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此战上山,二叔他不在你身边,凡事需得自己当心。那块通灵之玉佩殷殷不可以离身,更切记在他人之后露着女子之态,否则哪三日你结起金丹,有了自保之力,才可显露出来女子之身。修练若有难处,就上山来问二叔,切记与同门起纷争,明白了也没?”陌天歌点点头,脸上有难陌天歌点头,脸上有难舍之色:“二叔,你一个人在山下也要小心啊,有什么事就传讯给我,我会立刻下山来。”。...

“你此番上山,二叔不在你身边,凡事需得自己小心。那块通灵玉佩切切不可离身,更不要在他人之前露出女子之态,除非哪一日你结成金丹,有了自保之力,才可显露女子之身。修炼若有难处,就下山来问二叔,不要与同门起纷争,知道了没有?”

陌天歌点头,脸上有难舍之色:“二叔,你一个人在山下也要小心啊,有什么事就传讯给我,我会立刻下山来。”

叶江欣慰点头,又安慰她:“你放心,此处乃云雾派所属的坊市,不会有什么危险,何况二叔终究是筑基修士,不会有人惹到我头上。你也不要下山太勤,被人瞧见不好,一月一次足矣。”

“可是……”陌天歌犹豫,“我不在,二叔的疗伤丹药怎么办?”

叶江微笑:“你既已是云雾派弟子,云雾派所属店铺就可以给你代卖物品,到时你到二叔这里拿了阵法去代卖换灵石就是。”

这倒是个好处,原来他们不过是散修,云雾派的店铺收他们的东西价格很低,而且那掌柜不识货,不肯给他们的阵法出高价,如果是代卖就没关系了。

陌天歌高兴起来:“嗯!二叔,你等我筑基,到时候可以自己单独拥有洞府,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叶江含笑点头:“二叔等着你。已经快戌时了,你快去吧。”

“嗯,我走啦,过阵子我就回来看你。”

打点好行装,陌天歌运起轻身术,往云雾派山门一纵而去。叶江看着她的背影,幽幽叹了一声。

到了山门,陌天歌看到有弟子守在门口,便笑吟吟地上前,行了一礼,问道:“二位师兄,我是今日来报到的,不知道要去哪里?”

见她这般有礼,那两个弟子也和颜悦色,向里一指,回道:“师弟先到那边等候就是,到时自有师兄前来接引。”

陌天歌往那边一瞧,果然已经有好几个人在那了,又向他们行了一礼:“多谢两位师兄。”才照着指引进入山门,乖乖在空处等着。

二叔说,不要轻易得罪任何一个炼气修士,甚至是挑水煮饭的,他们虽然没有大本事,可管着的一亩三分地,反而是最让你难受的。所以,就算只是两个守门弟子,她还是热情称呼师兄。

正百无聊赖,有人走到她身边搭话:“这位师弟,有礼了。”

陌天歌转头,看到这人,正是那惟一获得资格的炼气八层修士,此人也只有二十来岁,面目端正,全身清爽利落,倒是很得人好感。

陌天歌回了一礼,道:“见过这位师兄。”

这人一笑,很是温文儒雅:“师弟小小年纪就有七层修为,而且实力出众,恐怕不久就会超过我了。在下徐靖之,还未请教大名?”

“叶小天。”此人如此客气,她当然也照样捧回去,“师兄说哪里话?我不过吃了许多丹药,才有今日的修为,又侥幸胜了几位,才能入选。要论实力,师兄必定比我强些。”

徐靖之笑着连连摇手,又与她说道:“叶师弟,我们同一批入门,大约也会分到一处修炼,以后可要多担待。”

“是这样吗?”陌天歌却是不知云雾派如何安排新入门的弟子,不过仍然回道,“真是如此,互相照顾才是。”

两人又互相聊了一番,其他人陆陆续续都过来了。

陌天歌发现那天输在她手里的炼气十层的中年修士也在其中,看来是在其他擂台赢了,不过脸色惨白,显然身上还带伤。另外,昨天一开始看到的那个发法术像符箓一样快的青年也在其中。

临近戌时,日薄西山,大殿方向过来两个炼气十层的修士,向众人一礼,便道:“各位师弟师妹,请随我们去面见掌门。”

众人恭敬应声,跟随着二人往大殿走去。

走进大殿,方知此殿高大雄伟,只见殿内雕栏玉砌,灵气充沛,最上面设着高椅,一位长须飘飘的中年男子正坐着喝茶。

陌天歌感觉到,此人威压澎湃,必是掌门结丹师祖方定岳无疑。

果然,引二人进来的两个修士在两旁站定,道:“诸位师弟快见过掌门。”

众人慌忙行礼:“弟子见过掌门。”

这方定岳放下茶具,站起身,抬了抬手:“免礼。”

他扫视了一遍,待到众人恭恭敬敬站好,道:“诸位既加入我云雾派,务必遵守云雾派门规,派中也会尽量为你们修炼提供方便。你们既然从千人中脱颖而出,说明你们都是炼气修士中的佼佼者,还望努力修炼,进阶筑基,将我云雾派发扬光大。好了,时候不早,你们且去执事堂登记名册,领取物品,明日就与我云雾弟子一起修炼。”

简单训话后,那两位炼气修士又引着众人出大殿,绕过几处,进了一间院子。

这院子很简单,全没有大殿有的恢弘气度,仿佛普通的一间世俗小院。院子正厅,摆着一张桌子,一个筑基修士在后面打坐。

接引的二人进厅,恭敬换道:“于师叔,弟子带新入门弟子前来报到。”

这修士也没答话,仍是自顾自修炼,这两个炼气修士也不着急,只候着。过了好一会儿,这筑基修士才睁开眼,淡淡扫了他们一眼,道:“一个个把令牌交上来领东西。”

二人应了一声:“是。”而后转向他们,道,“诸位师弟师妹,一个个进来,领完先在院中等候,片刻后再送你们去居所。”

众人连忙点头称是,随后一个个上去,不敢争夺。

很快就轮到陌天歌进去,奉上自己的令牌,这筑基修士检查无误,在另一枚玉简上登上名字,又取来另一块玉牌,令她在玉牌和玉简上都留下神识印记,玉简留下,玉牌递给她。随后也不知从哪捡出一只乾坤袋抛过来,陌天歌连忙接过,又行了一礼,才退出去。

很快众人都登记完毕,仍跟着那两个炼气修士,这次也不知走了多久,直转到后山,又绕行了一段距离,才在一处山居停下。

这也是个院子,不过与执事堂的院子不同,一片竹屋,围着一圈篱笆。立时有人出来,却是个筑基修为的中年妇人。

这两名炼气弟子连忙上前行礼:“见过林师叔,弟子等送几位新入门的师妹前来,劳烦师叔费心安排。”

这妇人皱着眉头,冷冷道:“怎么不单独送女弟子前来,这么多男人到我这女院来像什么话!”

二人连连赔罪:“是是,弟子鲁莽了,请师叔责罚。”

妇人哼了一声:“罢了,女弟子都跟我进来。”

仅有的四名女弟子上前齐声见礼:“见过师叔。”

“行了,你们快走吧。”妇人带着几名女弟子进了院,却是理也不理他人。

这两名炼气弟子相对苦笑,又带着众人行了颇远,才到另一处竹舍。

“这里就是你们的居所了,此处管理是周师兄,不过周师兄有事外出,先由我们安排了。你们一人一个房间,五人一个大屋,我念到名字,就自己去挑房间。”

很快,陌天歌也被分了房,便行了一礼,就去了那间大屋。那个徐靖之,竟与她分到同一间大屋。

对于修仙者来说,整理屋子不过几个小法术,因此片刻后,同住一间大屋的修士都在小厅中碰了头,分别认识了一下。

陌天歌这间屋里,除了徐靖之,还有三人分别是两个炼气十层,一个炼气九层。炼气九层的那个名叫秦羲,也就是昨日看到那个发法术堪比符箓的青年,看来也只有二十出头,面容俊秀,只是不大爱说话的样子。炼气十层的两个修士,一人名叫柳一刀,是个壮汉,十分豪爽,另一人叫江上航,好像还没到三十的样子,五官端正,只是看着阴冷,似乎是修习水系法术的修士。

陌天歌在这屋里,是名符其实最小的,修为和年纪都是最低,因此很干脆地认了老小,与几位都称师兄。

最大的当然是那柳一刀,他已三十二岁,待人又热情,很有老大风范,就做了师兄。接下来就是江上航,二十八岁。徐靖之与那秦羲看着差不多,不过秦羲自称二十四,徐靖之说是二十三,因此就以秦羲为长。这样一排定,却发现修为与年纪都是一样,柳一刀与徐靖之连呼巧合,说要喝上一杯才好,可惜众人刚刚到了门派,如今又要天黑,没处找酒,只得作罢。

刚到此处,大家都需要收拾点东西,因此只短暂地聚了一下,各自回房修炼的修炼,适应环境的适应环境。

回到自己的小房间,布下防御阵法,陌天歌才松了一口气,坐在床上,竟觉得浑身无力。

虽有那通灵玉佩在身,她还是很担心自己被看穿,幸好这玉佩果然如当初叶景文所言,就连元婴期的前辈也看不穿她的体质,扮男装也安全了很多。原本她想过以女子之身进入门派会方便一些,但二叔说,门派内的女子,有可能会早早被安排下双xiu人选,不如继续扮男装,反正不必与人同住,小心一些应该无妨。如今在这门派之中,虽然有自己的屋子,可终究是与许多男人住在一起,以后需得万般小心才是。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307)

我要评论
  • 好啦,&是了。

    “好啦好啦,给你就是了。”男孩把手上的头绳一塞,连忙先走了。

  • &,天巧

    天巧和她哥哥天俊,是大伯的孩子,天巧对她很好,总是把自己的零食分她吃。

  • 妇人走&。

    过不多久,主房的门传来响动,一个面色苍白的妇人走进厨房。

  • 脾气,&严厉,

    虽说这些陌家子弟,根本不在乎学得好或坏,老夫子却是十足的书生脾气,对待课业十分严厉,能得到他的赞许,可不容易呢。

  • 着病,&也没什

    她平时是没有糕点糖果吃的,母亲一直生着病,虽然还到饿肚子的地步,却也没什么余粮,只有逢年过节,爷爷家买了糖果,才会分到一些。

  • 子收起&”

    打了五下后,陌天俊的手心已经红了,夫子收起戒尺:“下一个,陌天威。”

  • 。父母&温,夏

    她想了想,开始背诵:“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冬则温,夏则凊。晨则省,昏则定。出必告,反必面。居有常,业无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