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万法阁回去,陌天歌又步入闭关修练状态。一则,她从那本《灵草全鉴》中找到了了慕容嫣给的那些种子的用处,意外发现有好几种很没用,因为闭关修练找出最最合适的用法,二来,她清闲了一段时间,手中又除了一瓶聚气丹,是时候再次修练了。毕竟,像她这样的炼气修士的闭关修练,并一则,她从那本《灵草全鉴》中找到了慕容嫣给的那些种子的用处,发现有好几种很有用,所以闭关找出最合适的用法,二则,她闲散了一段时间,手中又还有一瓶聚气丹,是时候继续修炼了。。...

从万法阁回来,陌天歌又进入闭关状态。

一则,她从那本《灵草全鉴》中找到了慕容嫣给的那些种子的用处,发现有好几种很有用,所以闭关找出最合适的用法,二则,她闲散了一段时间,手中又还有一瓶聚气丹,是时候继续修炼了。

当然,像她这样的炼气修士的闭关,并不像高阶修士一般关在练功房一直不出来,他们要吃饭、要活动筋骨、要洗澡,所以陌天歌所谓的闭关状态,只不过是除此之外的时间全部用在修炼上,不再出去闲逛而已。

慕容嫣给的几包种子里,有一种叫迷幻花,是迷魂散的原料之一。陌天歌花了几天时间,将种子的灵气研究透,终于能在一瞬间令它抽芽开花,这花的气味,果然有迷幻作用。另外还有一种火荆棘,比她手里的普通荆棘好了许多,天生符带火性灵气,要是没有防备沾上,就会被灼烧。

当她能熟练运用这两样种子,又稳定了八层境界之后,算是暂时出关了。

而这个时候,她遇到了最大的问题——没钱了。

在俗世,没钱那是寸步难行,在修仙界,也没好到哪去,只是这钱不是金银,而是灵石。

陌天歌把自己乾坤袋里的东西数过来数过去,除了留下布阵用的灵石,和一瓶暂时没派上用场的聚气丹,没几件可以换钱的东西。那个安家男子的灵石,早就被她购买丹药用掉了,他们的灵器也不能在云雾山坊市换钱,不然她的麻烦就来了。剩下的只有一些灵草,炼器材料,和一个酒杯大小的珠子。

问过二叔,陌天歌把各种材料拿去卖了,至于那珠子连二叔都不知道用途,就放着了。只是那两人都是炼气修士,身上的材料也不是什么多好的东西,没换回多少,没多久就花光了,她再一次为生计纠结。灵根差,所以她不得吃丹药,不得不用聚灵阵,可这些都是要灵石的,不然按门派的配给,一个月三颗养气丹五块灵石,她要进阶十层,真是要猴年马月。可她除了阵法,又不会别的,卖阵法的钱又只够二叔疗伤。

又一次讲道,看到长吁短叹的陌天歌,问明原因后,徐靖之诧异问她:“叶师弟为什么不去领差事?这可比你自己想法子赚钱好多了。”

“啊?”陌天歌一呆。

徐靖之唉了一声,对她谆谆教导:“咱们为什么要拼死拼活进门派,不就是因为门派资源丰富吗?除了每月配给,门派还有许多差事给我们做,这些差事可是另有奖励的。你看我前三个月没怎么修炼,到处去跑差事,就赚了不少灵石,可以让我毫无顾虑地闭关半年。”

这番话令陌天歌恍然大悟,她居然忘了,门派弟子是有福利的,根本不用想法到外面谋事。拍了自己脑袋几下,陌天歌暂时放修炼,开始跑差事。

所谓差事,也就是门派给予弟子的任务,有些事不方便杂役弟子去做,就会让正式弟子去完成。

再一次跨进执事堂,院子正厅,陌天歌第二次见到那位于师叔。

这位于师叔又是在修炼,倒是另有一个炼气弟子在一旁整理什么,看到她进来,这名看起来很普通的男弟子问道:“你是交还是接?”

陌天歌琢磨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道:“劳烦师兄,我是来接差事的。”

这人向她伸出手:“令牌。”

陌天歌取出自己的身份令牌递过去。

这人验证了一下,确认身份令牌没问题,才扔过来一个玉简:“白色的都是空闲的,只要你符合要求。”

陌天歌输入神识,所有的差事出现在脑中。

这些差事基本上可以概括成几类:一是门派之内看守传递之类的杂事;二是外出寻找某些东西;三是镇守灵石矿经营店铺之类的。第一类差事都是相当热门的,想想那日万法阁看守弟子的态度就知道,奖励不错又在门派之中;第二类奖励倒是丰富,可是比较难,需要运气;第三种要花大量时间,远离门派,这是陌天歌不愿意的,长时间在外,虽然有大量时间用来修炼,可外面肯定没有门派的灵脉好。这样一来,只有第一种可以选择了。

陌天歌抬头笑道:“师兄,我想做这个采集天露的差事。”

“哦?”这名弟子多看了她几眼,只因此事报酬不高,又甚为繁杂,很少有人愿意做。当然,他也不会有异议,取了一枚玉牌,记录了什么递了她:“行了,你去北峰正阳殿找王樵师叔,那边会告诉你怎么做。”

陌天歌接过玉牌,谢了一句,马不停蹄地往北峰去。

其实她哪里不想有更好的差事,可看了一番,好差事都有人做了,这个虽然麻烦了些,不过好歹也是在北峰上的,北峰灵气浓郁,每天花点时间在那修炼,说不定比在南峰修炼好得多。

有玉牌在身,到北峰一路无阻。云雾山的南北二峰相距数百丈,中间隔着深渊,炼气弟子不能凌空飞行,如果使用轻身术从南峰到北峰,恐怕要大半天功夫。不过,有前辈高人在两峰之间搭起一座铁索桥,大大方便了弟子来往,过桥的话只需片刻就到北峰。

一到北峰,陌天歌就感觉到,灵气比南峰浓郁了数倍不止,在这种地方修炼,效果不知要好多少。而且,北峰上守卫森严,不但有筑基修士巡视,还有威力极大的阵法禁制,以陌天歌的阵法造诣,只能看出这与云雾派的护山大阵是一套的,简单来说就是阵中阵,按常识,里面的阵威力开山裂海,是最后玉石俱焚的一招。

陌天歌找到正阳殿,向看守弟子说明要找王樵师叔,这人指了一间偏殿。她走过去,看来看去,里面只有一个炼气十层的弟子,不禁奇怪。

这个弟子是个女修士,也是二十岁左右,容貌秀丽——女修多半丑不到哪去,身为修士,自然有一些不同俗世方法可以美容,再加上肉身有了灵气,自然肤白光洁。

这女弟子转过身看到她,问道:“你是何人,有什么事吗?”

陌天歌忙与之见礼,道:“这位师姐,我领了采集天露的差事,来找王师叔。”

“哦,你进来吧。我是他徒弟,告诉我就行。”

陌天歌闻言,就将领到的玉牌递给她。

此人检查无误,才露出笑容:“原来是叶师弟,我叫王倩一,以后这差事都与我说就是了。”

她也姓王,听这语气与王师叔关系非浅。陌天歌应了一声:“是。还请师姐告诉我,这要怎么做?”

王倩一取了几个玉瓶递给她,道:“天露,就是清晨未干带灵气的露水,每日寅时和卯时,你去林子里收集露水,收集满了送来。记住,要干净的灵草上的露水,其他的不要。”

“知道了。”陌天歌接了玉瓶,又问,“不知一天要收集几瓶?”

王倩一笑道:“你一天能收集一瓶就不错了,还几瓶。你只管去吧,每日卯时来交给我,有多少算多少。”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329)

我要评论
  • &六七岁

    此时,小院的房门打开,一个扎着小辫面色腊黄的小姑娘走了出来。她约摸六七岁的年纪,身量十分瘦小,面有菜色,衣衫陈旧,不过,全身上下收拾得干净整洁,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衣衫也十分干净。

  • 只听他&始背诵

    只听他期期艾艾地开始背诵:“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

  • 妇人露&好,娘

    话里的娇憨令妇人露出笑容,却又夹杂着苦意,语气便软了下来:“好,娘会尽快好起来,以后不让天歌受苦了。”

  • 陌天巧&辈,因

    陌天巧就是如此。她是陌家族长的嫡系孙辈,因为是长孙女,又与长孙一母同胞,因此家中也高看她一等,不但名字从了兄弟,还一并送了学堂。

  • “丧三&”

    “丧三年,常悲咽。居处变,酒肉绝。丧尽礼,祭尽诚。事死者,如事生。”

  • 乖乖坐&上取了

    看到学生们都乖乖坐着,无人吵闹,老夫子满意地点头,从案上取了一卷书,开口道:“昨日的《弟子规》第一段都背熟了没有?”

  • 。族长&怀好意

    十年前,村里来了一个书生在此借住,见过她几次,不知怎的竟向族长求娶。族长虽不喜爱这个女儿,但也怕别人不怀好意,便说要他入赘留在村中,谁料这书生也不反对。不久两人就成了亲,在村中住了下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