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竹剑会出现在眼前,这中年人修士再顾别的,只得将旗子往旁一移,堪堪档住剑尖,可他脚下的流沙和水却更快地涌上去。陌天歌一点也不停息,又是几道符篆打回去。一声重响,这修士在擂台倒了下去。这时,裁判的筑基修士走见状,将那个修士检查并了一番,站起身点点头:“叶陌天歌毫不停歇,又是一道符箓打出去。。...

青木剑出现在眼前,这中年修士顾不得别的,只好将小旗往旁一移,堪堪挡住剑尖,可他脚下的流沙和水却更快地涌上来。

陌天歌毫不停歇,又是一道符箓打出去。

一声重响,这修士在擂台倒了下来。

此时,裁判的筑基修士走上前,将那个修士检查了一番,起身点头:“叶小天胜。”

陌天歌神色一松,看到台下二叔欣慰的笑容,连忙坐下回复灵气。为了消耗对方灵气,她自己也吃了补灵丹,好不容易撑下来,实在是累极了。

因为没了她的灵气支撑,阵法已失效,荆棘纷纷枯萎,那中年修士终于看到阵外,脸色灰败地站起来,跳下擂台。他那旗子防御实在了得,陌天歌拼尽力气,也没有令他受多大的伤,只是输在一个炼气七层的修士手里,恐怕信心受了很大的打击,而且,这轮落败,只能再去打别的擂台,此次受的伤和吃的药,都会影响下一轮,想要胜出难度可就大大增加了。

陌天歌也不好受。这是第八场,还要战胜两个人才能进入下一轮资格,可她现在实在是太累了,如果再来一个像刚才中年修士那样的对手,她很难再撑下去。可是,以她的修为,最后跟一堆九层十层同样很迫切要赢的对手去斗法,很难再胜十个人。何况现在,她已经快要透支精力,也用了符箓丹药及灵石,几乎打不起下个擂台,所以,只能拼尽全力了,反正有二叔在,她只要不找死,就不会有性命之危。

可惜啊,如果她是修仙家族,就会派家族弟子上来占个人头,就可以凑满十个人,不像现在只能硬拼。

不过,她恢复好灵气,却发现还没有人上擂台。

裁判的修士又喊了一声:“想上来打擂的,请尽快上来,如果一刻钟内没有人上来,擂主就直接胜出。”

过了片刻,终于有人上来了。却是个炼气七层的修士。

陌天歌奇怪,比试的对手一般来说是越来越强的,看过前面的斗法,没两把刷子的人也不敢上台,只有自己有办法与对方周旋才会上台,难道这个跟她一样炼气七层的修士有什么特别之处不成?“

提起精神开始斗法,这个修士却很寻常,青木诀出手,不过片刻,这修士就认输了。

陌天歌大为不解,怎么这修士好像给她凑人头似的?

她哪里知道,方才与那炼气十层的修士一战,已经让众人不敢再上台。战胜炼气十层的七层修士,绝对比十层修士要令人敬畏,因为十层的修士战胜同阶修士并不稀奇,但七层修士就少见了,无不是难缠一辈。而且,大家都看到了,对方精于阵法,大部分的人对此无可奈何。没把握战胜她的人不用说,就算有一定把握,也害怕被那个修士一样耗尽灵气,对下面的比斗造成影响,反正这才开始不久,晚一点也没什么。所以,几乎是所有人默认了让她胜出这一轮,好快些开始下一轮。那上台的修士,不过是看了这么多场,发觉自己几乎没有希望,所以才上来领略一下她的实力,好以此为目标,下一回再来过。

这一次过得更久,才有一个人上来,修为更差,只有六层,很快就输在她手里,下场去了。

裁判的筑基修士将她唤到一边,将令牌递了回来,上面已经做好标记,再告诉她结束之后过来。然后宣布进行下一轮。

陌天歌狂喜,脚步虚浮地走下擂台,差点摔下来,幸好叶江上前把她扶住。

“二叔,我……我成功了!“

叶江含笑,将她扶出人群,道:“先休息一会儿,已经胜出就好。“

陌天歌点头,盘坐调息,直到灵气恢复。待她停下调息,睁开双眼,欣喜地看着二叔:“二叔,我真的成功了吧?”

叶江含笑点头:“真的成功了。你若专心对敌,自然是成功的。”这点倒不是安慰,她只是生死之斗没什么经验,这样的比试却是不弱的。

陌天歌随后又有忧色:“这只是第一轮比试,就这么难了,下一轮可怎么……”

叶江想到此处,也是叹了一声:“不成就算了,我们不勉强。”确实,她能胜出,已经是幸运的了,到下一轮比试,哪一个都不是好对付的,就算胜过一个,也难胜过两个。

叔侄二人互相安慰一番,提起精神去看比试。

陌天歌休息的一段时间内,各个擂台陆续出现了胜出者,大部分是九层十层的修士,只有一位八层修士和另一位七层修士。听别人议论,另一位七层修士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似乎是修仙家族子弟,手中有一件法宝,无人能敌,顺利赢了十人胜出。

已经是午后了,擂台打斗越发激烈,有大半的人已经上过擂台,现在已经是有部分人几乎是在拼命,受伤的情况频繁出现,而且越伤越重。

陌天歌越看越是不忍再看,这还是她第一次参加仙台会,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还是没料到会是这般惨烈。心中不禁伤感,仙道渺茫,散修更是艰难,为了一点点的希望,就愿意拿命去拼,这条路,实在令人心酸。

终于到了日落时分,所有人比试完毕,各裁判修士宣布结束。

此次仙台会,有两人伤重亡故,受伤者无数。

陌天歌松了口气,与其他得胜者一同上前去。

十个擂台各有筑基修士汇集到一起,一一扫过他们这些得胜者,皱着眉头商量什么。

这令他们这些人忐忑不安,不知道是哪里对他们不满意。

陌天歌不禁扫视了一遍,没发现什么问题。胜出者只有二十多个人,倒有半数身上带伤,其中不包括自己只有四名女子,青年倒是占了一半,概因二十来岁能达到这般修为,一般都是修仙家族之后,胜出的机率当然高了。

也不知道这些筑基修士商量了什么,不久后,由一个领头之人发出传讯符飞进大殿,等了片刻,传讯符飞了回来,领头之人接过,几人凑在一起听了,商议了一番,站开来面对他们。

显然,这是要宣布下一轮了,陌天歌不由有些紧张,担心出什么变故。

领头的是个须发半白的筑基修士,目光严肃地扫过他们,开口:“诸位,此次仙台会第一轮只胜出二十四人,因此掌门吩咐,不用再进行比试,二十四人全部收入山门。你们且先回去处理俗事,明日戌时,来山门报道。”

众人哗然,且惊且喜。

陌天歌更是如此,她原本就担心第二轮过不了,没料到这次会有这样的变故,当下喜不自胜,她可以直接进云雾派了!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458)

我要评论
  • 是陌家&孙一母

    陌天巧就是如此。她是陌家族长的嫡系孙辈,因为是长孙女,又与长孙一母同胞,因此家中也高看她一等,不但名字从了兄弟,还一并送了学堂。

  • 笑意:&‘出则

    夫子脸上出现微微的笑意:“好,背得很好,今日你就开始看‘出则弟’吧。”

  • ,衣衫&不乱,

    此时,小院的房门打开,一个扎着小辫面色腊黄的小姑娘走了出来。她约摸六七岁的年纪,身量十分瘦小,面有菜色,衣衫陈旧,不过,全身上下收拾得干净整洁,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衣衫也十分干净。

  • :“我&不能背

    陌天巧苦了脸,也低声回道:“我也背不熟呢,不知道等下能不能背全。”

  • 天巧动&的,陌

    感觉到天巧动来动去的,陌天歌低声问:“天巧,怎么了?”

  • 小孩子&了这挑

    小孩子哪受得了这挑衅,陌天歌将辫子一甩,就往男孩那里追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