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上的青年,见陌天歌与裁判的修士施礼之后,完全不看他,好像完全不放到心上,心中大感不快,哼了一声,竟也不回礼,直接爆出他的飞剑来。陌天歌早有准备好,取出来青木剑与之斗了出来。青木剑虽是木剑,却经高阶修士修复好过,是件高阶的灵器,并且与她的青陌天歌早有准备,取出青木剑与之斗了起来。。...

擂台上的青年,见陌天歌与裁判的修士行礼之前,完全不看他,似乎完全不放在心上,心中大为不快,哼了一声,竟也不还礼,直接放出他的飞剑来。

陌天歌早有准备,取出青木剑与之斗了起来。

青木剑虽是木剑,却经过高阶修士修复过,也是件高阶的灵器,而且与她的青木诀相配,并不差对方的飞剑,因此倒是斗得你来我往。

看那青年专注操纵飞剑,陌天歌却悄悄地从乾坤袋里摸出一把种子。

要获得资格,就要连胜十场,虽然有补灵丹可以吃,但谁也料不准会遇到什么难缠的对手,所以前面最好能速战速决,节约灵气。因此,陌天歌并不打算徐徐胜之,只试探了一番,确定这青年的手段,就有了决断。

又一次操纵着青木剑迎上对方的飞剑,下一刻左手一扬,三颗种子分别上中下冲着对方而去。

对方很快感觉到不对劲,匆忙之下不敢硬接,只好躲闪。但陌天歌又是三颗种子出手,这下他只堪堪偏过了头,其余两颗实实在在砸在了他的身上。身上的那颗瞬间长出了一颗球,然后将他的防身护罩炸了开来,下面的那颗,立刻长成荆棘,将他的腿结结实实缠住。

这青年大惊失色,匆忙指挥飞剑回来砍断荆棘,自己从怀里掏出符箓,往陌天歌砸去,好拖住她的青木剑。

陌天歌却没有去挡那符箓,而是一跃而起收回青木剑,顺便避过那符箓,人瞬间执剑冲了过去。

青年还没来得及动,青木剑一下甩开他的飞剑,指着他的前心。

青年没敢动,因为陌天歌另一只手已有符箓在手,相信只要他一动,这符箓就会砸出来,他只好不甘心地道:“我认输。”

陌天歌露出笑容,收回青木剑。前些年跟着二叔流浪,她就发现修士斗法过于依赖灵器符箓等,而对武艺一道却不擅长,因此她在轻身术的基础上,融合了世俗武艺的较技方式,这样一下,反应就会比别人快。那日在林子里杀那安家男子,之所以能占得先机,也是因为反应比那男子快的缘故。

胜这个青年,倒是比较轻松,因为二叔一直让她练习灵气的运用,而且灵器也是上等,对待同阶甚至修为高一二层的胜算也颇高。毕竟不比那天是要保命,今天有二叔在下面,她并无性命之危,所以能从容对敌。

当然,如果是炼气十层的修士,或者是炼气九层比较强的修士,要胜就有难度了。

第二个上来的,也与她一般是炼气七层的修士,陌天歌没花费多大力气,就赢了。

不过此后再也没有炼气七层的修士上来,而是八层、九层的修士。一开始,陌天歌还比较轻松,胜了五六个后,已经有些吃力了。后面几个,基本上都是凭借青木剑超过一般高级灵器才胜的,往往打完灵气也消耗得差不多了。

这种情况,云雾派也有规定,胜者可以打坐片刻,不过不会太久,所以要靠灵石来恢复灵气。幸好陌天歌灵石准备得也充分,每次都能恢复灵气。不过,一连五六场下来,她还是感觉到了累,这是精神上的疲倦,饶是她灵气充盈也无济于事。

不过,她这一连胜已经吸引了周围观看的人的注意力。炼气七层在参加仙台会的人中有很多,但多半是九层十层的修士占优势,能一连胜过四个修为高于自己的修士,是很少见的。眼下除了这边就没有一个擂台是炼气七层的修士守擂的。

而且,她使的这手法术着实与旁人不同,种子瞬间抽芽,到敌人面前才攻击,可比普通的木系法术厉害太多了,要知道普通的木系法术,乃是用灵气幻化出的植物,肯定要比用种子消耗灵气,往天飞种子,实在不容易防御。

用了一张高级符箓,勉力战胜了一个炼气八层的修士,下一个挑战者却令陌天歌很无力。

这是一个炼气十层的修士。

如果说炼气八九层的修士胜负是五五之数,炼气十层,她显然是弱势的。不过,她瞬间就下了决心,既然如此,就拼符箓和灵药吧。

二人见礼之后,陌天歌立即祭出青木剑,在身上拍下防御符。

这修士是个中年人,显然很有斗法经验,只见他不慌不忙地祭出灵器,却是一个小旗,飘在他跟前。

凡是旗类灵器,要么是防御类,要么是控灵类,都不好对付。陌天歌存了一份小心,操纵着青木剑,手中种子夹着符箓齐发,毫不放松地往这中年修士砸去。

却见这中年修士一点也不着急,小旗一招,竟发出灵气吸引了所有的攻击,而那旗在攻击之下丝毫无损。

陌天歌皱眉。看来这旗是防御至宝了。这下可麻烦了,对方修为高于她,所以他的攻击接起来会很吃力,她打的主意就是先下手为强,抢攻之下如果对方被她伤到,那就好对付得多了,可偏偏对方有这样的灵器。

种子依然大把洒出去,符箓却不再用了。如果没用,把符箓浪费了,下面就不好打了。

对方一边接下攻击,一边向她打出一道火球。

火系法术,是五行中最具威力的法术,但凡有火灵根的修士,十有八九修的是火系法术。陌天歌不敢小视,立刻运起轻身术往旁边一闪,却发现这火球躲得并不难。她惊喜,看来对方擅长防守而不擅长攻击,如此她还有胜机。

幸好她用的只是普通的荆棘草和仙人球,种子花不了多少钱,只管不要钱地扔就是。

冲击始终不能奏效,陌天歌有些焦急。这样下去,对她肯定是不利的,因为她已经战得太久了,心理疲惫到了一定程度,尽管对方并不擅长攻击,仍然让她躲得越来越吃力。而且,对方只要一举旗,根本无需任何防御手段,比起她来太轻松了。可以说只要完全防御了她的攻击,就等于立于不败之地,因为她一定会比他早出现失误。不行,她一定要改变这种状况,才有胜机。

手中又捏了一把种子,十数枚种子同时出手。中年修士仍然只是向那小旗灌入灵气,没注意有几枚并没有向他扔来,而是掉到了其他方位。

陌天歌耐心地躲着法术,扔着种子,终于在要扔的方位都扔满了。

她停下身形,双掌运气,忽然往下一压,擂台的四周,有数丛荆棘暴涨,将那中年修士团团围住。

中年修士一惊,发现这些荆棘围着他转了起来,转着转着,眼前的景象竟然慢慢地模糊了,之后,连荆棘了不见了,四周变得一片迷茫,除了自己,什么也看不见了。

他看着四周,提高警惕,内心深处有些惶恐,他原本不将这炼气七层的小子当回事,可这一手,分明是阵法,这可是他完全不熟悉的领域。

突然有法术打过来,他一一用旗子挡了,但这攻击绵延不绝,他始终不能放松,终于灵气慢慢耗尽,补灵丹也顶不住多久。

阵外的陌天歌此时并没有攻击,而是扔出几块灵石控制阵法,自己稍微休息了一下,等待对方灵气耗光。

幸好对方对阵法并不精通,而且一直没有移动位置,否则,在打斗中很难把阵布出来。

终于,看到对方越来越疲倦,她取出一张水系高级符箓扔了过去。

水从中年修士的脚漫上来,她又扔出一张普通土系法术,这修士的脚下又出现了流沙。

脚下的东西不容易被发觉,而且此时这修士运用小旗已经很吃力了,待到流沙出现,水已经困住了他,想用旗把这法术破去,却发现已经没有足够的灵气。

陌天歌放出了青木剑,朝那修士刺去。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161)

我要评论
  • ”又一&教,须

    “是。”又一个孩子站起来,开始背,“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

  • “我们&是妹妹

    “我们爷爷天歌也叫爷爷,怎么不是妹妹?你再说我现在就回去告诉爹!”

  • 们两个&。

    陌天歌两人进了祠堂,屋里已经坐满了孩子,小的六七岁,大的十三四岁,都是男孩子,只有她们两个是女孩。

  • 小姑娘&“娘,

    小姑娘又说:“娘,你就好好休息吧,等你好了,我就不要做这些了。”

  • 分适合&则这个

    连城位于晋国之南,气候温和,十分适合种植水稻,因此烧火都用稻杆。也幸好如此,否则这个年纪的女娃儿,哪里能劈得动柴。

  • &。

    日头渐起,小姑娘踩着一路的露水,往村西祠堂而去,路上不时有男孩儿奔跑嘻闹。

  • 学堂内&真读书

    学堂内更加安静了。这些孩子,只是为了识字而已,哪里会认真读书,教十个字会一半就不错了。

  • 亲一去&辈分,

    因为父亲一去不回,她是惟一的血脉,天歌不但姓陌,名字也是随了辈分,一直当男孩教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