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此次迷雾谷之行,陌天歌是又兴奋又忧郁。兴奋的是,如果能坚持到最后,奖励丰厚,她好长一段时间不用操心丹药的问题,忧郁的是,她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赚的那点灵石又要花进去了。买...

对于此次迷雾谷之行,陌天歌是又兴奋又忧郁。兴奋的是,如果能坚持到最后,奖励丰厚,她好长一段时间不用操心丹药的问题,忧郁的是,她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赚的那点灵石又要花进去了。

买了些符箓、托慕容嫣弄了些种子,再准备一些可以临时布阵的阵法,手上的灵石也花得差不多了。

这段时间,同一屋的五个人前所未有地亲近,大家准备了什么,打算怎么做,互相通气,打算在此次迷雾谷之行中,一举获胜。

陌天歌看到这幕,当然高兴此次有人同心协力,但她也不会把所有的希望放在同伴的身上。她可是把身上所有的灵石花了,此次进迷雾谷,就算不能坚持到最后,也要得到一些奖励才算不亏。

一个月转眼就过去了,所有七层以上的炼气弟子,再次齐聚广场。

这一次,除了掌门,还有两个结丹修士出现在广场上。云雾派总共只有一位元婴修士,七八位结丹修士,此番掌门连同两位结丹修士一起出现,可见对其重视程度。

“诸弟子,闲话休提,今日就是迷雾谷三派比试的日子,想必你们已经将此事了解得清清楚楚,老夫就不再赘述。只是,有一件事与你们知晓,为了鼓励弟子,门派中决定,此次胜敌最多的三位弟子,追加五百块灵石、一瓶聚气丹的奖励。”

掌门话音刚落,广场上哗然。五百块灵石啊,普通炼气弟子一个月才五块灵石,普通的差事,一月不过十块灵石左右,陌天歌忙了几个月,几乎没时间去修炼,也不过才赚了百来块灵石而已。普通的养气丹两块灵石一枚,聚气丹则是二十五块灵石一枚,五百块灵石完全抵上了坚持到最后的奖励,何况还要加上一瓶聚气丹。

陌天歌激动,五百块灵石再加一瓶聚气丹,如果还能坚持到最后,获得那两瓶聚气丹……她完全可以专心闭关直到炼气期圆满了!正想入非非,忽然听到有人咳了一声,陌天歌顿时冷静下来,前三名才有这奖励,她自己才炼气八层,不说别的,周师兄这样的准筑基修士也不是只有一位,何况至少有百来位弟子比她修为高,想得到前三名,希望实在很小。

此时,掌门与另两位结丹修士交谈两句,三人各自散开,取出法宝来。却是一只巨大的乌龟,一只船,还有一块铺开足有一亩地的方帕。掌门出声喝道:“众管事弟子,将自己属下弟子带过来。”

周师兄将他们这二十几名弟子集中起来,道:“各位师弟,我们这就动身前往迷雾谷,该说的都说过了,大家各自努力吧。”说罢,带众人往前,排队走上中间那只小船。

等到数百名弟子全部走上三个飞行法宝,结丹师祖们各自操纵法宝,瞬间三件法宝飞天而起,速度极快地飞掠向前。

上面的炼气弟子们都是惊奇不已。飞行法宝啊,炼气弟子们都还只能使用轻身术,只有到达筑基期才可以驭使灵器法宝飞行,但是只有结丹期的法宝,才可以载这么多人,有这么快的速度。今天在这飞行法宝上的所有人,也不知有没有人能进阶结丹,要知道像云雾派这样的中等修仙门派,往往上百年才会出现一个结丹修士,说不定他们这些人中,根本无人能进阶结丹。

陌天歌把感叹放在心底。这些弟子里面,不乏天资出众之辈,都不能肯定自己能结丹,何况是她。

这些飞行法宝速度极快,掌门驭使着那只乌龟灵兽飞在最前面,后面紧紧跟着。大约两三个时辰后,终于速度减慢,慢慢地往下降去。

陌天歌低头看着下方,有一座平顶的山,靠着一道雾气弥漫的峡谷,山上已经密密麻麻停着好些人,分别是着黄衣和紫衣的修士,看来就是那金刀门和紫霞宗的弟子了。

待他们全部落下,掌门与其他两位结丹师祖收了法宝,就往中间而去,那里已经等候着几个结丹修士了。只见他们彼此见礼之后,掌门道:“金兄和李兄好心急啊,这么早就到了。”

那两位想必就是金刀门与紫霞宗的掌门了,那位被称为金兄的较年轻,看来三十出头的样子,不知是不是吃过定颜丹一类的丹药,另一位却比方掌门要老得多,头发胡须已经花白,看来寿数并不是很多了。

年轻的那人哼了一声,颇为不快地道:“哪里,是方兄胸有成竹吧,我金刀门实力不济,所以早早过来准备准备。”

陌天歌倒是听说过,金刀门百年前曾有内乱,目前实力仍未恢复,想来这位金掌门对迷雾谷比试是心有不满,毕竟门下弟子不济,可就又要划出收益了。

姓李的老者却是半闭着眼气定神闲,道:“方兄,好久不见了。”

看来这位就是紫霞宗的掌门了,此次比试就是紫霞宗提出来的,据说紫霞宗与金刀门相反,这百年来收得好弟子,眼看着比金刀门和云雾派都要强盛,忍不住想多分点利益了。

陌天歌还想看下去,却被柳一刀拍了下肩:“叶师弟,我们来聚一下。”

陌天歌转过头,应了一声。

三派的弟子都在这山上,有人打坐,有人交头接耳。他们五人寻了一处人少一些的地方,团团坐下。

柳一刀慎重说道:“几位师弟,我先与你们强调一下,我们五人同行,彼此合作,都要交心,可不能口应心不应,害了别人前程。”

几人都是点头。这是合作的基本要求,否则都不能信任,怎么同行?

柳一刀接着强调:“把自己的身份令牌都挂好,放在乾坤袋里可是没有作用的。”

几人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柳一刀继续说道:“我们先说好,合作战胜敌人,夺得的令牌平分。如果不够平分,就按照战斗中起的作用分配。千万不可以为此争执,若有异议,大家好好商量,你们说呢?”

徐靖之附和:“这是当然的,我们进了迷雾谷,就是同伴,要是互相争吵,就让别人占便宜了。”

陌天歌也点头。其他两人也没表示异议。

柳一刀见状,高兴道:“我想说的就这些,你们谁还有什么疑问的?”

这次迷雾谷之行,大家默认柳一刀领队,都表示没别的,由他作主了。他们刚刚说完,那边几位掌门已汇集在一处,齐声道:“众弟子会合,比试要开始了。”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355)

我要评论
  • 有多余&儿,露

    寡淡的清粥腌菜,没有多余菜色,一个是病人,一个是小孩,难怪二人脸上没有丝毫红润。妇人看着女儿,露出心疼之色,小姑娘没有看见,只埋头喝粥。

  • 怎么不&?你再

    “我们爷爷天歌也叫爷爷,怎么不是妹妹?你再说我现在就回去告诉爹!”

  • 此。她&等,不

    陌天巧就是如此。她是陌家族长的嫡系孙辈,因为是长孙女,又与长孙一母同胞,因此家中也高看她一等,不但名字从了兄弟,还一并送了学堂。

  • 陌天巧&,也低

    陌天巧苦了脸,也低声回道:“我也背不熟呢,不知道等下能不能背全。”

  • 的母亲&面所生

    陌天歌的母亲,原是族长家的四姑娘,如今人称四娘子。她并不是族长夫人所出,而是族长年轻时在外面所生,因此一家子待她十分冷淡,而且,她胎里带病,常年小病不断,也就越发的受人冷落。

  • 年纪的&动柴。

    连城位于晋国之南,气候温和,十分适合种植水稻,因此烧火都用稻杆。也幸好如此,否则这个年纪的女娃儿,哪里能劈得动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