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仙道法力?”苏翰景体会着干枯肢体中的奇异气息,心中难免有些新奇有趣感。接着他双手闭拢,登时玄牝珠随着消失了看不见。苏翰景环视四周,目光迅速便已锁定在那一把还带血的刀具上。突然间,他伸出手猛然朝着刀刃处抓去。这一抓极为用劲!却,五指还未触碰那刀刃...

“这就是仙道法力?”苏翰景感受着枯干肢体中的奇妙气息,心中不免有些新奇感。然后他双手合拢,顿时玄牝珠随之消失不见。苏翰景环顾四周,目光很快便锁定在那一把还带血的刀具上。忽然,他伸手猛地朝着刀刃处抓去。这一抓极其用力!然而,五指尚未触及那刀刃,一层氤氲之气便像是从体内流转出来一般,将五指包裹。砰!五指与刀刃接触,竟然出现了金铁碰撞之声。苏翰景嘴角顿时微微上翘,这弃人经的法力护体,令他很是满意。不过试验没有到此为止,他四指弯曲,只留下食指还笔直的伸着。噌!如同刀剑出鞘,一根黑色的指甲瞬间弹射而出。黑影一闪。那把锋利无比的刀具,直接就一分为二了。“这可比九阴白骨爪锋利多了……”苏翰景心中惊叹,他能感觉到自己这十根指甲的锋利,却没想到这十指居然锋利到这种地步。要知道,“无法老僧”留下来的这一把刀,可不是寻常的兵器。用料极其讲究,削铁如泥,吹毛立断不说,本身还无比坚固,纵使拿着上百斤重的铁锤,去用力锤上数百下,都不见得能把这刀给锤弯了!“还剩下如影随形的身法……”苏翰景呢喃自语着,便往前踏了一步。顿时,残影划过。而苏翰景他人,已经出现在了门口位置。这床榻到门口,可有两丈长度!苏翰景眼中神采奕奕,然后又摊开双手看了看,看到这双手,和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农的手差不多后,再也忍不住,直接放声笑了起来。甲子之年的老农,尽管因为常年务农,不得安歇,加上日子贫苦,以至于满手老茧,干裂粗糙,但再怎么说,也比“无法老僧”那一双陈年干尸手来得好看!“弃人经当真神奇。”苏翰景念及此,便立马过去把弃人经那一卷绢帛给拿了起来。“果然变成了空白!”这绢帛上原本的文字和小人图,此时一个都没了。这让苏翰景顿时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蓑衣客将这几卷古经,拿给无法老僧,绝对是有其他用意,莫非是想借这方外寺的香火,和寺内的诅咒力量,给这几卷古经充能吗?”苏翰景想到了这一种可能。因为在无法老僧留下的记忆中,这香火确实有奇妙作用,至少无法老僧能自我解脱,便是依靠这香火的力量。而这方外寺的三种诅咒,第二种诅咒也和这香火有关。“说起来,无法老僧的曾曾曾孙女,在修成那一卷古经后,性格上明显有极大变化,为何我没有?”苏翰景想到这里,便并起两指,往眉心一点,同时闭上双眼。一道怪异无比的身影,立即出现在苏翰景身后。无面长发,尽管形体枯瘦,却有些蹁跹之态,十指漆黑,仿古利刃。苏翰景看着自己这个跟鬼没区别的分身,目光中满是好奇之色,忽然他想了想,便压制自己的思维,任由这分身凭着本能行动。这分身初始没动静,可过了一会儿,突然在这屋内踱起步来。绕着屋子走了一圈,似乎没找到合自己心意的,于是便推门而出,残影一闪而逝,就已经出了不问佛禅院。虽然分身离开了,但苏翰景并没有因此一下子失去行动能力。他体内还有部分弃人经的仙道法力。而且这奇妙无比的仙道法力,还在滋养着他的体魄,甚至哪怕他的身体没有像分身那样异化,这仙道法力依旧在运行着弃人经的行功路线!分身也没让苏翰景久等。只是一炷香的功夫,分身便去而复返。就是当分身回来时,他所带的东西,让苏翰景嘴角猛抽了好几下。只见分身此时身着大红色的衣袍,仔细一看,这还是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嫁衣。因为嫁衣上带了点泥土,瞧着跟从墓底下挖出来似的。而在分身手里,还有一面铜镜,和一把犀角梳子。然后,这分身就当着苏翰景的面,一边照镜子,一边梳头发。那些黑色长发竖起来的时候,仿佛活得一样,在上下蠕动。这一幕,看得苏翰景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倒不是因为这诡异的一幕。而是这分身在凭本能行动的情况下,这行为举止,无不像极了苏翰景记忆当中的一位复姓教主。“看来那个少女的性格变化,确实是受到了那一卷仙者古经的影响。”苏翰景这下确定了。于是他不想再瞧着自己这具分身做辣眼睛的举动,直接用意识遏制了分身的本能。把这分身身上的奇怪衣物脱下后,苏翰景本体这边便是并起两指,按了一下眉心。随着双眼闭上,这一具分身又是瞬间与他合二为一。苏翰景张开双眼,看了一眼略显凌乱的屋内,便动手收拾了起来。这仙者古经如此怪异,倒是让苏翰景不敢用本体去修行了,他准备等到第二具分身被玄牝珠“映照”出来后,再去修行剩下那两卷仙者古经。况且,其中一卷仙者古经修炼之时,需要消耗大量毒药,这一类草药即使无法老僧也没剩下多少,苏翰景还得自己去想办法补充。随后,苏翰景在房内修行起了弃人经。自他用分身修行成功弃人经后,那古经上的遗忘力量便像是一下子对他失去了作用。不过其他古经上的遗忘力量,依旧对他有效。在修行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后,苏翰景又把分身放了出来,让分身同时与他修炼这弃人经。只一会儿,苏翰景便停下了,但他这时满脸笑容。“这分身和我一起修炼,我的修炼速度果然翻了一倍!”这一发现,让苏翰景越发期待起了下一具分身。在苏翰景因为看盗版小说而穿越前,玄牝珠通常是每隔七天,便“映照”出一具分身来,就是不知道在此方天地,是不是还保持这个规律。这一天很快过去了,苏翰景没有出门的想法,这和过去无法老僧一模一样,因此没有人来打扰苏翰景。只是到了天黑时,没等寺内的和尚把米粥送来不问佛禅院,却有一道女子身影突然出现,然后在屋外破口大骂。“好你个不老实的老不死和尚,我还当是哪个小骚蹄子偷了老娘的嫁衣,还一番好找,没想到是被你给藏起来了!今儿就算是那位来了,也是老娘我占理!老秃驴你今晚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可就不走了!”隔着窗户纸,可以看到外面那道女子身影怪模怪样。而苏翰景听了这话,不免心头暗道一声不好,那嫁衣居然是有主的,而且苦主还找上门来了!不过就在苏翰景尚且不知所措时,那外面正破口大骂的女子声音倒是自己先停止了。苏翰景惊疑。然后他就听那女子说道:“嗨,原来是老住持您得道成仙了呀!您怎么不早说?太见外了不是!您要是早说,哪里还用得着您亲自动手来扒我尸身上的嫁衣。只消您说上一声,我立马洗干净,然后就给老住持您送来!”那女子声音此时谄媚不说,语气里满是讨好之意:“对了,老住持,我那手底下,今儿新来了一个姑娘,名叫小倩,生前最喜欢舞刀弄枪,我给您送来,您看如何?”

书评(325)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