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沉思不出什么,就听见女子“啊”地惨嚎一声。陌天歌急忙凑过去的看,不由得骇然。却见那男子把“莲妹”死死地地按在怀里,右手握着一柄匕首模样的灵器,插在“莲妹”的后心。**的男女,鲜血淋漓的匕首,女子惊惧的神情,男子被扭曲的脸庞。陌天歌按到自己的口鼻,陌天歌连忙凑过去看,不禁骇然。却见那男子把“莲妹”死死地按在怀里,右手握着一柄匕首模样的灵器,插在“莲妹”的后心。。...

还思索不出什么,就听到女子“啊”地惨叫一声。

陌天歌连忙凑过去看,不禁骇然。却见那男子把“莲妹”死死地按在怀里,右手握着一柄匕首模样的灵器,插在“莲妹”的后心。

**的男女,鲜血淋漓的匕首,女子惊恐的神情,男子扭曲的脸庞。陌天歌按住自己的口鼻,一口气也不敢喘。

明明是情人幽会,苟且偷欢,没料到竟然会变成这副情景!

“明哥……为……什么?”

男子哼了一声,冷笑道:“你以为我真的对你感兴趣?不过是美男计罢了。”

女子睁大双眼,目光中迟疑,悔恨,愤怒交织在一起,配上那因疼痛而扭曲的脸,越发骇人:“你……”

“凭你这姿色,不过尔尔,又是个四灵根,你以为我会看上你?哼,不过是因为你是黄家小辈惟一传人罢了。把你杀了,再弄到你们家传宝物迷魂灯,你们黄家怎么是我们安家的对手!”

女子的目光中有了悟,眼中绝望更甚,此刻是话也说不出来了,只瞪大双眼,望着自己的情郎,渐渐没了气息。

从这几句话里,陌天歌听出了部分信息。

黄家、安家,都是依靠着云雾派的小修仙家族,两家听说世代有仇,想必是安家为了灭掉黄家,想出的这阴损之计。

这男子确定怀中女子没了气息,就拔出女子背上的灵器匕首,嫌恶地将赤祼的尸身推开,自顾自擦了匕首上的血迹,又起身整衣。

陌天歌越发不敢出声,这男子竟然如此阴损地在亲热之时将女伴杀害,可见是个穷凶恶极之人,如果被他发现,必定不会放她离开。

待穿好衣服,男子低身在女子的衣物上翻来翻去,终于翻到一个乾坤袋,轻易地破除主人留下的神识,直接将所有的东西倒了出来。

一堆女子的衣物,还有灵器,符箓,装丹药的玉瓶,似乎用来收藏的玉盒等物。这男子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在灵器间将一盏灯笼挑起,喜道:“果然在这里。”

陌天歌对这琉璃灯也很好奇,不知究竟有什么强大的功能,眼前所见,倒像是普通的琉璃灯,除了带有灵气,实在看不出什么特异之处来。

男子将所有的东西装回乾坤袋,收到自己怀里,指间一弹,一簇火苗落到女子尸身上,立刻燃起熊熊大火。火光映在这张还算英俊的脸上,只叫人觉得阴沉可怖。

陌天歌只盼着他赶紧毁尸灭迹,自己好脱身。她不是没见过杀人,十岁时就见过叶景文一剑杀了李玉山,后来跟随二叔浪迹东昆吾,也经常遇到险事,凡有不怀好意之人,二叔也不会留情。可没有哪一次,令她如此心惊,实是这男子杀人的手段太过下作!

前一刻两人还在你侬我侬,肌肤相亲,下一刻竟然趁着亲热之时一刀捅进情人的后心,看着火花下这男子的脸,陌天歌只觉得反胃欲呕。

可见这修仙界,便连感情都不可靠,爱人相杀,绝不是只有这一例。

忽然她眼角一花,反应极快地往旁边一闪,只见一道火光冲过原来的位置,打在灌木上,而后是那男子阴冷的声音:“谁?”

被发现了!

事已至此,陌天歌脑中念头只一转,已将乾坤袋里的种子全数拿在手上。另一手运风息术于掌心,一道风刃就发了出去,切在不远处的灌木上,灌木晃了一晃,随后又有一道火光冲着那晃动的灌木丛而去。

趁着对方被吸引了注意的时间里,她轻轻移动了一下,瞬间飘出几丈远。再悄悄透过灌木看,这男子一脸阴狠盯着先前发出法术的方向,幸好没有发现她的藏身之处。

陌天歌想不出什么脱身之法,这男子分明是心狠手辣之徒,她修为又与对方一样,无声无息地远去是不成的。她一咬牙,惟今之计,只有以命相搏了。

杀人,她并不少见,这些年跟着二叔,也遇到过不少险境,只是二叔筑基多年,叶家原也典藏丰厚,因此二叔法术厉害,法器也是上品,并不需要她出手。而这个男子,分明不是什么善茬,恐怕杀人夺宝之事也不是第一次做,便是她凭借着修习素女诀,灵力纯净超出一筹,也实在没有把握……

这男子找不到人,已经慢慢往灌木丛来了,幸好朝的不是陌天歌的方向,不过稍微搜一搜,就能搜出来了。

陌天歌不再迟疑,就在他靠近的一瞬间,一颗种子轻轻弹了出去。

树林之中,用种子这种东西,实是天时地利,她运用灵气又较同阶修士熟练很多,因此弹得极轻,很难让人发觉。

一贴近,种子立刻暴涨,顿时变作荆棘,疯狂往这男子身上缠过去。

这男子也是大惊失色,连忙将手中灵器匕首舞了起来。这匕首想必不是凡物,荆棘还未缠上去,就被纷纷割碎。

已经暴露藏身之地,趁着这男子手忙脚乱的时候,陌天歌立刻退离,随后又是一把种子扔出来。

这男子已经算到了她的面容,目光阴狠地瞪向她,人却不敢迟疑,一面快速退离,一面用匕首割下靠近他的植物。

这攻击手段,可说是叶家青木诀的特异之处,既然出了手,陌天歌已决意下杀手,否则必会被查出身份。

眼下这境况,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她一咬牙,掏出为仙台会准备的符箓,一张往身上拍去,立刻出现一圈防御罩将她包裹住,另外几张一股脑地往那男子身上丢去。

这男子猛然间受到袭击,陌天歌完全不给他喘气的机会,使得他一直腾不出手来还击,只忙于招架。那迷魂灯刚刚搜得,他还没有去除上面残留的神识,炼化为己用,也使不出来,心中大急。

就在这应接不暇的符箓里,陌天歌手一叠,符箓夹着种子,又扔了出去。

这男子在空当里只来得及发一道法术,就又被陌天歌的符箓横幅晕了头,而他的法术,陌天歌完全不躲,身上的防御罩已将之挡了下来,只不停地甩着种子与符箓。

男子又躲又挡,刚刚感觉到这次发来的符箓不对,耳边已经传来“轰”的一声,夹在符箓里的种子被他忽略,砸在他的手上,却忽然长出一个球,猛然爆开来,直接将他身上的防御罩炸裂,此时又有数枚符箓飞至……

“啊——”一声惨叫,男子倒飞出去,陌天歌立刻掏出一柄木剑一甩,木剑直接刺了过去,那男子又哼了一声,被刺了个透心凉,再无动静。

呆呆地站了一会儿,陌天歌才回过神,发现自己满头冷汗。这是她第一次亲手杀人,这时才发现自己心如擂鼓,脚步虚浮,不由自嘲地一笑,做不到杀人不眨眼,可见自己离合格的修仙者还很远啊……

不过,逃出生天,她却是十分喜悦。拭去额头上的汗,小心翼翼地走近,确认这男子真的死了,才将他身上的剑收了回来,立刻着手毁尸灭迹。

刚才这男子做的事情,她又做了一次,将他身上两个乾坤袋收回来,一弹指,这男子的尸体也被烧了个干净。

这人刚才杀了自己的情人,烧尸于此,此时也以同样的方法死于此处,不知是不是该说是报应,如今他们二人也算是生不同衾死同穴了。

待尸身烧完,确认看不出什么痕迹,陌天歌这才赶紧回去。

他们是私会,女子这一方应该不会有人知晓,可男子这边,却不一定。她小心翼翼地绕了个大圈,又藏了好一会儿,才从另一边绕出去。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262)

我要评论
  • 命,行&晨则省

    她想了想,开始背诵:“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冬则温,夏则凊。晨则省,昏则定。出必告,反必面。居有常,业无变……”

  • 好啦,&的头绳

    “好啦好啦,给你就是了。”男孩把手上的头绳一塞,连忙先走了。

  • 子从里&间走出

    学堂内吵成一团的时候,里间传来一声咳嗽,满屋的孩子立刻安静下来,一个须发半白面色威严的老夫子从里间走出来。

  • &连忙低

    偷偷抬头看夫子的脸色,却见夫子面色严肃,又连忙低下头。

  • ,狠狠&:“把

    被扯了辫子的陌天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把头绳还我!”

  • ”夫子&”

    “哼!”夫子冷哼一声,说道,“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怎么就背这么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