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搞出国留学中介,王业这一次就得和国内那些出国留学中介玩点不像的东西!而这些,也可以说是他“前生”在商场努力打拼十几年下去,不断积累到的一些经验了。也许这些东西放到三十年的,一点儿都不算很新鲜,更有甚者大家都看腻了。但放到1999年这个时候,所以但是蛮有“杀伤能力力”或许这些东西放到二十年后,一点都不算新鲜,甚至大家都看腻了。。...

同样搞留学中介,王业这次就要和国内那些留学中介玩点不一样的东西!

而这些,可以说是他“前世”在商场打拼十几年下来,积累到的一些经验了。

或许这些东西放到二十年后,一点都不算新鲜,甚至大家都看腻了。

但放在2001年这个时候,应该还是蛮有“杀伤力”的!

能不能把市场打开,赚到一笔块钱,就指望这一次了……

………………

再说回王业这边。

没有过多掺和刘军和国内考察团谈事情。

和老舅李长运聊了一会后,王业就站起身,笑着说道:

“行了,我也该回学校了。老舅你好不容易来一趟,这两天除了工作,可以多到处走走看看。莫斯科虽然也一般般,但毕竟也算得上世界性大都市了,也是东欧最大的城市,还算有风格的,值得逛逛。”

李长运也起身送他,看着走在前面的阿洁莉娜,他突然压低了嗓门,问王业道:“你和这女孩子什么关系?”

这话他刚才就想问了,不过当着阿洁莉娜的面,没好意思问出来。

虽然他也知道,这个俄罗斯女孩子应该听不懂中国话……

“啊?她呀,她叫阿洁莉娜,我朋友,也是青云公司的员工。她来青云之前,可是友大的预科老师,现在跳槽这边当了留学咨询顾问。”王业笑着解释道。

“嘿,你小子没说实话吧。刚才我进门时,看到你们说话聊天的神情明显不是一般朋友那么简单啊,看起来挺亲热的。是不是你女朋友?没关系,不用瞒老舅,我回去不会告诉你妈妈的。”李长运打趣道。

王业其实有点纳闷,自己和阿洁莉娜真的那么明显了吗?

可是两个人明明还没突破那层关系啊……

不过既然舅舅这么说,他也懒得去反驳了,就嘿嘿一笑,没再说什么。

看到王业这样,李长运认为他这就是默认了。

“啪!”,李长运用力拍了王业肩膀一下,喜笑颜开地说道:

“你小子可以啊,有出息!过几年毕业回国,不光是拿个毕业证,还能领回去个洋媳妇。不错不错,这姑娘挺漂亮的,国内这样的可不好找。”

能领个洋媳妇回国,在王业老家那个小城市,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光宗耀祖”了。

王业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傻笑以对……

………………

坐车回家的路上,阿洁莉娜突然问道:“米沙,最后出门的时候,舅舅和你说什么了,说完后你们两个都看着我笑,搞得我心里发毛。”

“哈哈,舅舅让我赶快把你追到手当媳妇,他说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可不多见,娶回家后我老妈肯定会高兴。”王业半真半假地说道。

阿洁莉娜轻声“啊”了一声,洁白如玉的脸色浮起一丝绯红。

她并不是那种很“OPEN”的女孩子……

王业刚要“乘胜追击”,再撩几句时,手机响了起来。

这年头可没有什么骚扰电话,基本上都是亲戚朋友真有事找你,才会打电话的。

看了看屏幕,是自己的便宜老姐阮小竹打来的。

“喂,小竹姐找我有事吗?”王业接通电话说道。

“你小子最近在干嘛呢,我今天来友大找朋友玩,本想顺便去你那看看,结果你室友说你搬出去了?”

“嘿嘿,姐你来友大了啊。那好,你等我一会吧,再有二十来分钟我就到了,等见面再说,晚上请你吃饭。”王业干脆地说道。

既然表姐来了,那他也不急着回公寓那边,直接和司机说了一声,目的地改为了友大宿舍区。

扭头又对阿洁莉娜说道:“我表姐来友大了,等会介绍你们认识。噢,她是莫大的学生。”

阿洁莉娜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

友大十三号楼,阮小竹正在和她朋友聊天。

韩艳是和她同一年来莫斯科留学的,只不过两人一个来了友大一个去了莫大。

今天阮小竹来友大玩,一来确实是来找韩艳的,二来也是想过来看看表弟。

没有提前给他打电话,是想给他一个“小惊喜”。

“王业是你表弟?我以前怎么没听说啊。”韩艳的表情有点惊讶,她没想到阮小竹和王业还有这层关系。

“是啊,你怎么好像很惊讶的样子。”阮小竹笑道。

“王业在友大可是风云人物啊,人又帅,俄语还特别好,他还没女朋友吧,等会吃饭时,介绍给我认识啊,说不定我还有机会呢。”韩艳开玩笑道。

阮小竹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啧啧,其实也不是不行啊。你个子也蛮高,身材又好,前凸后翘的。凶又那么……大!我老弟估计会喜欢,嘻嘻。”

两人正在嬉闹,阮小竹的手机响了,王业已经到了楼下。

“好了,你要是真想当我老弟女朋友的话,赶快去把自己捯饬漂亮点,等下我们一起吃饭。”阮小竹笑道。

你别说,韩艳还真有点那意思,把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挑选了自己最漂亮的衣服穿上。

不过,等到韩艳和阮小竹下楼,看到王业正和一个漂亮的俄罗斯女孩子手牵手站在那里时,两人都呆住了。

“小竹姐。”

看到阮小竹和一个女孩子走出来,王业笑着打招呼道。

“噢噢,这是我朋友韩艳。这个是……”阮小竹看着阿洁莉娜说道。

“这是我女朋友阿洁莉娜。阿洁莉娜,这是我表姐阮小竹,这是她朋友韩艳。”王业给双方介绍道。

阮小竹脱口而出道:“你……你找女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

王业这小子也太神速了吧!

才来莫斯科三个月不到,就女朋友都搞到手了?

还是个俄罗斯妹子!

“刚找的,还没来得及和表姐你说呢。”王业含笑道。

突然想起了什么,阮小竹瞪大了眼睛,试探地问道:“你搬出宿舍,是和这妹子……同居了!”

她这是联想到王业室友告诉她的,王业搬出去住了。

还是预科生呢,就搬出宿舍,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出去租房子了呗。

再联系到王业找到了女朋友,事情真相已经很明显了……

书评(201)

我要评论
  • 放在往&的时候

    放在往年,外贸行情还不错的时候,他一年到手也有个二三十万的。

  • 算复利&万不是

    这还没算复利之类的呢,要是运气再好点,那一年上千万不是梦啊!

  • 啊,难&过来跟

    他还没有在鹏城买房子,没房子算什么家啊,难道让老婆女儿过来跟着他一起租房住?

  • 早就想&过来鹏

    他其实早就想把老婆孩子接过来鹏城了,女儿刚读幼儿园,要是进小区幼儿园的话,也会很方便。

  • 的,每&作听不

    不过王业骨子里还是挺傲气的,每次都装作听不懂,或者找借口推掉了房东大妈的邀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