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房间并并不大,屋角一张矮床,上面铺着一张草席,摆着蒲团,不会再有一张木桌,一把椅子,除此别无他物。但是,究竟是修仙门派,草席或木桌都是具有淡淡的灵气,很显然也不是世俗之物。定了心来,陌天歌就从自己乾坤袋里取出来各色物品备下。例如,被褥之类。但是她现在的不过,到底是修仙门派,草席或木桌都是带有淡淡的灵气,显然不是世俗之物。。...

这房间并不大,屋角一张矮床,上面铺着一张草席,摆着蒲团,再有一张木桌,一把椅子,除此别无他物。

不过,到底是修仙门派,草席或木桌都是带有淡淡的灵气,显然不是世俗之物。

定下心来,陌天歌就从自己乾坤袋里取出各色物品备下。比如,被褥之类。虽然她现在已经不怎么需要休息了,可有个被窝,感觉更温暖。

等到所有东西收拾完毕,她才查看领回来的东西。

这乾坤袋只是修仙界最普通的一种,比陌天歌自己的差得远,毕竟她的乾坤袋乃是叶家的收藏之物,不是什么大路货。里面放的东西也不多,一个玉牌,一部功法,两瓶丹药,二十枚灵石,还有一枚记录门规及注意事项叫做云雾派简册的玉简。

那个玉牌,是个身份令牌,多年前曾见叶景文用过,修仙门派多用此证明弟子身份。玉牌上刻有姓名年龄修为等,同时门派内留有一份,若有弟子失踪归来,以此对证。

一部云雾派炼气期功法,五行属性按令牌所登记发放,比如陌天歌仙台会时登记的就是修行木属性功法,这部功法就是木属性的。不过,这部功法叫长生诀,是修仙界最常见的基础功法,只是比流传在外的全一些,也有一些前辈先人的注释。另外还有二十枚灵石,两瓶丹药,是他们仙台会的奖励,以后就按照普通弟子每月分配了。

这两瓶丹药倒是让陌天歌很欢喜,以她的灵根,好功法加上聚灵珠和聚灵阵,只能保证她不会落下普通三灵根修士,想要在其中脱颖而出,丹药必不可缺。

这一天她没修炼,而是好好地睡了一觉。

一大清早醒来,精神百倍。出了房门,小厅中安安静静,其他房内有修士的气息,想必都在修炼,她便扣好房门,出去梳洗。

简册上写明,这片竹舍,屋后流经一条小溪,门中引小溪之水成潭,供弟子洗漱。

转至屋后,果然有一片水潭,此刻没什么人,她取了帕子洗漱。当然,梳头就算了,回屋慢慢梳去。洗漱完毕,正要回屋,正好遇到两个人一边聊着天一边过来。陌天歌当即招呼道:“两位师兄早。”

那两人看到她,也招呼了一声,又聊着天找地方洗脸。

下一刻,陌天歌有想吐出来的冲动。因为其中一人很不客气地脱了衣服就跳下去,看着人家那一身肥肉,再想到刚才自己用这水洗脸漱口,别提多恶心……打定主意,下回一定要去上游接水!

回到大屋,徐靖之正揪着秦羲聊天,秦羲的表情很木然,显然对聊天的话题并不感兴趣。

一看她进来,徐靖之立刻高兴地唤住她:“叶师弟,这么早。”

“啊,两位师兄早。”陌天歌走近他们,笑问,“两位师兄在谈什么呢?”

徐靖之道:“我们正在说去吃饭,顺便把门派逛一逛,了解一下。”

“哦,这样啊。”虽然徐靖之兴致盎然,不过显然的一旁的秦羲兴趣不大,只是没驳他的面子。毕竟修仙者都不爱沾烟火之气,虽然还不能辟谷,可一般情况下都比较喜欢吃辟谷丹。陌天歌想了想,笑道:“我也一起去,肚子还真有点饿。”

徐靖之很是高兴,此时另一间房门开了,却是柳一刀出来,瞧了他们几眼:“几位师弟在说什么?”

“哦,柳师兄,我们在说去膳堂吃些东西,顺便逛逛。”

柳一刀闻言,琢磨了一下,道:“不介意我也一起去吧?”

徐靖之连连摇手:“当然不介意,柳师兄要去巴不得呢。”

柳一刀哈哈一笑:“既然我们四个人都去,不如把江师弟也叫出来。”

徐靖之自然是没意见,陌天歌无所谓,跟同住的几位师兄打好交道对她来说当然好,秦羲依然木然着脸,也不知在想什么。

柳一刀就去敲江上航的房门:“江师弟。”

过了片刻,房门打开,江上航拉着门栓,瞧着门口的柳一刀,语气淡淡,仍然带着一丝阴冷:“柳师兄,有什么事吗?”

柳一刀笑道:“江师弟,我们都决定去膳堂吃点东西,再去逛逛,要不要一起去?”

江上航皱了皱眉,道:“我不去。”

柳一刀愣了愣,没料到这人如此冷淡,仿佛根本不想与他们接近。当下也不勉强,笑笑道:“那江师弟自便,我们先出门了。”

江上航嗯了一声,当着柳一刀的面关上了房门。

柳一刀也不介意,转身招呼众人:“咱们走吧。”

陌天歌与徐靖之对看一眼,都是摇摇头,跟着柳一刀出去。

走出不远,徐靖之偷偷与她说道:“这个江师兄,也是出自云雾派修仙家族。听说他被家里当作弃子,把进门派的机会让给了他堂弟,他不甘心,自己情愿冒生命危险也要来参加仙台会。”

“哦……”陌天歌这才明白,想必此人满心志愿,所以压根不想把时间花在修炼之外吧。

“江师弟年未三十就有炼气十层的修为,已经算很难得了,他们家族居然放弃这样的子弟?”原来是柳一刀听到,也凑过来。

徐靖之也是修仙家族之人,因此对这些情况了解极多,此时道:“柳师兄不知,他们江家也是云雾派数一数二的修仙家族,家族内有两个结丹修士,筑基修士几十人,根本不在乎三灵根以下的子弟。这位江师兄,原本有一位长辈,因为家族内争权夺利之事,得罪了现在当权的家主,那位长辈早就过世了,江师兄才处处被迁怒。”

在场的除了徐靖之,都是散修,无法想象这修仙家族的争权夺利,都只是摇头。柳一刀叹道:“这江师弟虽然灵根不太好,但是修炼十分刻苦,如果有家族栽培,想必筑基的可能极大,可惜了……”

徐靖之也摇头:“唉,按他们江家的权势,每年都能推荐几个子弟进门派,其实换了别人,不用修炼到十层就能直接进门派,根本不需要参加什么仙台会。哪像我们徐家,不过是个小修仙家族,名额寥寥,不得已才来参加仙台会。”

几人心中都有感叹。散修不易,修仙家族也不是一帆风顺,各有各的难处,总结来说只有一个道理,仙道艰难啊。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437)

我要评论
  • 子立刻&色威严

    学堂内吵成一团的时候,里间传来一声咳嗽,满屋的孩子立刻安静下来,一个须发半白面色威严的老夫子从里间走出来。

  • 息一会&”

    正在烧火的小姑娘连忙跳起来:“娘,你怎么起来了?再去休息一会儿,饭马上就好了。”

  • 同胞,&一并送

    陌天巧就是如此。她是陌家族长的嫡系孙辈,因为是长孙女,又与长孙一母同胞,因此家中也高看她一等,不但名字从了兄弟,还一并送了学堂。

  • &:“谢

    陌天歌接过她递来的东西,是一块地瓜饼。她小声地说:“谢谢。”

  • &温,夏

    “冬则温,夏则凊。晨则省,昏则定。出……出必告,反必、必……”念到这里,他抓耳挠腮地想了一阵,却是怎么也背不出来。

  • 翼翼地&捞了些

    东方露出红光,粥也散发出了米香。小姑娘就着小板凳,小心翼翼地舀了两碗,又到屋角坛子里捞了些腌菜,一一捧到主房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