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天歌偷偷摸摸地把江东航弄回家去,一扛屋里,去敲柳一刀的门:“柳师兄,柳师兄?”好一会儿,柳一刀才把门关上再打开:“叶师弟,什么事啊?”陌天歌指了指背后,柳一刀一看,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江东航歪在一张椅子上,一脸是血奄奄一息。柳一刀出先瞧了瞧江东航的伤陌天歌指指江上航,指指他屋里,道:“柳师兄,进去再说?”。...

陌天歌偷偷摸摸地把江上航弄回去,一扛进屋,去敲柳一刀的门:“柳师兄,柳师兄?”

好一会儿,柳一刀才把门打开:“叶师弟,什么事啊?”

陌天歌指了指背后,柳一刀一看,吓了一跳。只见江上航歪在一张椅子上,满脸是血奄奄一息。柳一刀出来先瞧了瞧江上航的伤势,确认没有性命危险,又去看了看屋外,没有其他人,才小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陌天歌指指江上航,指指他屋里,道:“柳师兄,进去再说?”

柳一刀想了想,点点头。这外面的门都开着,不是说话的地。此时,另外两个房门各自开了,徐靖之和秦羲也出来了。

看到这情景,徐靖之也是大吃一惊,秦羲则是皱紧了眉头。

柳一刀对他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将江上航扛进了自己屋,取了一枚丹药喂他吃下,才示意他们都进来。

等到其他三人都进了他的房间,把门关上,阵法打开,柳一刀才问道:“叶师弟,这怎么回事?”

陌天歌便把遇到的事说了一遍,末了说道:“我看那江承贤,似乎根本不怕江师兄把事情抖出去,所以也没敢声张,就偷偷把他带回来了。”

徐靖之插嘴道:“叶师弟做得没错,江家的两位结丹师祖,有一位就是江承贤的直系长辈,所以这江承贤有长辈护着,根本就是无法无天。他既然敢把江师兄打成这样,肯定别人也不敢拿他怎么样,如果让人知道是叶师弟把人带回来的,说不定还会牵连叶师弟。”

这种家族门派之事,他们几人都不如徐靖之,因此也没异议。

陌天歌苦着脸道:“我只是觉得,江师兄被扔在那里,就算能保住性命,多半也要留下伤。再说,那江承贤实在是欺人太甚。”

柳一刀拍拍她的肩,安慰:“放心吧,只有我们几人知道,不说出去就是了,以后也叫江师弟少出去,实在防不了别人下黑手。”他们几人,徐靖之是小修仙家族之人,其他人是散修,对于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实在是没好感,相比起来,江上航只是对人冷淡罢了。

几人点头,徐靖之问道:“江师兄伤怎么样?”

“没有伤到丹田,但是经脉受了影响,说重也不重,但也要一段时间恢复。”

确定了江上航没事,大家就散了,徐靖之与秦羲都去修炼。陌天歌觉得是自己管了闲事,不好意思让柳一刀收拾残局,就留了下来。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等到入夜,终于看到江上航动了。

江上航睁开眼,有些迷茫地看了看他们二人,随后眼中出现戒备之色,猛然坐起来,伤口却痛了一下,顿时一张脸皱成一团。

柳一刀安抚他道:“江师弟,你别担心,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看到这里并不是自己的房间,眼前二人好像也没有敌意,江上航的情绪才慢慢平静下来,问道:“是你们救了我?”语气却仍然不好,仿佛意思是“你们怎么可能会救我”。

好不容易把他扛回来,就这反应。陌天歌有些不大高兴,哼了一声:“只是把你当死猪扛回来而已,既然你没事的话,把疗伤药还给柳师兄,回自己房里去吧。”

江上航也没反驳,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放到桌上,就要下床出去。

柳一刀看他摇摇晃晃的样子,就扶了一把,劝道:“江师弟,以后你还是少出去吧,这回幸好叶师弟看到把你带回来,不然的话……”

江上航“嗯”了一声,道:“多谢柳师兄。”随后回了自己房间,当着柳一刀的面就关上了房门,显然并不领情。

陌天歌恼火,对柳一刀说道:“他还真是好心当驴肝肺!”

柳一刀何尝看他顺眼,只是他阅历丰富,成熟得多,只劝她:“算了,江师弟既然不想跟我们打交道,以后不跟他来往就是。”

想想也是,反正跟江上航也没什么来往,这次也不过是顺便把他弄回来而已,没必要生什么气:“也罢,柳师兄,我回去修炼了。”

除了这小插曲,她的日子也没什么变化。哦,有一点。那位慕容师姐,果然是常常找她玩,时常有传讯符飞过来,同住的那几位还以为她真的勾搭上了什么人,每每对着她暧mei地笑。但人家那么热情地约她,总不好不去,再说了,这位慕容师姐每回可都是拿各种各样的种子来勾引她,她也忍不住不去。

“叶师弟,快点!”

“快不了啊,师姐你别心急。”

草丛里,传来嘀嘀咕咕的声音,有两人正在奋斗。

“好了!”终于,陌天歌刷上最后一遍调料,把手上的一块烤肉递给慕容嫣。这位慕容师姐跟她还真有共同语言,叫她出来只有一件事,就是烤肉给她吃!

想想,这些天来,几乎每两天出来一回,修为也没长进,陌天歌就皱了眉:“师姐啊,这样老吃东西会对修炼产生影响的。”

慕容嫣一边啃着一块排骨,一边翻白眼:“别以为我不知道,带有灵气的食物可比你吃丹药留下的丹毒还少,你就是不想烤给我吃嘛!”

陌天歌苦笑:“不是师弟我不给师姐面子,是师姐你背靠大树好乘凉,不晓得我们这些普通弟子的难处。三年后就是门内小比了,我才八层修为,不努力点估计没指望,只能再等十年了。”

听她这么说,慕容嫣倒是能理解,思考一会儿,说道:“耽误你的修炼,师姐我也不好意思,不然这样吧,师弟你每回出来偷吃,就发传讯符给我。这样总行了吧?”

什么叫做偷吃……陌天歌郁闷地点头:“这个没问题。”

慕容嫣啃下一大块排骨,笑嘻嘻地伸出手来捏她的脸:“哎呀,叶师弟,你这个表情真让师姐想欺负啊。”

陌天歌被抹得满手油,坚决抵抗:“师姐你太坏了,再捏我就不给你烤东西吃了。”

慕容嫣仍然笑嘻嘻:“不给我烤就再捏你。”

陌天歌败退:“好吧,再给你烤一块,别捏我了。”

收了贿赂,慕容嫣放手。一边流着口水一边盯着她烤,问道:“叶师弟,你真的有十七岁吗?怎么看起来好像十四五岁的样子?”

这话让陌天歌更郁闷了。没办法,在女子中间,她都不算高,何况当作男子?又是皮光肉滑脸上无毛,装男人她也装得很辛苦啊。

幸好慕容嫣还算善良,又拍拍她的头:“别担心,你还会长个的。”

陌天歌心下却是苦笑。如果她是男子,十七岁还不算晚,可惜她不是,再长高的几率已经不高了。

闷闷地把烧好的肉块递给慕容嫣,跟她说了一声,去找地方洗手洗脸。

此处已经是那条小溪的上游了,上面有个瀑布,水流冲刷下来,在下面形成了一个深潭。七拐八弯地绕出来,正要到水潭边洗个手,却是呆了一呆。

高达数十丈的瀑布,水流湍急,可竟然有个人坐在瀑布下面打坐。

说是坐,也不恰当,瀑布之下就是深潭,并无岩石可坐,那人就是盘坐飘在水面,任由瀑布冲刷下来,砸在他身上。

这是在练什么功?陌天歌有些发呆,这倒像是俗世间的武功。俗世的练武之人,其实修的就是炼体之术,只是没有修仙界的高明而已。但是这个人……她说不出来,仿佛没有修仙者的气息,又仿佛很强大。

这个人,她看着很眼熟,似乎是——秦羲?

————————

其实我都不晓自己这段在写啥……

今天挺没状态的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202)

我要评论
  • 夫子枯&瘦的手

    夫子枯瘦的手握着戒尺,拍了他手心一下,陌天俊惊了惊,干脆地摊平手,扭过头不看。

  • 子的地&么余粮

    她平时是没有糕点糖果吃的,母亲一直生着病,虽然还到饿肚子的地步,却也没什么余粮,只有逢年过节,爷爷家买了糖果,才会分到一些。

  • &正在烧

    正在烧火的小姑娘连忙跳起来:“娘,你怎么起来了?再去休息一会儿,饭马上就好了。”

  • 被扯了&我!”

    被扯了辫子的陌天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把头绳还我!”

  • &追得气

    不一会儿,陌天歌就追得气喘吁吁。正当此时,身后远远传来女孩的声音:“哥,你在干什么?”

  • 上干什&?怎么

    “哼!”夫子冷哼一声,说道,“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怎么就背这么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