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金刀门的弟子,总计五人,两个炼气十层,一个炼气九层,两个炼气八层。陌天歌皱紧眉头,以青木诀的非常特殊效果,干掉修为相差近不多的修士,两三个她保命仍有余力,三个以上……不知道秦羲能干掉几个。这时,秦羲已将他的剑收了出来,轻声道:“叶师弟,那两个炼陌天歌皱紧眉头,以青木诀的特殊效果,对付修为相差不多的修士,两三个她自保尚有余力,三个以上……不知秦羲能对付几个。。...

这是金刀门的弟子,共计五人,两个炼气十层,一个炼气九层,两个炼气八层。

陌天歌皱紧眉头,以青木诀的特殊效果,对付修为相差不多的修士,两三个她自保尚有余力,三个以上……不知秦羲能对付几个。

此时,秦羲已将他的剑收了起来,低声道:“叶师弟,那两个炼气十层的交给我,其他几个,你试试能不能困住。”

陌天歌点头。不管是青木诀还是她擅长的阵法,都是擅长困而非杀,若叫她与其他三人对阵,还真没什么把握,但要暂时困住,就容易得多。

秦羲已经迎了上去,果然,对方一见他修为也是十层,那两个十层的修士双双上前,操纵灵器向他扑来。自仙台会后,陌天歌还不曾见过秦羲出手,不过,他于法术运用十分精通,又修习炼体之术,都是适合斗法的,想来比普通炼气十层修士只强不弱。

没时间去管秦羲,另外三人中,已有两人向她冲来。陌天歌后退一步,步法一绕,已避过二人的攻击,随后祭出青木剑在上空盘旋牵制,手中种子洒出。那两人不知她手上的种子是何物,都选择闪避,但下一刻发现,那些东西落在脚边,立刻暴长出荆棘,这些荆棘尖刺上闪烁着红光,他们一挨到,立刻感觉到火烧般的灼痛感。趁着他们一时反应不及,又一把种子出手,火荆棘再度暴长,形成一个简单的困灵阵,将他们团团围住。随后飞来的种子,在挨到他们的瞬间,突然抽成一朵硕大的白花,绽开花瓣,香气诱人,那两人顿时一晕,灵气提不上来。

陌天歌松了口气,取回青木剑,盯着仅剩的那一人。那人原以为炼气八层而已,两个同阶修士足够对付,却没料到会瞬间被她困住,当下操纵着灵器向她攻来。

这人倒是目光犀利,一见陌天歌的手段,立刻运起轻身术在空中与她斗法。在空中身形变幻,无法临时布阵,也无法用荆棘将他缠住,只需面对她的迷幻花与青木剑攻击而已。

这也是陌天歌斗法的短处,等到晋阶筑基期,修士之间的斗法都是在空中,荆棘之类的就没什么用了,而青木诀又只能催发短期生长的植物,那些东西对筑基修士根本没什么效果。眼下此人,直接用轻身术飞在半空中,就令她的青木诀一半无用。

一时场面僵持。陌天歌看了一眼困灵阵,眉头皱紧,临时布下的困灵阵,只能困住一时,拖下去可就糟糕了。

想到此处,从怀中掏出符箓,打算速战速决,不料此时,对面那人“啊”了一声,又惊又怒。

陌天歌转头,看到秦羲伸手接住一物,他的对手,只剩一人。

她大喜,趁着自己的对手心神动摇之时,符箓毫不吝惜地砸出去,符箓燃起的火光中,这人腰间的令牌发出柔和的白光,白光中,此人身体消失,令牌一暗,掉了下来。

陌天歌伸手接过令牌,转身与秦羲共同对阵那个十层修士。同伴接连被传送出去,此人已是手忙脚乱,不消多久,也被传送出去,秦羲收了令牌。剩下两个被困灵阵困住的八层修士,刚刚从阵中脱身出来,立刻被一连串的法术打乱,没怎么反抗就被打败。人消失,两块令牌掉了下来。

陌天歌松了口气,她对战经验不多,此次以二胜五,实是没有把握,精神一直绷得紧紧的,一结束斗法,就觉得腿都发软了。

看着那两块令牌,陌天歌犹豫了一下,此番虽是秦羲敌二她敌三,可实际上,是秦羲先将一人解决,她才有可趁之机,所以这令牌……不能理所当然地收起来,让出一枚又觉得不甘。

秦羲却是一笑:“叶师弟,这两人是你困住的,令牌就归你吧。”

对方拱手相让,陌天歌不禁觉得自己有些小人之心,心下赧然。但她也学不会推来推去,当下收了令牌,认真道:“多谢秦师兄。此番情谊,我铭记于心。”

秦羲却是摆了摆手,不再多说。

此时,室外又传来脚步声,陌天歌与秦羲对视一眼,心中却是郁闷,怎么刚杀完一伙,又来一伙?

下一刻,进屋的人让两人一怔,却是柳一刀。

“柳师兄!”

柳一刀看到他们,惊讶:“原来你们走在我前头了,江师弟和徐师弟呢,你们可曾见到?”

陌天歌摇头:“没有。柳师兄,外面什么情况?”

柳一刀道:“我发现阵法破了,就一直在找你们,结果找了许久也没见到人,直到这里。”

“另外两位师兄都没在外面?”

“我没见到。”

陌天歌皱眉:“看来他们情况不妙。”阵法已破,很容易就可以找到这里,那两人居然到现在还没到。

两人不解地望着她。

陌天歌从乾坤袋里取出一枚传讯玉符,输入灵气,想要发给徐靖之,玉符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她一叹,将玉符收起来,道:“他们不在此处,可能已经被打败传送出去了。”

秦羲立刻想到:“是刚才那五个人?”

“应该是。他们也被传到此处,肯定是两位师兄在外面被撞到,让他们联手打败。”

柳一刀不解:“什么情况?”

陌天歌道:“刚才我们刚到这里,有五个金刀门的弟子在我们后面进来。”

“哦?”柳一刀吃惊,“现在他们人呢?”

“被我们打败,传送出去了。”

柳一刀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叹道:“却是我小瞧两位师弟了,二对五竟然完胜。”

陌天歌笑道:“他们不熟悉我的法术特点,措手不及而已,秦师兄才是,一对二完全不落下风,还先胜了一人,否则我可没办法。”

秦羲只是摇了摇头,转了话题:“既然柳师兄也到了,我们还是商量下一步吧。我们在此足有半天,外面不知是什么情况。”

柳一刀说道:“那我们出去?”

陌天歌犹豫:“现在出去,是不是太危险?”

柳一刀却道:“叶师弟不知,如果我们在此躲上一段时间,才更危险。此次紫霞宗弟子极多,这迷雾谷又不大,等到他们把外面的人都清光了,回头搜过来,我们很难藏住,那时被搜到,就无路可逃了。”

他说得十分有理,另两人思量片刻,秦羲道:“那我们就出去吧,既然躲不过,多胜几人再说。”

此话两人都无异议,就由柳一刀守着,他们先调息一番,回复刚才打斗消耗的灵气。等到灵气精力都恢复,三人才收拾好东西,往阵外而去。

————————————

自找罪受,又写斗法了==

对了,感谢打赏,昨天没看到,今天补上^^

继续头昏昏,我恨自闲山庄,红衣女鬼穿墙过,昨天半夜吓得玩不下去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359)

我要评论
  • 接过她&递来的

    陌天歌接过她递来的东西,是一块地瓜饼。她小声地说:“谢谢。”

  • 她蹲下&就能顺

    “还是我来吧。”陌天巧看她绑得草率,干脆把她辫子解了重编。她比陌天歌高了半个头,不用她蹲下就能顺利地把辫子编好。

  • ,却又&,以后

    话里的娇憨令妇人露出笑容,却又夹杂着苦意,语气便软了下来:“好,娘会尽快好起来,以后不让天歌受苦了。”

  • 说!再&告诉爹

    那女孩扬起眉,瞪着兄长:“你还说!再不还我就回家告诉爹,说你欺负妹妹。”

  • 的四姑&今人称

    陌天歌的母亲,原是族长家的四姑娘,如今人称四娘子。她并不是族长夫人所出,而是族长年轻时在外面所生,因此一家子待她十分冷淡,而且,她胎里带病,常年小病不断,也就越发的受人冷落。

  • 地打在&他手心

    戒尺高高抬起,“啪”重重地打在他手心,整个学堂的孩子都不敢出声,生怕下一个是自己。

  • 西祠堂&。

    日头渐起,小姑娘踩着一路的露水,往村西祠堂而去,路上不时有男孩儿奔跑嘻闹。

  • 只听他&。”

    只听他期期艾艾地开始背诵:“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

  • &:“把

    被扯了辫子的陌天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把头绳还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