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两位师姐分别为1,陌天歌拾掇东西,准备好回家去。昨天这一顿也真不亏,沈师姐非常有礼,相必以后有求于她会表示拒绝。至于那慕容师姐……昨天大部分的烤肉都是她吃的,吃了她的东西,对她的态度好得不得了,特别是意外发现比膳堂做的非常好吃得多,立马说明以后抽时间再一同烤今天这一顿着实不亏,沈师姐十分有礼,想必以后有求于她不会拒绝。至于那慕容师姐……今天大部分的烤肉都是她吃的,吃了她的东西,对她的态度好得不得了,尤其是发现比膳堂做的好吃得多,立刻表明以后有空再一起烤东西吃。。...

与两位师姐分别,陌天歌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今天这一顿着实不亏,沈师姐十分有礼,想必以后有求于她不会拒绝。至于那慕容师姐……今天大部分的烤肉都是她吃的,吃了她的东西,对她的态度好得不得了,尤其是发现比膳堂做的好吃得多,立刻表明以后有空再一起烤东西吃。

陌天歌没有拒绝,在这位慕容师姐的身上,她仿佛看到了天巧的影子。当年的天巧,总是拉着她做这个做那个,与天巧在一起,她才有童年的欢乐。

走没多久,她停下。前方有几道气息,让她觉得很奇怪,似乎互相之间并不友好,莫非是有弟子在此私斗?

她犹豫了一瞬,终于决定,收敛气息,悄悄地靠近。

“二哥啊,你果然很有本事,居然还真让你进来了。不过,很可惜,你不过是个普通弟子,想夺筑基丹,还真是很有难度。”

能听到声音,陌天歌赶紧窝在大树藏好,偷偷地望过去,只见前方的空地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人有点熟。她认了几秒,恍然,这是从不跟他们打交道的江上航啊。他对面站着好几个人,都是青年模样,只是看着流里流气的,对比起来,江上航那股子阴冷也没那么让人不舒服了。

离得有些远,看不太清江上航的神情,只听他哼了一声,冷笑道:“江承贤,我能不能夺到筑基丹,关你什么事?你还是好好地看着自己吧!”

“二哥,你怎么对四弟我这么凶呢?这可不是兄长风范啊,只怕大伯看到了又要生气了。”

这般讽刺的语调,听得陌天歌十分不舒服。徐靖之曾经说过,江上航原来是可以直接进门派的,可是却被他的堂弟顶替了资格,莫非就是这位?这人修为确实不怎么样,都顶替进门派了,居然只有炼气七层,倒是他身边有几个人不错,一个跟他一样是炼气七层,还有两个八层,一个九层。虽然他们五个人没一个境界比江上航高,可蚁多咬死象,五人齐齐出手,也不是江上航能抵挡的,而且,还要顾忌着性命,云雾派门规说明,不得伤害同门性命,否则是会被逐出师门的。

当然,陌天歌也不准备管闲事。江上航再怎么被欺负,总是江家的人,她这个毫无根基的外人,去得罪在云雾派呼风唤雨的江家的子弟,不是自找苦吃么?再说她跟江上航也没什么交情。

听了这讽刺的话,江上航果然按捺不住,手伸进怀里就要拿东西。

对面几人一看,立刻伸手取出兵刃。下一刻却见江上航取出块汗巾擦了擦手,轻蔑瞥了他们一眼:“我只是擦手而已,你们紧张什么?”

陌天歌差点没忍住笑。这江上航也是人才啊,被人冷嘲热讽了一通,一个动作就让对面那个江承贤脸都绿了。

这下换成江承贤忍耐不住了,向同伙做了几个眼色,就冷笑着道:“二哥,听说你在仙台会上很厉害嘛,我很想讨教一番啊!”

江上航冷哼一声:“你们都一起上吧,就让我看看,你进门派长进了没有!”

这明显是教训的语气了,江承贤脸色更仗着自己这边人多,一声令下,五个人齐齐取灵器掏符箓。

江上航反应也不慢,他们动手的一瞬间,他就已经掏出符箓往身上一拍,轻身术跃起,飞在半空中,灵器飞了出来。

这江上航的灵器是个钟,又或者是放大的铃铛,只见他打出一道灵气,钟发出“嗡”的一声,顿时,陌天歌觉得头一晕。等她醒过神来,立刻意识到,这是带有迷幻效果的灵器,当下气运丹田,果然不再头疼。

江承贤脸色难看,冲同伴喊道:“守住丹田,他这个钟就没用了。”他只有炼气七层,实在不是对手,只能专门地抵御钟声。那两个炼气八层和九层的人勉强摆脱钟声的控制,操纵灵器就往江上航身上打去。

江上航只得停住敲钟,闪过灵器的攻击。

看到此处,陌天歌摇了摇头,这钟倒是件好宝贝,可惜威力不是很大,修为差不多,摆脱控制没问题,很容易就破了。

江上航果然收了钟,取出一柄飞剑了。炼气修士的灵气同一时间只能操纵一柄灵器,这也是斗法之限了。这钟虽然对斗法是很好的辅助,江上航也只能放弃。

但他这口飞剑,似乎也不是凡品,灵气纵横,三个人围攻,也奈何他不得。

江承贤却很是狠毒,这边三个人已经在围攻江上航,他还掏出符箓,几乎是不要钱地砸,也不知道他对这血缘之亲的堂哥抱着什么心理,简直想要他的命!

陌天歌皱起眉头。不是想管闲事,她再清楚不过,自己没有惹事的资格,而且对方还是把持着云雾派的江家,只是这江上航到底也算她在云雾派认识的一个人,相比起那个江承贤,她还是觉得他顺眼些。

江上航果然支撑不住,他招架三个只比他低一二层的对手,还能战个平手,可旁边有个人不停地在对他扔符箓,躲起来就吃力了。他只能选择到处躲避,而不是继续招架。

这江上航也是个狠角色,被打得狼狈不已,也没出一声,只管四处躲避,找机会就还手,而且不管那围攻的人,只打那个江承贤。

等到他终于被打倒的时候,江承贤也被他一个法术打到,看他不动了,呸了一声骂骂咧咧地上去踢了两脚。这两脚可没留什么力气,躺在地上的江上航闷哼了一声,却还是不出声。

陌天歌皱着眉看着那边,幸好这江承贤还顾忌着,看江上航半死不活地躺着,爽快了,又嘲笑了几句,一招手,跟同伴大摇大摆地走了。

等了片刻,那一伙人没回来,陌天歌终于出来,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遍,才往江上航走去。

“江师兄?江师兄!”

只见江上航满脸是血,气息微弱,睁眼看了看她,又闭上了。

陌天歌无法,只得施了个法,将他扶起来,运起轻身术往居处飞去。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238)

我要评论
  • &苍白的

    过不多久,主房的门传来响动,一个面色苍白的妇人走进厨房。

  • &夫子却

    虽说这些陌家子弟,根本不在乎学得好或坏,老夫子却是十足的书生脾气,对待课业十分严厉,能得到他的赞许,可不容易呢。

  • 也背不&全。”

    陌天巧苦了脸,也低声回道:“我也背不熟呢,不知道等下能不能背全。”

  • ,摸了&玩吧。

    妇人露出笑容,摸了摸她的头:“天歌,这些事娘来做,你去玩吧。”

  • &,狠狠

    被扯了辫子的陌天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把头绳还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