易疲累,她准备全心全意用它来锻炼身体。

又练了三遍后,孙乐暗暗想道:我记得以前看杂书时,上面提到过在很疲惫的时候可以吐纳,呆会我就这样做。

刚这样想着,一个念头浮出她的脑海:既然这样,那为什么我不在打太极拳的时候配上那吐纳之法呢?

这个念头一浮出,孙乐的心便兴奋起来。

当下,她收拳重新起势,然后在伸臂时,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一呼一吸。

太极拳配上吐纳之法,这事想起来简单,可做起来也不容易。很多时候她不是忘记了呼吸就是忘记了动作。更有一些时间她在伸臂环抱时强行按照那个吐纳法来时,胸口会出现堵闷感。

不过孙乐这个时候正感觉无聊透顶,巴不得有一些事情可以打发时间。当下,她还认认真真在研究起来。

幸好不管是太极拳,还是这呼吸之法,性质都十分温和,孙乐在反复打了十来趟后,也渐渐地摸出了门路来了。

这门路一找到,孙乐顿时大为欢喜。当她又把太极拳二十四式练了五遍时,已大约知道了怎么做自己才最舒服。

这种感觉确实是舒服,当呼吸和拳路配上时,她整个人都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轻松而自在。本来练了这么久,早就疲惫不堪的身体也在这种舒服的感觉中,慢慢地得以恢复。

居然可以不用休息体力也得到了恢复?

孙乐心中大喜过望。

当下,就着外面的明月,她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那吐出的均匀的呼吸声在暗室内静静地响起。

孙乐一直练习,一直练习着,直到月亮挂上中天,四野的人语声狗吠声渐渐止息,直到四野俱静,她还没有停下来。

这种舒服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孙乐实在有点舍不得停下动作。

这一次,孙乐直坚持到子夜时分,肚子开始咕噜噜地叫得欢了才停下动作,在井中打了一点井水胡乱冲了一个流水澡后,爬到床上睡了起来。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孙乐便起了床,她还掂记着那练太极拳时的美妙感觉呢。稍稍梳洗罢,她便在木房外面的土坪里锻炼起来。

清晨天地间一片澄澈,孙乐每吸起一口气,都感觉到空气是如此的鲜美清新,在吸气呼气的循环中,她有一种自己正在把体内的浊物逐渐排出的错觉。

书评(272)

我要评论
  • 幼,而&不良,

    望着那道拱门,孙乐咬牙想道:管它呢,我先进去再说,我这副身体不但年幼,而且营养不良,想来那个五公子也不会有性趣!

  • 一个人&?对,

    这一看一抚,她便把双眼紧紧地给闭上了:一定是幻觉,一定是!我怎么可能突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我一定在做梦!

  • &“五哥

    “五哥哥,她是不是你新纳的小妾啊?五哥哥你说呀。”女孩娇嗔的声音再次传来。

  • ,这一&体的感

    对,这不是我的感觉,这一定不是我的感觉!对,这是这个身体的感觉!

  • 我,我&”

    看到他跳上牛车就走,孙乐心中一急,她那怯怯的声音终于提高了些许,“大叔,我,我怕呢。”

  • 这个念&体。

    这个念头一涌出孙乐的脑海,她象忽然警醒了一般,整个人翻身而起,双手抚上脸颊,继而眼睛看向身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