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掌门合力,在这山顶的半空,登时会出现一座瞬间传送阵。这但是陌天歌第一次看见瞬间传送阵。她虽深研阵法,但做一套瞬间传送阵的规模,相对于护山大阵也不遑多让,她目前仍然的阵法造诣远远超过还不够。抬头一看眼前,圆形的瞬间传送阵,满布含义艰深的云纹,更有灵石镶有其中,整个阵法流光这还是陌天歌第一次看到传送阵。她虽研习阵法,但做一套传送阵的规模,比起护山大阵也不遑多让,她目前的阵法造诣远远不够。只见眼前,圆形的传送阵,布满含义深奥的云纹,更有灵石镶嵌其中,整个阵法流光溢彩,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三位掌门合力,在这山顶的半空,顿时出现一座传送阵。

这还是陌天歌第一次看到传送阵。她虽研习阵法,但做一套传送阵的规模,比起护山大阵也不遑多让,她目前的阵法造诣远远不够。只见眼前,圆形的传送阵,布满含义深奥的云纹,更有灵石镶嵌其中,整个阵法流光溢彩,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她目不转晴地盯着这传送阵,参悟其中的含义。凡是阵法,皆是按天地阴阳五行八卦的诠释,但眼前这些复杂的八卦图纹阴阳排序,一时之间根本不解其意。陌天歌叹息一声,并不是阵法造诣不够,有些东西,不是她这个境界可以理解,或者进阶筑基,甚至结丹元婴之后才能明白吧。

阵法一出,弟子们纷纷争先传送,如果不是师门长辈在此,恐怕还要发生一些冲突。片刻后,终于轮到了他们这一组,白光一闪,五人一齐消失在传送阵里。

周围暗了下来,陌天歌睁开眼,不禁诧异,这是什么地方?

其他人此时也睁开眼观察周围环境,都皱紧了眉头。

他们所在的地方,四周都是岩壁,长而窄的通道,似乎是哪个洞窟。

“这是哪里?”徐靖之一边四处察看,一边说道,“不会把我们传送到哪个灵兽的洞穴里吧?”

此话一出口,其他人都是脸色一变。不错,周围这些,确实很像某个洞穴,说不定就是灵兽栖息之处,要是如此的话,他们还真是中了头奖,不用遇到其他两派弟子,这灵兽就叫他们好看了。

柳一刀先镇定下来,说道:“徐师弟说得有理,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五人观察了一番,选定一处方向,唤出灵器或是防护法术,小心翼翼地前进。

只是这不知是什么灵兽的洞穴,前后左右,分岔极多,五人走来走去,绕过几个死胡同,却怎么也找不到出口,也没有遇到灵兽。渐渐的迷了路,这洞穴简直像一个迷宫,不管走到哪里,周围没一点变化,就连岩壁都是一模一样的花纹。

走了将近半个时辰,终于大家都沉不住气了,徐靖之率先道:“这样根本走不出去嘛!”就连江上航都是一脸不耐烦,陌天歌也觉得心里有了一丝烦躁,实在是这景物一成不变,让人心里厌烦。

柳一刀沉思良久,道:“不然的话,我们分头找路?”

“这……”几人都是犹豫,如果分头,遇到灵兽怎么办?

“分头就分头吧。”陌天歌终于下了决心,道,“这里究竟是不是灵兽的洞穴我们也不知道,说不定只是一处地下溶洞呢?这样绕下去,也不知道绕到什么时候,不如分头探路。”

“是啊,”徐靖之也道,“我同意叶师弟,就算真的遇到什么危险,就当我们来见世面的好了,也没什么损失。”

看到大家都不反对,柳一刀就道:“既然如此,我们是分两路还是三路?分两路的话可能安全些,分三路找得快点。”

秦羲道:“既然决定分头,就分三路吧。”

“好,分三路的话,我一人一路,江师弟和秦师弟,你们两人各带一位师弟负责一路吧。”柳一刀如此分配,因为他们五人中,他、江上航、秦羲三人都是炼气十层,而徐靖之与陌天歌两人是炼气八层,如此保证各路实力相差不多,遇到危险也不至于太快败退。他自己一人一路,可以说是最吃亏的,因此其他人也没意见。

“多谢柳师兄。”秦羲谢了一声,又转向陌天歌和徐靖之,“两位师弟谁与我同路?”

陌天歌与徐靖之对看一眼,徐靖之道:“叶师弟,你与秦师兄去吧,我跟江师兄一路。”说着向她眨眨眼。陌天歌了解他的意思,上次救了江上航他却根本不领情,徐靖之知道她讨厌江上航,所以让她跟秦羲一路。

陌天歌也知道徐靖之跟江上航的关系比她还是好点,所以也不推让,点点头:“好。”

五人分了组,各自选定方向出发。

仍然是迷宫一样的道路,一成不变的岩壁。陌天歌跟着秦羲走了一段,其中有几段死路,仍按刚才的方法做好标记,但是仍然没有任何成效。

如此又是小半个时辰,陌天歌有些不耐烦。她越来越肯定,这根本不是什么灵兽的洞穴,有可能是三派的前辈在此设立的一个迷宫阵,因为灵兽根本没能力做出这样迷宫一样的效果,在这其中,甚至分不清方向。

此时,秦羲忽然转过头瞥了她一眼:“叶师弟,守住心神。”

陌天歌一怔,才发现自己就要被不耐烦的情绪左右,心中吃惊,连忙气守丹田,才觉得脑中清明,不禁一阵后怕:“多谢师兄提醒。”看来这迷宫不那么简单,身在其中,不知不觉变得心绪不稳,如此一来,遇到危险就很容易失误。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秦羲仔细地看着四周岩壁,问道:“叶师弟可懂阵法之道?”

陌天歌点头:“略知一二。”

“那你看这像不像个阵法?”

陌天歌早就这么觉得,当下道:“不错,这里到处一模一样,好像根本走不到头,很像一个迷阵。只是,如果这是一个阵法,设阵之人修为必定在筑基之上,以我所知,很难破解。”

秦羲并未失望,道:“我之前确实听说过,迷雾谷还不是比试之地的时候,曾经是门中前辈闭关之地,说不定,这就是那些前辈在此留下的阵法。”

“哦?”陌天歌第一次听说,奇怪道,“秦师兄,这是从何处得知?”

秦羲道:“是北峰的一位师叔说的,我也只听他提起而已。不过因为此中灵脉越来越差,雾也越来越浓,渐渐就没人来了,后来三派为了找个比试之地,才又重新找到这个山谷。”

“这么说,他们选定比试之地的时候,应该仔细查探过,怎么这阵法还留在此处?”

“可能是太隐蔽吧,也有可能是他们觉得此阵可以做为比试的一部分。”

这倒是有可能。陌天歌没再说什么,继续与秦羲一步步小心查探。就算是高阶修士设下的阵法,必定有阵眼,只要找到,就容易出去了。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188)

我要评论
  • 声,说&么去了

    “哼!”夫子冷哼一声,说道,“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怎么就背这么点?”

  • 陌天俊&个,陌

    打了五下后,陌天俊的手心已经红了,夫子收起戒尺:“下一个,陌天威。”

  • ”又一&承……

    “是。”又一个孩子站起来,开始背,“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

  • 好啦,&把手上

    “好啦好啦,给你就是了。”男孩把手上的头绳一塞,连忙先走了。

  • 比陌天&辫子编

    “还是我来吧。”陌天巧看她绑得草率,干脆把她辫子解了重编。她比陌天歌高了半个头,不用她蹲下就能顺利地把辫子编好。

  • 又说:&吧,等

    小姑娘又说:“娘,你就好好休息吧,等你好了,我就不要做这些了。”

  • 背得很&好,今

    夫子脸上出现微微的笑意:“好,背得很好,今日你就开始看‘出则弟’吧。”

  • 上取了&”

    看到学生们都乖乖坐着,无人吵闹,老夫子满意地点头,从案上取了一卷书,开口道:“昨日的《弟子规》第一段都背熟了没有?”

  • 女儿,&。不久

    十年前,村里来了一个书生在此借住,见过她几次,不知怎的竟向族长求娶。族长虽不喜爱这个女儿,但也怕别人不怀好意,便说要他入赘留在村中,谁料这书生也不反对。不久两人就成了亲,在村中住了下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