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王业抠门儿,确实是公司账上钱不多,需省着点花。等公司真正的挣到钱了,别说多几个人归国出差工作了,即使直接航班回去悠闲度假都也没问题啊!“对了,到时候负责接待国内客人我就不亲自出马了,我大舅也回来了,他可不明白我是这家公司的股东。”王业对刘军地说。刘军心领神会地等公司真正挣到钱了,别说多几个人回国出差了,就算直接包机出去度假都没有问题啊!。...

别说王业抠门,确实是公司账上钱不多,需要省着点花。

等公司真正挣到钱了,别说多几个人回国出差了,就算直接包机出去度假都没有问题啊!

“对了,到时接待国内客人我就不出面了,我大舅也过来了,他可不知道我是这家公司的股东。”王业对刘军说道。

刘军会意地点头,“哈哈,其实你没必要隐瞒的,咱们正经做生意,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

“以后再说吧,毕竟我现在年龄摆在这,国内那些老领导一看这公司老板才十八岁,估计不会放心的。一切以公司利益为重!”王业笑道。

他这个担心也不无道理。

国内不是有句老话嘛,“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王业嘴上也不是完全“没毛”,但也确实不多……

他才刚开始刮胡须。

一听王业这么说,王丹也连忙表示,“那我也不出面了,说不定来的人中还有认识我的呢,这事传到国内可就不好了。”

确实,王丹也必须避嫌。

毕竟她老爸是河洛市教育局的一把手嘛,这件事还是通过她老爸的关系推动的呢。

真要是传出去,王丹在这家公司有股份,很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你们都不来,那我也不来了,来了也不知道干嘛啊。”纳兰雅琪嘟囔道。

就这么商量好,这次接待,就是由刘军出面,他是公司总经理,这本来也就是他的工作。

开完会,谈完正事,王丹和纳兰雅琪就准备回学校了。

临走前,她们还问王业要不要一起回去。

王业摆手说道:“你们先回吧,我和刘哥还要谈点事情。”

等到她们走后,小胡也告辞去了隔壁公司,只剩下刘军和王业两人。

王业才正色说道:“刘哥,我记得你说过,有认识这边通讯公司的人是吧。”

“嗯,算是一般朋友吧,我电话卡就是通过这层关系搞到的,不然价格也不会那么低。”刘军回应道。

“那你回头再和那朋友谈谈,看看能不能搞到一条专线,我们两个回头再搞个电话卡公司!”王业认真地说道。

刘军大吃一惊,他没想到王业的步子迈得这么大!

留学服务公司刚搞起来,还没开始赚钱呢,怎么就又想着去搞电话卡了?

要知道,做那个投入可不比留学中介低的,每个月的专线租金可能都要十来万美刀!

这个钱是绝对赖不掉的。

再说了,以王业现在的渠道,不说多,一个月能卖出去面值十万美刀的电话卡?

就算一百美刀面值的卡,那都要卖一千张啊!

而且算是批发价优惠,卡片本身的印刷成本,公司员工开支等,可能需要卖到面值十五万美刀左右才能保本!

这种生意,就是典型的大投入,但未必有大回报的高风险行业。

所以才没有多少人愿意干这个,这么多年,也就是那么一两家公司在做。

“你认真的?这可需要不少钱啊。”刘军谨慎地问道。

王业笑了笑,“当然是认真的,不过也不是立刻就要做,是先让你和那边打个招呼,把条件什么的谈一下。

我估计咱们的留学业务两个月内就能开始有回款,到那时,手里就有足够的钱开电话卡公司了。

莫斯科有十万以上的华人,而且以后会越来越多。

我一直都认为,电话卡的市场需求并没有真正挖掘出来。

很多人并不是没有打电话的需要,而是他们可能没有手机,打电话不方便,也可能是因为买卡不方便,所以就懒得打了。

但刘哥你也知道,手机越来越便宜,过不多久,应该就是人手一部手机了,到了那时,电话卡的业务会迎来一个井喷期的!

所以我们要抢先布局,把这块蛋糕吃到自己的嘴里!”

听完王业这番话,刘军沉默了。

因为他感觉……

好像挺有道理的!

过了半晌,他才叹气道:“原来人与人之间真的是有差距的!我在莫斯科待了那么多年,也认识不少做生意的大老板,但像你这样的,真的是第一次见!”

“哈哈,刘哥别开玩笑了,我这就是小打小闹而已,上不了台面。”王业摆手笑道。

他这可不是谦虚,而是说的实话。

留学中介和电话卡,在王业眼中确实是小打小闹。

能赚钱,但赚不来大钱!

“行!我记下这事了,回头去问问朋友。不过先说好,你搞电话卡公司,必须也带我一个。”刘军笑着说道。

“那是当然,到时就我们哥俩合伙干。”王业干脆地说道。

搞电话卡公司,除了刘军外,他不打算再带别人玩了,因为完全不需要!

王业并不是“送财童子”,就算照顾身边朋友,也不会什么都分给大家,自己的利益还是要优先的。

………………

谈完正事,中午饭是在酒店一楼的一家西餐厅吃的。

小胡非要请客,王业推托不掉,那也就不客气了。

这里的消费可不低,人均一百美刀以上,这还是没有喝酒。

吃过饭,王业就打算回去了。

结果刘军说道:“小胡你的车借我开一下呗,我刚好去莫大办事,还能顺便送一下王业。”

“你自己不是也有车吗?”小胡笑道。

“嘿嘿,我那破车让王业坐岂不是委屈他了,你的车好!”刘军开玩笑道。

王业惊讶地问道:“小胡买车了?”

这事他还真不知道。

“买了,不过是个二手破车,一般般。”小胡连忙说道。

“宝马530i,才两年的车,已经很好了,买下来也要四五万刀吧。”刘军毫不留情地“揭穿”了小胡的“谎言”。

果然是富二代啊,一出手就是宝马五系。

这车虽然是二手车,但也不会多便宜,好歹也是进口豪华车嘛,3.0L大排量!

其实在莫的华人老板很喜欢买二手车开的,主要是省事。

开几年回国时直接还卖给二手车店,不亏多少钱,手续还简单。

另外,这边办驾照也方便,把国内的驾照翻译公证一下,直接拿去就能申请。

王业在出国前,闲着没事也考了个驾照,正打算在这边也办一个呢。

在学校时还不觉得如何,但现在开了公司,他确实体会到了,没有车真的太不方便了!

书评(470)

我要评论
  • 来的还&沉重地

    不过该来的还是要来,脸上沉重地打开手机,点开银河证券APP。

  • &,他想

    王业现在就是面临第二次的绝望,但他不愿意承认自己就是一个平平庸庸的普通人,他想要挣扎着改变自己,以及家庭的命运!

  • 多岁,&但早已

    房东大妈是鹏城本地人,虽然今年才五十多岁,但早已不上班了。

  • 个月收&出口业

    别看他现在一个月收入到手才一万多,这其实是受到全球疫情的影响,公司出口业务大幅度消减。

  • 啊,今&交际多

    “那个,小王啊,今晚我和几个姐妹吃饭唱K。一起去吧,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别整天一个人窝在家里,男人要多交际多认识些人,不然怎么可能发达呢。”房东大妈仰脸看着王业,笑道。

  • 洗漱,&起身,

    都没有洗漱,他摇摇晃晃地起身,推开卧室门,直接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