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听那个搜集天露的要求,像是挺简单的的,陌天歌还嘟囔,怎么不叫杂役弟子去做,自己去了才意外发现不简单的。花草树木有灵气的很多,可灵草就少了,并且,有灵气的露水才叫天露,通常灵草长在峭壁悬崖,就得飞上飞着地搜集。忙了两个时辰,才采了小半瓶,陌天歌望着忙了两个时辰,才采了小半瓶,陌天歌看着太阳已经升起,无奈地摇头,先把装着天露的玉瓶送给王倩一。看到她拿来的瓶子,王倩一还算满意,陌天歌松了口气,离开正阳殿,就回了南峰。。...

初听那个收集天露的要求,好像挺简单的,陌天歌还嘀咕,怎么不叫杂役弟子去做,自己去了才发现不简单。花草树木有灵气的很多,可灵草就少了,而且,有灵气的露水才叫天露,往往灵草长在峭壁悬崖,就要飞上飞下地收集。

忙了两个时辰,才采了小半瓶,陌天歌看着太阳已经升起,无奈地摇头,先把装着天露的玉瓶送给王倩一。看到她拿来的瓶子,王倩一还算满意,陌天歌松了口气,离开正阳殿,就回了南峰。

这件差事不难,收益么,一个月也有十几块灵石,可以换得五六枚养气丹了,可这些丹药对陌天歌来说还是杯水车薪,所以问过徐靖之,又去执事堂问问可有别的差事可以同时做的。

现在想到钱这个字,陌天歌是一个头两个大,以前一直有二叔给她担着,根本用不着她操心。后来二叔受了伤,她停止吃丹药,倒也勉强能过日子。可现在她要冲炼气十层,这钱就成了最大的问题。不止是她,同住的几人,除了徐靖之前段时间赚了不少灵石,其他人也都开始忙碌此事,柳一刀跟她一样天天早出晚归,江上航说是最好不要外出,但是没有丹药修炼他也顾不得别的,秦羲倒是不错,因为懂些炼丹知识,被北峰的一位师叔要了去。

陌天歌前后接了三个差事,就连慕容师姐来找她玩都没应过。

这么忙碌了几个月后,陌天歌停止了赚钱,因为这个时候,云雾派公布了一个消息。

全部的炼气弟子聚集在广场中,上千人鸦雀无声。

不久,真宝殿中走出一人,正是掌门方定岳,另有数位筑基修士跟随在侧。

“各位弟子,此次召集大家前来,是告诉你们一件事。为了考验弟子,金刀门与紫霞宗邀战我云雾派,老夫已经答应了他们。此次所有炼气七层以上的弟子,都要参加,一个月后进迷雾谷,为期三天,胜者奖励丰厚,具体事宜,自有管事弟子与你们详说。众弟子,为了我云雾派的声名,望全力以赴。”

广场内,众弟子交头接耳,有资历高的弟子,经历过这样的事,摇头晃脑地向新弟子说明。陌天歌这边,除了周师兄,都入门不满一年,只有几个听说过的与他们说起。

原来,云雾派附近,有金刀门与紫霞宗两个实力相差不远的门派,三个门派在此鼎足而立,凡资源灵脉皆要与其他二派共享。三个门派此起彼伏,若有谁强盛起来,就想多分一些资源,但又怕冲突激烈,三败俱伤,最后就想了个法子,不损失实力的情况下进行比试。这就是迷雾谷邀战的由来。

所谓迷雾谷,是三门派山门之间一条山谷,谷中迷雾弥漫,等闲人进不去。三派前辈在此布下禁制阵法,令门下弟子进入其中,互相争斗,坚持到最后的就是胜者。

掌门的声音再度响起:“诸位弟子,在此次比试中,坚持到最后的弟子都可以获得上等灵器一件,聚气丹两瓶,和百枚灵石。另外,按照所得击败人数的多寡,另有灵石奖励,即使中途失败,也有灵石奖励。好了,管事弟子将管束的弟子带回去,详细解释,半个月后,邀战就会开始。”

陌天歌满腹疑问,跟着众人回了住处。

周师兄叫众人在院中集合,将迷雾谷之事又解释了一遍。

原来,三派的前辈为了这比试,会在每个弟子的身份令牌上下禁制。将令牌挂在身上,就不会有性命危机,因为一旦遇到危机,令牌就会掉落,令牌一离开身上,人也会在瞬间传送出去,而传送出去的人,就算是失败了。

迷雾谷很大,进入其中,还有遇上灵兽的危机,不过,这也算是附带的一个奖励,此中灵兽灵草,比试弟子得到,都归自己所有。

陌天歌仔细算了算,不禁对这个迷雾谷比试充满了兴趣。坚持到最后有两瓶聚气丹啊,一瓶有十颗,她手中已有一瓶,也就是三十颗的聚气丹,足够她进阶炼气九层,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到十层,还要加上灵石什么的。就算没坚持到最后,也有灵石奖励,又没有生命危险,完全值得去拼一拼。她现在是看到灵石和丹药就两眼放光,这机会实在不能错过。

这样丰厚的奖励,其他人当然也是如此。

周师兄看他们如此兴奋,哼了一声泼他们冷水:“各位师弟以为这奖励是这么好拿的吗?进入迷雾的传送阵,会把人随机传送到谷中某处,要是正好传送到某个灵兽的嘴边,你们就等着瞬移出来吧!另外,谷中地形复杂,危机四伏,说不定你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敌人中间去。所以,各位进了迷雾谷,第一时间要找个安全的地方,与同门会合,单凭一人的力量,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这冷水一拨,众人稍微冷静了一些,有人问道:“周师兄,你也会去的吧?”

周师兄点头:“不错,我也是炼气弟子,自然是要去的,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是炼气七层以上,每个人都要去。实话告诉你们,上一次比试,还是十几年前,那时我已经进阶十层,可是一天也没坚持到,就被他们围攻出来,所以你们万万不能掉以轻心。”

周师兄的实力,他们或多或少清楚,周师兄平时负责与他们讲解修炼中遇到的难事,可以说境界上不知比他们强多少,现在连周师兄都这么说,大家不禁收起兴奋,思考其中的机遇与难处。

周师兄却又笑了一声:“你们也不用这么担心,哪怕很快就出来了,也不亏什么,尽力而为就是。买些符箓什么的防身,或者与人组个小队——传送阵最多可以一起传送五人,你们能五人齐聚是最好。行了,自己去准备吧。”

周师兄挥挥手去了,其他人各自谈论着回去。一回屋,柳一刀就问:“几位师弟,你们有何打算?”

徐靖之道:“当然是我们一起啦。柳师兄,那传送阵一次最多五人,正好我们一屋。”说着,他看一眼江上航,没想江上航竟没有走开,也没表示异议,看来也是知道这次一个人不行。

柳一刀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几位师弟你们以为呢?”

陌天歌道:“我没意见,当然是与几位师兄在一起安全些。”

秦羲也点了点头。

所有人看向江上航,江上航仍然僵硬着脸,但是最终点了点头。

“好。”柳一刀颇为高兴,这是第一次大家同心协力,“既然这样,我们就商量一下这次怎么办,几位师弟……”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309)

我要评论
  • 捞了些&到主房

    东方露出红光,粥也散发出了米香。小姑娘就着小板凳,小心翼翼地舀了两碗,又到屋角坛子里捞了些腌菜,一一捧到主房去。

  • 是了。&连忙先

    “好啦好啦,给你就是了。”男孩把手上的头绳一塞,连忙先走了。

  • 看到学&《弟子

    看到学生们都乖乖坐着,无人吵闹,老夫子满意地点头,从案上取了一卷书,开口道:“昨日的《弟子规》第一段都背熟了没有?”

  • 这瘦弱&,把她

    “哈哈,真笨,我在这呢!”这男孩身形十分灵活,又十分壮实,哪里是她这瘦弱身板可比,每每一折身就把她甩开,把她气得七窍生烟。

  • &陌天巧

    编好了辫子,陌天巧从口袋里小心地掏出一个纸包,打开:“天歌,来吃饼。”

  • 个十岁&光头吧

    看到她走在路上,有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偷偷地跟在后面,忽然窜上去,一把揪住她的辫子一扯,哈哈大笑:“陌天歌,你的辫子真丑,你还是剃光头吧。”说完,又一溜烟跑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