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片放完后,王业笔直地站在台上,扫过了一圈台下的家长和学生们。语气激昂地地说:“还等什么呢!趁更年轻,给自己一个机会!一个变化自己命运的机会!”老六早以听得心潮澎湃,此刻情不自禁地站了出来,拼命地地拍着双手。大声地叫道:“俄罗斯,我去定了!王业语气激扬地说道:。...

幻灯片放完后,王业笔直地站在台上,扫视了一圈台下的家长和学生们。

语气激扬地说道:

“还等什么呢!

趁年轻,给自己一个机会!

一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老六早已听得心潮澎湃,此刻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拼命地拍着双手。

大声喊道:“俄罗斯,我去定了!王业学长,我们莫斯科见!”

王业微微一笑,冲着他挥了挥手,回应道:“我在莫斯科等你。”

一个接一个的学生站了起来,大家都在鼓掌。

别的人可能没有老六那么胆大,没有敢喊出来,但从他们那睁大的眼睛、起伏的胸口,可以看出,他们都很激动。

主席台上坐着的那些人都听傻了。

原本大家都以为王业上来就是走个过场,平平淡淡地介绍一下留学生活,让参加推介会的家长学生们了解一下而已。

怎么……

怎么搞得这么煽情啊……

不过效果看起来相当的不错啊,听得台上这些老家伙们,都想着自己孩子是不是也要送出国开开眼界,见见世面了!

…………

放下话筒,王业向台下鞠躬,在雷鸣般的掌声中,回到了后台。

迎接他的,是柳眉。

看着王业,柳眉脸色挺复杂的。

今天王业的表现,也出乎了她的预料。

“这演讲……挺不错的,起码能多招好几十个学生吧。”半晌后,她开玩笑道,随手递过来一瓶水。

王业接过水,拧开瓶盖,一口气灌了小半瓶下去。

长出一口气,才笑着说道:“还可以吧?不过都是有感而发。”

对这话,柳眉就嗤之以鼻了。

王业之所以这么卖力,还不是因为他就是青云公司的最大股东嘛!

还有感而发呢,俄罗斯留学到底是个啥情况,她又不是不知道,别忘了她女儿纳兰雅琪就在那边,待了快一年了。

那边哪有王业说得那么好啊……

…………

此刻,大礼堂内已经开始了现场报名的环节。

刘军起身宣布道:“接下来,确定了意向的家长可以为孩子报名了。毕竟现在都是四月份,时间不多了。需要告诉大家的是,名额有限,今年莫大只有一百个名额,友大两百个名额,先到先得……”

这也是青云公司的招生目标,三百名学生!

另外,他们也不是忽悠学生和家长,莫大友大还真的是有限额的,并不是可以无限制招生。

台下一听,就喧哗起来。

几天到场的可是足足有六七百个家庭呢,这就意味着有六七百个学生想要去留学。

一位家长就站了起来,高声问道:“我现在就要给孩子报名!请问在哪报名,需要交多少钱。”

他这问题也是所有人想要知道的。

刘军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报名的话,一会工作人员会现场办公。报名费用分两部分,一部分是中介费用,这个包含除了机票、学费、生活费以外的所有费用,是两万五千人民币。第二部分是出国前的俄语培训费用,俄语培训是在阳南师院举办,从五月一号开始,持续到八月十五号,共三个半月,需缴纳五千人民币,提供住宿……”

这是他们和阳南师院沟通好的,一共收三万块。

青云留学公司拿走两万,阳南师院拿一万块!

这个费用不算高了,毕竟别的中介机构也都要三四万,甚至更多,并且没有青云公司提供这么多的服务。

很多家庭过来时,就做好了交钱的准备,像老六家是直接带来三十万的现金过来的。

现在只需要交三万,这也有点出乎大家的预料。

太少了啊!

………………

各位领导和专家们退场,现场只留下青云公司的办公人员和李长运他们。

招生开始!

刘军提前有讲过,有意向报名的才需要留下,还要再考虑的家庭可以退场了。

并且公布了阳南师院留学生招生办的电话,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打电话咨询。

这边已经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办公室,负责处理留学招生的相关问题,人员也配置到位。

不过让大家意外的是,现场六七百家庭,几乎没多少人退场,差不多都留了下来!

现场排起了几条“长龙”,报名只需要提供学生的身份证即可,交钱开收据。

后面再凭借收据,去留学招生办公室办理具体的留学手续。

大礼堂内人声鼎沸,一些迫不及待的家长已经带着孩子冲在了最前面,想要抢先排队报名。

而还有些家长,既没有离场也没有去排队,还在召开紧急的家庭会议。

毕竟这是大事,关系到孩子的前途命运,也需要一大笔钱。

“去不去”以及“去哪个学校”,这是大家需要马上讨论清楚的。

很显然,在场的学生们没有任何一个说不想去的……

且不说王业刚才的热血演讲早已把大家鼓动得心潮澎湃,就这些学生自己,又何尝不希望自己有个比较好的出路呢。

今天过来的,可以说没有那种成绩特别好的,这不明摆着嘛,能考上重点大学甚至名牌大学的,也不会过来凑这个热闹啊。

所以,过来的都是那些高考无望的学生。

一边是出国留学,一边是高考落榜或者读个垃圾大学。

如何选?

答案就不用说了吧!

所以,就算有些家长在犹豫,感觉经济压力太大,怕家里承受不起。

但也拗不过孩子啊,看着自己孩子可怜巴巴地站在那里,别人家的孩子就能兴高采烈地去读什么世界名校莫大友大的,凭什么自己家孩子不能去啊!

最终,绝大部分家长,还是咬咬牙,准备给自己孩子报名了……

………………

刘军和李长运站在一边,看着现场火爆的报名场景,两人都有点吃惊。

开会前,他们已经预估这次效果会不错。

三百名留学生的预期应该也能达到。

但完全没有想到,效果会这么好啊!

就看现在这情况,三百个名额完全是不够的,感觉光是今天报名的人数,就能达到四五百!

李长运脸上都笑开了花。

因为每多一名留学生,那就意味着学校能多收一万块钱啊……

书评(439)

我要评论
  • 得有点&麻木了

    到了这个程度,其实王业早就给亏得有点麻木了,一天亏几万十来万的,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个数字而已。

  • 一样,&所谓的

    刚开始时,王业和无数股民一样,认为这不过是所谓的“牛回头”而已。

  • 早就想&城了,

    他其实早就想把老婆孩子接过来鹏城了,女儿刚读幼儿园,要是进小区幼儿园的话,也会很方便。

  • 躺在沙&闭着双

    仰面朝天,依躺在沙发上,闭着双眼,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才一万&的影响

    别看他现在一个月收入到手才一万多,这其实是受到全球疫情的影响,公司出口业务大幅度消减。

  • 身权贵&退。”

    “我以为三十岁,我总该跻身权贵,不再为碎银几两夜不能寐,不必终日人后遭罪,不会狼狈后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