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徐英作为礼物你的礼物,说是非常感谢你帮她寻回了食堂的工作。”李文秀掏出一条烟,递过来王林,“红塔山!14块钱一条呢!”王林递过来烟,笑道:“怎么送我这个啊?还倒不如送我几斤肉呢!”李文秀道:“她明白你吸烟,因为就给你送烟。她还说,等你抽时间了,要请你王林接过烟,笑道:“怎么送我这个啊?还不如送我几斤肉呢!”。...

“这是徐英送给你的礼物,说是感谢你帮她找回了食堂的工作。”李文秀拿出一条烟,递给王林,“红塔山!14块钱一条呢!”

王林接过烟,笑道:“怎么送我这个啊?还不如送我几斤肉呢!”

李文秀道:“她知道你抽烟,所以就给你送烟。她还说,等你有空了,要请你吃饭哩!我发现,你挺有能耐的啊?怎么就能帮她恢复工作了呢?”

“呵呵!我能耐大着呢!”王林拆开烟,拿出一包来,惬意的点上一支,慢慢的吞云吐雾。

李文秀道:“对了,我整理你几个皮包的时候,发现那个老式皮包里面,有几张画着女人画像的纸,那是谁的画像啊?”

“画像?哪里来的画像?”王林不解的问。

他现在钱多了,买了两个崭新的皮包,出门时每个皮包里装几十万。

好在一百元的新币已经发行,他提着皮包,虽然有些重,但也能够接受。

那个老旧的皮包,被淘汰了下来。

李文秀仍然把皮包的空间,用布料缝制成均匀大小的格子,每个格子里,正好放进去一万块钱。

她起身进房间,拿了几张纸出来,递给王林看:“喏,就是这些纸,这难道不是画像吗?”

王林一看,失笑道:“这不是谁的画像。这是我画的服装设计稿!怎么放在皮包里了?没用,扔了吧!”

“服装设计?”李文秀认真的看着上面的服装,“这些款式,这么新潮?如果做出来,一定很好看!”

“那当然了!”

“你画的?”

“不然呢?我家里,还有谁会设计服装?”

“我娘家有一台缝纫机,我妈也用得少,等下我去拿回来,我照着这样子做件衣服出来。”李文秀说道。

“你会做衣服?”王林笑问。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从小就学会裁剪衣服了。我妈还跟我讲,如果我读书没出息,找不到工作,就让我到街面上去摆摊,当个裁缝师傅呢!”

“哦?真的啊?”王林沉吟道,“那你试试看,能不能做出来?缝纫机我们自己买一台就行。”

“不用你买。说起来,也是我家里失了礼数。你来了彩礼,我们结婚时,我家理应打发三大件的。”

“呵呵,你才知道?之前选择性装瞎吧?”

“你!”李文秀红了脸道,“你至于句句话讽刺我吗?我家的事,我也做不了主啊!我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但凡有些盈余,当初也不至于——算了,过去的事,不提了。”

王林道:“不提就不提。这缝纫机,我自己去买。省得从你家拿台旧的回来,到时你还说是你家打发过来的!”

李文秀撑不住笑道:“有你这么计较的吗?我人都过来了,你还在乎一台缝纫机呢?”

“不只一台缝纫机。自行车和电视机都没有,好不好?”

“唉!谁叫你讨了我这个穷老婆呢?你要是找个富裕家庭的,不要你一分钱彩礼,还给你打发三大件呢!”

“谁叫我喜欢你呢!”王林脱口而出,随即轻咳一声,“我是说当初啊!”

李文秀轻瞄他一眼:“怎么了?现在不喜欢我了?”

“喜欢啊!有个屁用?”王林摆了摆手,“算了,我去买缝纫机,也花不了几个钱。我们现在有一百万呢!别说一台小小的缝纫机了,便是小汽车,我也买得起!当初我吹过的牛,是不是都实现了啊?”

李文秀眉梢眼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知道你厉害了!不过真没必要买车子。买了干啥用?我成天上班,你成天跑外省,谁来用?”

“用不用得着再说!但是一定要买!这车子,就好比国家的核武器,可以用不着,但不能没有!”

“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核武器,是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象征!是一个国家富裕、强大的保证!车子的作用,也差不多这样吧!”

“虚荣!”

“我就虚荣了!我明天就去看车。你去不去?”

“我说过了,不许买!”

“李文秀,这是我赚的钱,你凭什么不让我买?你管得着吗?”

“其它的事,我不管你,但买车子的事,我必须管。你不能买!至少现在不能买!”

“我跟你说不着!这事我做决定!我不仅要买,还要买台好车子!”

“什么样的好车子?”

“奔驰W123!”

“没听说过。多少钱?”

“长春一汽奔驰,合资国产车,不贵,低配60多万,高配90多万吧!虎头奔驰,经典款式,值得珍藏!30年都开不坏呢!比起进口奔驰来,要便宜几十万!”

“天哪!”李文秀被他说出来的价格吓懵了,“90多万?买一辆车?除非你疯了!你好不容易赚到这么多钱,你居然买一辆车就花完?你图什么啊?”

“千金难买我乐意!就像我当初花三千块钱娶你一样,我就这么任性!喜欢的东西,一定弄回来!”

“王林,我真不建议你这么早买车。你还是先把钱留着当本钱吧!我知道我说的话,你也听不进去,但我还得说!”李文秀扭过背,生气的不再理他。

王林语气一缓,笑道:“我听你的,先不买车,我先帮你把缝纫机买回来,行不行?”

“我和你一起去买。缝纫机我得亲自选。我可喜欢缝缝裁裁的活计了!”李文秀嘴角又漾起微笑。

“行,那我们现在就去买吧?”

“嗯,等等,我换件衣服。”

“穿上我给你买的裙子,你穿肯定好看。”

“不穿!”

李文秀抿嘴一笑,进了卧室。

不一会儿,她开门走了出来。

王林眼前一亮!

李文秀穿上了王林买给她的那条裙子。

十块钱的裙子,她穿出了几千块钱的大牌风格。

她脚上穿着王林买的高跟凉鞋,配着长裙,露出一截白腻的小腿,细嫩又白净的小脚,亭亭玉立,婀娜多姿,尤其把腰身和屁股衬出了S形的曲线。

国内的服装,讲究的是平正宽松,女人穿出来显不出身材。

而港台款式的服饰,讲求衬托出女人的S形美。

李文秀见他盯着自己看,不好意思的羞涩一问:“是不是不好看?”

“好看!”王林笑道,“天仙下凡!”

李文秀轻轻转了一个圈,裙摆飞扬呈圆形。

“这裙子我挺喜欢的。”李文秀道,“你眼光还真是不错,买得正合我身。”

“那当然了,你是我老婆啊,你什么身材,我还能不知道?”王林笑道,“走吧,我们去买缝纫机。”

李文秀叮嘱了妹妹几句,和王林出来。

两人来到第一百货商场。

李文秀看中了一款蝴蝶牌的缝纫机,价格是185.6元钱。

“有点贵。”李文秀摸着黑亮的机身,蝴蝶牌三个金色大字,在机身上闪着耀眼的光。

“喜欢就买。这机子好。”王林笑道,“以后还可以当古董收藏呢!”

“嗯,那就买?我有票。”李文秀掏出一张缝纫机票,说道,“我一直想买来着,就是舍不得一百多块钱。”

“不是你说的吗?能用得着的东西就不贵!”王林当即喊过售货员来,爽快的付钱,买下了这台缝纫机。

两人在门口喊了个送货的三轮车,把缝纫机拖回家来。

李文秀买了台一百多块钱的缝纫机,跟男人买了辆几百万的奔驰一样开心,她哼着歌,进屋里找布料,要把王林设计的服装制作出来。

书评(338)

我要评论
  • ,看着&际,洪

    而他本人在回家的地铁上,把窗户当镜子,看着里面憔悴的自己,正自感叹不已之际,洪水忽然淹没了地铁……

  • 了工厂&车间当

    本来没有资格进厂的王林,破格顶替父母职位进了工厂,被分配在最辛苦、最危险的机修车间当学徒。

  • 是由厂&病有医

    那时候,房子是由厂子分配的,看病有医院,而且是免费医疗。

  • &她做的

    她做的是最轻松的整理工作,整理车间也是美女最多的车间。

  • &说道:

    他沉声说道:“我答应你!本来我也可以不让你还彩礼钱。”

  • 例》,&在96

    这年头还没有《工伤保险条例》,在96年之前,都只有《劳动保险条例》可以依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