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法已破,三人走回去才意外发现,只但是是个很浅的山洞,要不然他们心存饶幸,真的躲在里面不出,怕是是早被搜出,到时候可就插翅难飞了。迷雾谷,果真名符其实,一出这山洞,以他们修仙者的目力,竟然没办法看见了几丈以内的东西,茫茫白雾,将眼前所有一切掩藏迷雾谷,果然名符其实,一出这山洞,以他们修仙者的目力,居然只能看见几丈以内的东西,茫茫白雾,将眼前所有一切隐藏起来,只听到白雾里时不时传来呼喝斗法的声音。。...

阵法已破,三人走出去才发现,只不过是个很浅的山洞,要是他们心存侥幸,真的躲在里面不出来,恐怕也是早早被搜出来,到时可就插翅难飞了。

迷雾谷,果然名符其实,一出这山洞,以他们修仙者的目力,居然只能看见几丈以内的东西,茫茫白雾,将眼前所有一切隐藏起来,只听到白雾里时不时传来呼喝斗法的声音。

陌天歌见此状况,先放出青木剑,做好随时斗法的准备。

柳一刀皱眉:“这……咱们只能碰运气了?”

陌天歌道:“雾这么大,对咱们来说未必不是好事。如果一鉴无遗,我们只有三个人,恐怕很快就会被清出去,现在这情况,人少就直接开打,人多,咱们就躲,然后趁机偷袭。”

“不错。”秦羲点头,“人少在大雾中反而好办。”

三人主意一定,就四处游走。果然,时不时地碰到斗法,遇到同为云雾派的就帮上一把,遇到金刀门或紫霞宗,人少就动手,人多则藏身雾中,以符传讯,四散再会合。若是碰到其他两派互相争斗,就坐山观虎斗,紧要关头动手袭杀,混水摸鱼。

茫茫白雾中,七八名金刀门弟子与十来名紫霞宗弟子遇到,双方一见之下,大打出手。金刀门人虽少,修为却都较高,双方斗得你来我往,实力相当。就在他们两败俱伤,就要分出胜负的时候,突然间,周围暴长出密密麻麻的火荆棘,将他们团团围住,而后,大朵大朵的迷幻花,伴随着各种法术符箓飘进来,很快的,已经有伤在身灵气用尽的他们,一个个被这些法术清除出去,令牌掉落在地。

火荆棘撤去,三个云雾派的修士出现,为首的高壮汉子将地上所有令牌收起,三人一刻不停地离去,消失在雾中。

第一天结束,夜幕降临的时候,陌天歌三人又回到阵法所在地,由陌天歌另外设下迷阵,三人躲在里面休息,顺便分赃。

一天下来,他们正面杀得不多,混水摸回来的倒是不错,算了算,竟有百来块令牌。

柳一刀且惊且喜:“咱们这下可是赚到了,这里一百来块令牌,分一分我们每人有四十来块,一块令牌十块灵石,我们每人就有几百块灵石的奖励了。”

陌天歌心中算了算。云雾派七层以上炼气弟子共有三四百位,金刀门少一些,紫霞宗却肯定在五百之上,也就是说,云雾派除了本门之外,能夺得的他派令牌大概是八百之数。当然,事实上,紫霞宗实力强一些,算上金刀门,假设云雾派与他们之间胜负在五五之数,能抢到手的令牌总和也就四百左右,何况金刀门令牌超过半数会被紫霞宗抢去,算上三百也就差不多了。如今他们手上有一百多的令牌,就算分成三份,想来门派前十应该没有问题。

秦羲盘坐于地,正在调息,闻言,眼睛也没睁开,只淡淡说道:“今天混战最多,实力稍弱的都被清出去了,明天恐怕就不会有这样的便宜,我们不要心存侥幸的好。”

这冷水泼下来,陌天歌与柳一刀稍稍清醒了些。柳一刀面有惭色,当下问道:“两位师弟,这令牌怎么分?”

秦羲睁开眼,思度片刻,道:“我们能这么顺便地捡到便宜,也是多亏了叶师弟的特殊法术,就多分一些予他吧。”

陌天歌一愣:“这……怎么好意思?”虽是如此,也是柳一刀冒险探明敌情,还有秦羲法术精湛,令那些人以为他们人数颇多,才无心抵抗。

柳一刀却也豁达,他自认自己虽功法扎实,但没什么特殊本事,也不像他们计谋迭出,所以也不多加计较,笑道:“既如此,叶师弟一人五十块令牌,秦师弟与我各四十一块,如何?”

秦羲点头,并无异议。

他们既然如此议定,陌天歌也不再推脱,心中不禁感叹,虽是仙道艰难,不能将修仙之人想得多高尚,却也不是所有人都是不择手段眼中只有利益的。就像她遇到这几个,柳一刀爽直,徐靖之关切,秦羲虽冷淡却也细心。虽然她因为幼年教训,时时提防着别人,但如今以叶小天的身份,却相信他们都是可信的。

将五十三枚令牌收进乾坤袋,她也坐下调息。秦羲已经调息完毕,由他守着。

其实,就算没有人守着,也没什么关系,于阵法一道,陌天歌还是自信的,这个迷阵,是她和二叔两人的心血,炼气弟子进阵,困个几个时辰没什么问题。不过此间毕竟是迷雾谷,还是小心为妙。

忽然,阵中传来声音,似乎有人进了阵。

陌天歌睁开眼,与他们对视一眼,每人各自取出灵器或符箓。

脚步声很重,有些踉跄,而且很乱,看来不是一人。

“沈师姐,怎么样?”是个女子的声音,清脆却也沙哑,饱含焦急。

陌天歌微微皱眉,这声音……有些耳熟。

好一会儿,才又听到声音:“没事,我还撑得住,王师妹,你的伤呢?”

“还好,只是灵气快用尽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又听那王师妹说道:“也不知这是什么地方,竟然没有雾,不知安不安全。”

那沈师姐道:“有可能是前人遗留下来的洞府所在处,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已经寻到了,不如我们四处找找。”

陌天歌抽剑在手,已经确定了她们的位置,慢慢进入阵中。到达那位置,她小心翼翼地转过一处角落,忽然迎面一道法术,几个木头砸了过来。她错身一闪,正要挥出青木剑,却听那人惊喜的声音。

“叶师弟,是叶师弟吗?”

陌天歌一愣,眼前两个形容狼狈的女子,仔细看来,却是似曾相识。

“叶师弟,我……我是王倩一啊!”

陌天歌大吃一惊:“王师姐!”可不正是前段时间,她收集天露天天见面的王师姐么?再看另一个女子,虽然鬓发凌乱,但还是掩不住美貌,十分熟悉。她迟疑,隐约认出来,“这是……沈冰师姐?”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490)

我要评论
  • 陌天歌&,常年

    陌天歌的母亲,原是族长家的四姑娘,如今人称四娘子。她并不是族长夫人所出,而是族长年轻时在外面所生,因此一家子待她十分冷淡,而且,她胎里带病,常年小病不断,也就越发的受人冷落。

  • 姑娘踩&孩儿奔

    日头渐起,小姑娘踩着一路的露水,往村西祠堂而去,路上不时有男孩儿奔跑嘻闹。

  • 的手心&个,陌

    打了五下后,陌天俊的手心已经红了,夫子收起戒尺:“下一个,陌天威。”

  • 族,因&此,这

    这是晋国连城属下的一个村子,全村三四百口人,只有一个姓,属于一个家族,因此,这个村子就以他们的姓为名,唤作陌家村。

  • 子满意&背熟了

    看到学生们都乖乖坐着,无人吵闹,老夫子满意地点头,从案上取了一卷书,开口道:“昨日的《弟子规》第一段都背熟了没有?”

  • 小院的&娘走了

    此时,小院的房门打开,一个扎着小辫面色腊黄的小姑娘走了出来。她约摸六七岁的年纪,身量十分瘦小,面有菜色,衣衫陈旧,不过,全身上下收拾得干净整洁,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衣衫也十分干净。

  • 两人进&。

    陌天歌两人进了祠堂,屋里已经坐满了孩子,小的六七岁,大的十三四岁,都是男孩子,只有她们两个是女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