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双手插在兜里,一个人站在电影院门前,望着墙面上贴着的电影海报。秋夜的微风,温柔如水得像情人的手,吹得王林舒服得很。王林压根儿就没有约到沈雪!沈雪如果冷傲的人,怎么可能会答应下来他来看电影呢?他和李文秀负气,回到了电影院,心说嘛出了,就找部电影看春夜的微风,温柔得像情人的手,吹得王林舒坦得很。。...

王林双手插在兜里,一个人站在电影院门前,看着墙面上贴着的电影海报。

春夜的微风,温柔得像情人的手,吹得王林舒坦得很。

王林压根就没有约到沈雪!

沈雪那么高傲的人,怎么可能答应他来看电影呢?

他和李文秀赌气,来到了电影院,心想反正出来了,就找部电影看看吧!

没有《庐山恋》。

八年前的老影片了,虽然经常重映,但也不可能你想看的时候就正好有!

倒是有一部王林不曾看过的《大侦探》,主演居然是李雪健老师!

这倒是让王林喜出望外,当即来到售票窗口买票。

前面有两个人在排队。

王林排在后面。

“王林?”周粥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来。

“周助理!”王林转头,朝她笑道,“你一个人来看电影?”

“嗯,我经常一个人来看电影的。你也是?”

“是啊。你看什么影片?”

“我想看大侦探。”

“巧了,我也想看这个片子,我帮你一起买票吧!”

“那怎么好意思?”

王林笑道:“不就两毛钱嘛!”

周粥嫣然一笑:“那行吧,我请你吃瓜子好了!瞧,这是什么!”

她举起一袋瓜子,偏着头,朝王林笑,神情可爱又甜美。

王林点点头。

轮到他买票了。

王林从窗口递进去五毛钱,对售票员道:“同志,买两张大侦探的票。”

售票员打了个哈欠,撕了两张票,找回一毛钱给他。

王林拿了票,看看时间,笑道:“我们进去吧,马上就开映了。我俩坐一起。”

周粥和他进了电影院放映厅,找到位置坐下来。

“她不陪你来看电影吗?”周粥问。

“你明知故问!”王林无奈的道,“我和她就不是一路人!她现在只想着尽快离婚。她还叫我赶紧找一个女人呢!”

“真的啊?那你找着了吗?”

“你以为是买猪肉?到大街上随便就买着了?”

“扑哧!”周粥笑着,抓了一把瓜子给他。

她很细心,每次吃瓜子,都会准备一个装瓜子壳的空袋子。

“你怎么还没找对象呢?”王林接过瓜子时,不小心捏了一下她的手,为了缓解尴尬,便问道,“你条件这么好,应该很多男人追吧?”

放映厅里灯光昏暗,也看不到她脸色是不是变红了。

“才没有呢!”周粥说话的声音,忽然小了许多,“我上大学时,是个乖乖女,听家里人的话,不敢在学校谈恋爱。我毕业后就分配到申纺厂了,我家里人倒是允许我谈恋爱了,但对象也不是那么容易找的。”

“厂里那么多大学生,工程师,就没有合你眼缘的?张瀚就不错啊。”

“张瀚?他不行!他那个人吧,样样都好,就是太过书生气、还有些偏执、不够男子汉气概——我俩就在这里说啊,你别到处嚷嚷。”

“你放心,我的嘴,可严实了!”

“我相信你。”

“那你觉得我怎么样?”王林笑眯眯的问。

“你?还行吧!”

“看来你是不讨厌我啊?”

“你长得也不令人讨厌啊!”

“哎,周助理,那天我们在主任办公室,看到的那个妇女同志,是谁啊?你应该认识吧?”

“认识。她是食堂的打菜员,叫徐英,你没见过她吗?”

“我很少在食堂吃饭,都是在家里开伙。她应该结婚了吧?”

“她爱人是后厨的水台,水台你知道是干什么的吧?”

“知道,负责鱼类、海鲜的屠杀及清洗,给厨师准备材料的,水台是后厨最辛苦、最脏最累的活。”

“对了。你懂得挺多啊!”周粥怕影响到别人,靠近他一点,低声说道,“徐英她爱人得了重病,已经休养在家,成了个药罐子!听说连床都下不了,只怕活不了多久了!她家有个女儿,才十三岁,上初中了,还有个十岁的儿子,都是用钱的年纪,家里还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婆婆,也不能赚钱。她一个女人赚钱养五个人,你说她能怎么办?哪里有钱,就往哪里钻呗!”

王林一怔,没想到徐英这么可怜,也就不再讨论这个话题。

然而,两人都同时想到了那天偷看到的一幕好戏!

那白花花的身子,那压抑着的女人的低吟,此刻无比清晰的浮上两人的脑海!

一种异样的情愫,在两人之间滋生。

周粥刚洗过澡,身上散发出一种好闻的清香。

这是女子的体香!

王林甚至还能闻出来她用的是海鸥牌洗发膏,就是那种大罐子装的发膏,像蓝莓味雪糕,绵绵糯糯的,味道特别好闻。

他还闻得出来,她用的是白菊牌香皂,气味淡雅。

王林闻着阵阵香味,躁动不安的心里,忽然生出一种想撩她的冲动!

李文秀的坚强不屈,沈雪的高高在上,都让王林无法接近。

周粥不仅有可爱的小虎牙,长相也生得甜美可人呢,特别是她傲人的身材,早就让王林垂涎三尺了!

但是,他也只是一时间荷尔蒙上头,想想罢了!

就在王林心猿意马之际,影片正式开始放映!

《大侦探》这部戏的开头,有些惊悚。

民国初年,大珠宝商沈达先生无病暴亡,悲痛至极的沈少爷终日守候在父亲灵前。深夜,一把带着黑帖的匕首飞入沈府灵堂,帖上写着:“沈少爷,断指团三日内来取人心!”

看到阴森森的灵堂时,周粥停止了磕瓜子,朝王林这边靠近了一些,她急促温润的呼吸,都打到王林脸上了。

“害怕吗?”王林问。

“嗯!”她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电影看,身子又靠近了王林一些。

当出现杀人镜头时,不知道哪个女同志发出一声惊叫声。

周粥吓了一跳,伸出手,握住了王林的手。

王林轻咳一声,提醒她注意自己的手。

周粥没有拿开手,反而说道:“你别想歪了啊,你也别想欺负我!我只是因为害怕,暂时享受你的保护。”

王林道:“我很荣幸。”

“嘻嘻!”周粥低声笑道,“我看你,挺老实的啊!”

“那是因为,我对你没有别的想法。”王林感受到她言语中的戏谑意味,便笑道,“如果是李文秀坐在我身边,我肯定会有所举动的。”

“王林,你不想活了?你敢说我不如李文秀?我可是大学毕业生!她只是一个中专生!我是厂长助理,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工段长!我工资都比她高几十块呢!”

“那又怎么样?我还是喜欢我家文秀!”

“呵!”周粥的自尊心,被他深深的刺伤,“是吗?可惜,她不在乎你啊!还不是要跟你离婚?你有本事,就把她给睡了啊!和她一起生个大胖小子!”

“……”王林的痛脚捏在她手里,还真是无言以对。

周粥赢了一局,得理不饶人,得意的道:“你还瞧不上我?我也是你得不到的女人!”

说着,她还故意凑过头来,朝他瞪眼睛,耍鬼脸。

王林这些天来,不停的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刺激,此刻温香软玉在侧,又受她言语所激,全身所有的细胞,听从身体里最野性的呼唤,再加上恶作剧心理一起,忍俊不住,伸手一揽,将她拉入怀里,去亲她轻薄温软的嘴唇……

书评(137)

我要评论
  • 们喝了&,要和

    结婚当天,王林和狐朋狗友们喝了半宿的酒,进洞房后,要和李文秀行周公之礼。

  • 的主人&林的逆

    虽然这个身体的主人,学历太低、家底太穷,但也并不妨碍王林的逆袭之旅!

  • 她做的&理工作

    她做的是最轻松的整理工作,整理车间也是美女最多的车间。

  • 能的往&后退了

    李文秀骇然大惊,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颤声哭道:“你再动手,我真报警了!”

  • “不愧&”王林

    “不愧是中专生,挺懂法的啊!我知道这些!我又不是法盲!”王林嘀咕了一句。

  • 我,我&生?或

    “安慰我啊?连你这样的中专生都看不上我,我还能找到更好的?未必我还能找个女大学生?或者找个市歌舞团的台柱子?”

  • 他的父&一次重

    他的父母,生前都是申城纺织厂的员工,年前在一次重大车间事故中遇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