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对你而已一时之间很新鲜而已,迅速你便会跟别的女人一样被毫不手下留情的被抛弃。”饮泣顿了好久,终于等到说了一句话,接着后转身离开了。齐欢呆呆地地望着饮泣的背影,她说的真的是墨夜?在墨府呆了近三个月,齐欢终于等到有些按捺不住了,么墨夜不明白自己神秘失踪么,为什么迄今都齐欢愣愣地看着垂泪的背影,她说的真的是墨夜?。...

“他对你只是一时新鲜而已,很快你就会跟别的女人一样被毫不留情的抛弃。”垂泪顿了好久,终于说了一句话,然后转身离开。

齐欢愣愣地看着垂泪的背影,她说的真的是墨夜?

在墨府呆了近三个月,齐欢终于有些按捺不住了,难道墨夜不知道自己失踪么,为什么至今都没有来找她?虽然他爹至今还

书评(311)

我要评论
  • 满了天&泼大雨

    午后原本还热得让人忍受不了的天陡然变了脸色,滚滚乌云遮满了天空,一阵电闪雷鸣之后,瓢泼大雨倾泻而下,将一切的躁热全部浇熄。

  • 多了,&音不由

    “我看宋家就是缺德事儿做多了,那个鬼多半是柳二娘,啧啧,你也不想想,她当年死的多冤枉。我看宋家这次还不得被她闹个绝根。”李婶撇撇嘴声音不由得高了起来。

  • 上,暗&起跟着

    冲完凉之后,齐欢心满意足地将一旁的白色大号“浴巾”裹在自己身上,暗自庆幸还好自己穿越过来的时候连带着自家的大床单一起跟着穿了。

  • 时镇东&小小三

    不过此时镇东的宋家大院里就显得有些安静,宋家老老小小三十多口人全都神情萎靡地围坐在大厅里,仔细一看坐在当中的宋老爷更是顶了两个浓重的黑眼圈。

  • &整个镇

    未出阁的姑娘跟个男人鬼混,并且还被人给看见了,不多久这事儿就传遍了整个镇子。柳家老爷子一时气不过一命呜呼。

  • 梧桐树&斑,知

    灼热刺眼的阳光透过稀疏的梧桐树,在青塘镇长着班驳青苔的石板路上透过星星点点的光斑,知了贴在树干上撕心裂肺地叫着,让人听着无由来地感到一股烦躁。

  • 头顶上&女主都

    摸了摸头顶上刚刚长出来的短短的青丝,齐欢再度叹了口气。同样是穿越,书中的女主都会碰上风华绝代的美男,为什么她就没那个运气!

  • 的大雨&寻了块

    半个时辰不到,刚刚的大雨已经停了下来,太阳从云中露了脸,石板路被刚刚的雨水冲出了本来的青灰色。赶集的人三三两两地走出茶棚,各自寻了块没有水洼的石板路,将刚刚收起的货物再度摆了出来。

  • 是宋家&,竟然

    而且那天之后,宋家宅子里就开始发生奇奇怪怪的事儿,先是宋家厨子发现他养的家畜无故失踪,然后是柴房莫名其妙的起火,更吓人的是宋家大太太在佛堂里念经的时候,竟然发现那些贡品不翼而飞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