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秦羲,陌天歌还真不太熟,但是他并不像江东航那样,完全不与他们打交道,但向来很冷谈,与他们一同也极少说话的,平常只专心修练,极少出外,也不惹是生非。在云雾派炼气弟子中,他并不扎眼。要说修为,他这样的年纪能达到炼气十层但是不容易,可也也不是有多很少见,要在云雾派炼气弟子中,他并不惹眼。要说修为,他这样的年纪达到炼气十层虽然不易,可也不是多么少见,要说勤奋,只要立志于修仙,十个中有六七个会这么勤奋,要说出身,不过是个落魄修仙家族出身的散修,实在是找不到理由让人注意。真要说他有什么出众的,那就是容貌着实俊美,可这对于一个修士来说,实在算不什么优点了,因为对于修士来说,修炼之后自然脱胎换骨,一般丑不到哪去。。...

这个秦羲,陌天歌还真不太熟,虽然他并不像江上航那样,完全不与他们打交道,但一向很冷淡,与他们一起也很少说话,平时只专心修炼,很少外出,也不惹事。

在云雾派炼气弟子中,他并不惹眼。要说修为,他这样的年纪达到炼气十层虽然不易,可也不是多么少见,要说勤奋,只要立志于修仙,十个中有六七个会这么勤奋,要说出身,不过是个落魄修仙家族出身的散修,实在是找不到理由让人注意。真要说他有什么出众的,那就是容貌着实俊美,可这对于一个修士来说,实在算不什么优点了,因为对于修士来说,修炼之后自然脱胎换骨,一般丑不到哪去。

所以,对于秦羲,陌天歌并没有太注意,更没有兴致去探究他的修炼功法,直到现在才知道他居然是修炼体之术的。

所谓炼体之术,也是修炼功法的一个分支。除了五行阴阳之外,这世间还有许许多多有特别功效的功法,炼体术就是其中之一。这种功法的产生,还要追溯到太古时期,在那个时候,天地初开,仙、魔、人、兽都生活在一起。灵兽在修炼上,比人要得天独厚,因为它们身体强横,无需法宝,修炼到一定程度,可以硬扛天劫,而人却需要法宝等物才能经历天劫,所以就产生了炼体之术,当强横的身体配上厉害的法宝,天劫相对就容易多了。

不过,就算在太古时期,炼体之术也从来不是修炼的重点,因为人天生柔弱,修炼炼体之术是远远比不上灵兽的。而且,古时大神通修士很多,经常有人渡劫飞升,现今却不是,别说飞升,修炼到元婴的都少之又少,天劫也不复当年威力,再加上优秀的炼体之术失传,结丹以下修士几乎不会修炼炼体之术。

真没想到,这个秦羲,居然还同时修炼炼体之术,看来天资确实出众,不知为何,居然没被其他门派收入门中。

看了一番,她自顾自洗了手和脸,又照原路回去。修炼什么功法,是别人的私事,她也懒得多看。

一回去,慕容嫣又大呼小叫:“叶师弟,你洗个脸居然洗了这么久!”

陌天歌道:“师姐啊,时间不早了,你还不回去吗?”

慕容嫣看了看天色,已经是下午了,万般不舍:“叶师弟,下回出来一定要叫我。”

陌天歌点头:“嗯嗯嗯。”

慕容嫣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递给她:“喏,下次再叫我就给你好东西。”

看到这包东西,陌天歌终于高兴了一回:“谢谢师姐。”她情愿给这位师姐当小厮使唤,为的就是这东西。

自从知道她的法术特点,慕容嫣就拿种子来勾引她,所以她才来当小厮。慕容嫣有位师兄,在门派药园做事,弄种子很方便,她自己没门路,有人愿意帮忙,当然是抓住机会了,反正只是烤东西而已,换几包买不到的种子,可是自己占了便宜。

“好啦,我知道你是看在这东西份上才任由我支使,行了,我回去了。”慕容嫣向她挥挥手,擦干净手,又装出淑女的样子,才施施然走了。

陌天歌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笑了。这也是这位慕容师姐跟天巧像的地方,明明那么爱玩爱闹的性子,却不得不装成淑女的样子。天巧……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当初叶景文说,如果修炼有成,她自然可以回去看亲人,可后来她才知道,脱离尘世,最好不要再回头,否则,亲人的生老病死,是很难接受的,为了避免影响修炼心境,既然斩断俗世尘缘,就不要回去的好。

怀着淡淡的伤感,陌天歌回了屋子。其他几个房间里,有几道气息,想来他们都在修炼,她也回自己房间,开始察看这些日子慕容嫣给她的种子。

有些种子她认得,有些不认得。其中大部分是药草的种子,没有特殊用途,无法拿来斗法。她的青木诀,是在种子发出去的瞬间,将灵气埋伏在种子里,一瞬间催生出那些植物,用来攻击。所以,没有特殊之处的种子不行,需要太多灵气才能长大的也不行,这就限制了,只有一些低级植物才可以用来攻击。

看来看去,有些实在认不得,便起身准备去一趟万法阁。

所谓万法阁,是云雾派收藏功法的地方,门派弟子每个月可以去一次,按照修为,可以选取其中一些带回来。自从进了门派,陌天歌还没有过去,因为她既有修炼的素女诀,又有斗法的青木诀,没有必要再去选其他的功法。

相对于其他建筑,万法阁所在的位置比较特殊,既不是南峰,也不是北峰,而是在两峰之间的一处偏僻山坳。陌天歌一阵好找,才按着阵法的痕迹找到了入口,却是一个完全不起点的山洞。

她一靠近那洞口,门口的阵法顿时发出刺眼的光芒,她见状并不慌乱,把自己的令牌放到山壁空缺的一处,光芒顿敛。万法阁最外面的阵法,只要有弟子的令牌,就可以进去。

跨进山洞,里面是个十分宽敞的大厅,三面各有设着禁制的洞口,不知道通往何处。月光石照得亮如白昼,洞内阴凉干燥,也不知是不是阵法的效果,如此不仅适合保存玉简,一些用纸张或者其他材质所制的书籍,也可以保存下来。

在山洞的角落里,设着一张巨大的桌子,桌后坐着几个修为一般的炼气修士,有人在打坐修炼,有人在歪头打盹。看到她进来,只有一个人懒洋洋地抬了抬眼皮:“身份令牌。”

陌天歌把弟子令牌递过去,这人接过,又拿了个玉简让她在其中留下印记,才道:“跟我来吧。”

只见他走到其中一个洞口,亮了亮一块玉牌,那玉牌发出一道光,落在禁制上,顿时消失。这人把玉牌丢给她:“玉牌不能离身,子时之前出来,不得私藏损坏物品,需要复制的,把玉简带到这里来,最多可以复制三个玉简。好了,进去吧。”

陌天歌谢过,带着玉牌进洞。这个洞比外面大厅还要大些,前面摆着密密麻麻的书籍,后面除了玉简,还有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东西。她走过去,先翻了翻书籍,发现大部分都是普通的功法或者凡间的流传,想来以书籍记载的,都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倒是后面,有记在炉鼎上的东西,有刻着密密麻麻的字的铁块,还有里面似乎有很多字的玻璃珠子,这些东西记载的都不一般,要么是丹术,要么是奇物,要么是特别的法术。

陌天歌先选了一枚叫做《灵草全鉴》的玉简,再开始在其中慢慢地寻找有用的东西。功法,她是不需要了,炼丹炼器之类的,她也没精力去学,于是又找了一本阵法精论。最后是一枚记录云雾派历史的玉简。

她出去的时候,看守的弟子有些吃惊,问道:“这就选好了?”不怪他吃惊,看了陌天歌的令牌,是初次来此的弟子,哪个第一次进万法阁,不是千挑万选,好半天才选好东西的,哪像她,进去才半个时辰就出来了。

陌天歌点点头,把玉牌和三个玉简交过去:“劳烦师兄了。”

这人接过,向她扬了扬下巴:“三块灵石。”

“啊?”陌天歌呆了呆,灵石?

这人有些不耐烦地道:“师弟难道不知道,复制玉简,是要灵石的吗?”

她确实不知道,不过复制一枚玉简一块灵石,也不算多,当下取了灵石递过去。

这人收了,很快将玉简复制好递给她。

陌天歌接过,谢了一声。心里却还是嘀咕,三块灵石虽然不算多,可普通炼气弟子一个月才五块灵石,要是每月进来复制三个玉简,那可就去了大半。看来就算进了修仙门派,日子也不是太好过。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438)

我要评论
  • 子,小&们两个

    陌天歌两人进了祠堂,屋里已经坐满了孩子,小的六七岁,大的十三四岁,都是男孩子,只有她们两个是女孩。

  • &夫子,

    闻言,陌天俊脸色苦得堪比苦胆,但又不敢违背夫子,只有走上前,小心翼翼地伸出左手。

  • &递来的

    陌天歌接过她递来的东西,是一块地瓜饼。她小声地说:“谢谢。”

  • 来动去&“天巧

    感觉到天巧动来动去的,陌天歌低声问:“天巧,怎么了?”

  • &陌天歌

    被扯了辫子的陌天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把头绳还我!”

  • 妇人露&,却又

    话里的娇憨令妇人露出笑容,却又夹杂着苦意,语气便软了下来:“好,娘会尽快好起来,以后不让天歌受苦了。”

  • 不能背&全。”

    陌天巧苦了脸,也低声回道:“我也背不熟呢,不知道等下能不能背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