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周粥低声地说,“别出声。”王林道:“会是你爸爸妈妈回去了吧?”“会的,他们没这么快回去。反正了,他们有钥匙啊!用不着敲敲门。”周粥在他耳边说话的,温润细腻的气息,吹得他耳朵痒痒的的,身子也妈咪的。王林想一想也是,定了心神。敲敲门声响了几下便停了。王林道:“不会是你爸妈回来了吧?”。...

“嘘!”周粥轻声说道,“别出声。”

王林道:“不会是你爸妈回来了吧?”

“不会的,他们没这么快回来。再说了,他们有钥匙啊!用不着敲门。”周粥在他耳边说话,温润的气息,吹得他耳朵痒痒的,身子也麻麻的。

王林想想也是,定下心神。

敲门声响了几下便停了。

“估计是我来找我爸谈事的。”周粥抿嘴一笑。

“那你还是出去看看情况吧?说不定人家真有事情呢?”

“不会的。真有要紧事,会有人打家里电话的。这是上门来求我爸办事的。不见也罢。我爸在家,也是一概不接待的。”

等外面没有了动静,周粥道:“我们继续!”

她学电影里的女鬼!

王林骨头都轻了几两!

他浑身一颤,抱住她,就是一顿狂吻。

周粥野性起来,只用一个动作,差点没要了王林的小命!

她现学现用,把从《倩女幽魂》里学来的女鬼勾魂伎俩,全用在王林身上了。

喜欢文艺,爱好电影的周粥,感情细腻,行为大胆,这是矜持、文静的李文秀所不能比拟的。

周粥比李文秀更懂得情爱,更懂得男人。

她比起沈雪来,更接地气,也更容易靠近。

王林不自觉间,就沉沦在她温柔的接触中。

就在两人渐渐入港时,客厅的固定电话,猛然响了起来,惊散了两人的热吻。

周粥对他抿嘴一笑,走过去,拿起话筒来,喂了一声,然后喊道:“爸!啊?我不知道,我刚从外面看电影回家。哦,好,我知道了。好!”

放下电话,周粥无奈的道:“我爸已经回来了!说是市里有重要的任务。我妈带着我哥,还留在京里。”

“你爸到哪里了?”王林问。

“他已经在市里了,直接去了区委办公,等布置完工作才能回来。刚才敲门的人,就是他派来的秘书,是来家里拿一份重要文件的。”

王林苦笑一声,心想自己只能告辞了。

这时,敲门声响起来。

周粥打开客厅的灯,然后整理一下有些凌乱的发型和衣服,打开门来。

“梁秘书,是你啊!请进吧!”周粥笑道。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走了进来,此人面皮白净,穿着蓝灰色中山装,头发梳着三切分,恭谨有礼。

“周小姐,你好,领导派我回来拿个文件,他说放在书房上锁的书柜里,是一个黄皮文件袋,上面写着编号039。”

“我知道,我爸刚才打电话跟我说了。梁秘书,你请坐,我去拿给你。”周粥说道,转身进了书房。

梁秘书看到王林,朝他笑了笑。

王林还以一笑:“梁秘书,你好,过来坐会儿吧!”

“不了,不了,我马上就得赶回区委。”梁秘书摇了摇手,朝他笑了笑。

周粥拿了一份文件出来,交给梁秘书。

梁秘书看了一眼文件上面的编号,点点头,没有久待,拿着文件匆匆离开。

经此一事,王林和周粥之间的热情,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她瞅着他,扑哧一笑:“对不起啦,我不能留你住下来了。”

王林起身:“那我告辞了。”

周粥却一把拉住他,扑进他怀里,柔声说道:“抱我进房里。”

王林倒是一愣:“现在?不怕你爸回来吗?要不改天?”

周粥眼神迷离的道:“我现在就要你!”

她完全被电影里的风月片段给迷得五魂三道的了!

女人要是主动起来,真没男人什么事!

她拉着王林的手,进了自己卧室。

这是她的闺房。

装修风格清新淡雅,以粉红色为主,真是一间公主房!

“等等。”周粥轻轻一笑,“我们现在还不能要孩子,得做好计生措施。”

王林道:“我真想马上和她离婚,和你在一起!”

周粥柔声道:“你先别离婚了。现在抓作风问题抓得很严。生产车间的肖主任,因为作风问题,被停职处分了!”

王林怔道:“肖主任?怎么回事?是不是他和徐英的事,被人捅出来了?”

“嗯,徐英也被停职了,她丈夫知道后,喝药自杀了。徐英被刑警调查了。”

“哪天发生的事?”

“就今天!你不在厂里,你不知道。李文秀没跟你说吗?”

“她从来不谈八卦的,她也不关心这些。真是世事无常!徐英也太可怜了吧?她丢了工作,以后怎么养家?”

周粥唉叹了一声:“别管别人了!这个节骨眼上,你、我、她,三人之间,千万不能出事,尤其是她,不能闹!你先回去,等哪天有空了,我们再聚。记住了,你千万别逼李文秀离婚,她要是想不开,喝药死了,那你和我,丢了工作事小,被记过事小,被调查事小!我们还得成为千古罪人!”

王林躁动的心思,瞬间冷静下来。

周粥道:“听我爸说,内部已经有了消息,对党政干部要进行一轮严查。马上就会有行文下来,是关于党和国家机关必须保持廉洁的通知!所以,作风问题,现在查得极严!”

王林不知道周汉民什么时候回来,只得先行告辞。

周粥抱了抱他,说道:“你和她既然签了协议,那就先按协议来好了。记住了啊,别逼她离婚,除非是她自愿离婚!而且,你和她刚结婚没几个月就闹离婚,对你的声誉和影响也不好,我妈已经知道你们的事了,对此也有非议呢!外人不了解你们的情况,只会说你始乱终弃,到时我也成了第三者——虽然说,我现在和你好,已经做下了不光彩的事。”

王林嗯了一声。

“还有一件事,你借我家的钱,你要是方便的话,先还回来吧!”周粥轻声道,“国家要对机关干部进行廉洁整理,而我家却借了这么多的钱给你在外面做生意,被人发现了,可不是耍的。”

王林一惊:“你说得是。我明天把国库券卖掉,就把钱还回来。”

周粥道:“你不要有别的想法啊!我人都给了你!”

王林轻抚她俏丽的脸:“我没那么傻!”

周粥脸上,泛起胭脂似的潮红:“行了,你走吧,我全身软软的,像被你抽空了灵魂,一动也不想动,我就不送你了。”

王林出了周家门,也没有地方可去,只能回家。

他拿出钥匙开门进了屋,喝了杯茶,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

然后,他走到卧室门前,推了推门。

门应声而开。

书评(328)

我要评论
  • 三百元&进行了

    申城纺织厂虽然是好单位,但王林父母的月工资只有90多块钱,于是丧葬费按照三百元的标准进行了补偿。

  • 笑,“&块钱?

    “那你得还我40个月!要三年多时间呢!”王林笑了笑,“你每月只留五块钱?够用吗?”

  • ,是我&工资再

    “家里一分钱也没有了,都被你赌输了!这油条和馒头,是我从陈大爷那里赊来的。发了工资再还给人家。”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