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的南端,横梗着一条山脉,称其昆吾。昆吾延绵万里,峰峦不断地,从东到西,自古以来无人能过。离山脉离的凡人,偶尔会也可以看见山中紫云氤氲,五彩闪动,山中去寻,却会迷失了在云雾里,仅有回过头,才能寻到出路。渐渐地的,人们便明白此山是仙山,仅有仙人才可入内。渐渐的,人们便知道此山是仙山,只有仙人才可入内。。...

天极的南端,横亘着一条山脉,人称昆吾。昆吾绵延万里,峰峦不断,从东到西,自古无人能过。离山脉不远的凡人,偶尔可以看到山中紫云氤氲,五彩闪烁,入山去寻,却会迷失在云雾里,只有回头,才能寻到出路。

渐渐的,人们便知道此山是仙山,只有仙人才可入内。

那些仙人,云来雾去,仙风道骨,呼风唤雨,皆有所能。如若他们在凡间寻到了灵根者,便会带回仙山修炼。

俗世间的人们,无不希望得入仙山,练就仙骨,可惜灵根难寻,对于仙人,大多数人只在传说中听过而已。

蹲坐在坊市路边的小摊,面貌尚稚的少年捧着一本俗世之书看得津津有味,时而面带微笑,时而敛容蹙眉,看到兴味处,又哈哈大笑,全不在意他人眼光。

幸而此处是修仙门派云雾山所属的修仙坊市,来来去去不是修士就是对此见怪不怪的凡人,若是在俗世,这等行径只怕早就被人围观了。

“小天啊,你看的什么书,凡人的书有这么好看吗?”

旁边小摊上的中年道人笑眯眯看着他,摸着胡须问了句。

被唤作小天的少年抬头道:“黄大叔,这书倒没什么好看的,只是我看那些凡人原来这样看我们这些修仙者,觉得有趣罢了。”

“哦?”

少年搁下书页,道:“这书写一仙者,在人间除恶扶弱,劫富济贫,后来世俗的皇帝欲招他入朝,结果他一走了之,逍遥人世。啧啧,”少年摇头,“修仙之人,于修为无益,入俗世作甚。可见凡人对仙人抱有太好的幻想了。”

那姓黄的道人摇头道:“世人不过遐想而已,修仙之难,怎是他们所能想像。”

世人所说的仙人,其实是他们这些修仙者。据说修仙到极致,便可飞升仙界成为仙人,不过,这只是传说而已。目前所知,最高境界的修仙者也只是化神期,而且还是千年前的事了,那位前辈早就隐世不出,也不知如今是否还活着。而剩下的四个境界,炼气,筑基,金丹,元婴,一个比一个难进阶,整个天极,到元婴期的也不过数百人。

眼前这少年和黄道人,都只是炼气期的修士,这坊市中,筑基修士也不多,金丹期更是压根没有。

两人感叹了一番,那道人看了看他的摊:“小天,今天还没开张吧?”

说起此事,少年唉声叹气:“您没来的时候,倒是有人来问,可嫌我这东西太贵。若不是二叔急需丹药,我直接卖店里就好了,可惜那个掌柜不识货……”

他的摊上,摆着几枚阵盘和阵旗。此物用以布阵,凡修仙者人手皆需,用以修炼之时防范他人,或是汇聚灵气。不过,阵法之道高深莫测,便是几百年也研究不够,修仙之人只怕时日不久,肯在此道投入时间的实在不多。大多门派家族之中,才会有阵法师,散修之中难得一见。

按说他这阵盘该是十分好卖的,不过,他这套阵法不是修真界常见的大路货,材料难得,所以价钱甚高,摆了好几天,时时有人来问,却都摇摇头走了。阵法虽好,出不起价也卖不出去啊。

姓黄的道人摊上卖的是低阶符箓,却是比他好卖得多,摆上这一天,已经卖得差不多了。

此时黄道人犹豫一会儿,问:“小天,你这套阵法,最低能卖多少?”

“啊,黄大叔想要吗?”少年惊喜道,“您如果想要,三百灵石就行了。”这套阵盘,先前的价是四百灵石,确实十分优惠了。

黄道人沉吟了一会儿,痛快点头:“好,黄大叔就占你个便宜。”

掏出今天卖符箓的钱,再将积蓄数了数,两人一手交灵石,一手交阵盘。

少年从怀中掏出一枚玉简:“黄大叔,这是阵法用法,布置下阵盘,只要主阵旗在手,此阵杀防皆可。”

黄道人一边心疼交出的灵石,一边点头:“我就是知道,你们叔侄制的阵一定值得这大价钱,旁人我还真买不下手。”

三百灵石,便是门派弟子也需数年才能攒齐,散修也许就是多年的积蓄了。若非黄道人生财有道,只怕也掏不出这钱。

“黄大叔,真是多谢你了。我这就去买些丹药,叔父还在等我呢。”

收了摊,少年往云雾山门派所开的店铺而去。

云雾山虽然只是修真界的一个中小门派,却也有不少家族与散修依附于它。不少散修就靠着这云雾山的坊市得些灵石,用于修炼。

云雾山的店铺,是坊市中最大的店铺。

少年进得店来,伙计招呼道:“这位道友,可要些什么?”

这伙计是炼气初期的修为,见他有炼气中期修为,倒是客气。

少年道:“十颗小还丹,可有?”

小还丹是疗伤之药,价格比较贵,他人来买,一般买一二颗,十颗已经算是大生意了。

听闻此言,伙计脸上笑容更浓了:“有有有,您稍等。”

回身向掌柜禀告了几句,伙计从柜台内取出一只玉瓶:“这是小还丹,您辨一辨。”

取下瓶塞,倒出一颗药丸,药香扑鼻而出,仔细闻了闻,确定后他点点头:“就是这些了。”

“总共十颗,共五百块灵石,如果您有什么珍稀之物抵换也可。”

少年未说什么,只是从储物袋中取出灵石,交由伙计一一点清。

仔细地将丹药收进储物袋,少年兴高采烈地走出店铺。有了这十颗小还丹,二叔的伤应该可以好了。

只见这少年出了店铺,七拐八弯就到了一处小院,随后一打手印,院门应声而开。

少年进了院子,推开房门,唤道:“二叔?”

好半天,角落里才传来一声:“小天回来了啊……”这声音苍老嘶哑,只见角落的床上,有个老者盘腿而坐,脸色青黑,面容苍老。

少年走过去,兴高采烈地掏出怀里的玉瓶:“二叔,黄大叔买了我们的五行生杀阵,我们凑够钱买药了。”

“是吗?”老者艰难露出笑容,接过他递来的玉瓶,又叹道,“都说了不管用了,你还买,若是拿去买养气丹,你的修为最起码可以提高三层,到达十层,到时仙台会就容易了……”

少年却恼道:“二叔!”

打坐的老者停下话头,望着他又是一叹。

少年这才笑了:“二叔,你放心吧,虽然我修为没有那么高,可是我练了很久的法术啊,也是很有希望的。”

虽是如此,老者也没缓和了脸色,只道:“若是不成,就下回再说,安全要紧,不要硬拼。”

“知道啦,我们修仙之人最重的就是性命,不能长生,修仙干什么?我一定会好好回来的。”

老者这才露出笑容:“这样想就好。仙台会还有十天,你可要好好准备,尤其灵器的手法要熟练,这是保命之法。”

“嗯,二叔你先疗伤,我去修炼了。”

“好,去吧。”

少年出了这间房,推开隔壁的房门。

打水洗了脸,又重新解了头发梳理,镜中映出的一张清丽明媚的脸。但是一瞬,又重新系上了发带,变作青稚少年。

叶小天,是她现在的名字,陌天歌这个名字,在结丹之前,都不宜出现。这是当年离开东蒙山,二叔的决定。

这七年,她跟着二叔在东昆吾四处流浪,采过药,开过店,捕过兽。二叔出事就是小店开不下去,只好以抓捕妖兽赚钱的时候。

一开始,叶家典藏甚多,守静真人又交回了爹的遗物,他们身家颇丰。可修炼之道,所耗太大,何况他们二人灵根都不佳。二叔是四灵根,能筑基就是当年爹用丹药堆起来的,她是五灵根,虽有好功法,却也步步艰难,能在七年间修炼到炼气七层,也是二叔用丹药堆出来的。

几年间,他们修炼用光了灵石,只好想法子多些收益,原先只是去采灵草换丹药,发现这样完全供不起二人修炼,便把所有积蓄拿来在某个小坊市开了间店,又因为管理坊市的修真家族欺压,进益不多,只好关了另寻去处。最后,二叔发现捕妖兽十分赚钱,便与其他修士结伴去南面山林深处捕兽,结果一次不小心遇到了五阶雷光兽,相当于结丹修士,他们五个人,一死四伤地回来。

二叔受了伤,情况更加艰难,不但没法再继续借助丹药修炼,还要给二叔治伤。幸好,叶家原本对阵法深有研究,他们虽然灵根皆不佳,对阵法却很有天分,叔侄二人就平日研究些阵法,陌天歌得闲了就去摆个小摊卖掉,以换取丹药等。

二叔总说,这样下去会连累得她无法筑基,所以一年前,他们来到这云雾山,打算通过仙台会进入云雾派,这样一来,门派自有福利,她就会轻松很多。

所谓仙台会,是他们这样的散修加入门派的方法。散修多半灵根不好,而这些门派收徒,最低要三灵根,只有与门派关系极好的修仙家族,才能以四灵根的资质加入,他们这样的散修显然不可能。但,即使灵根不好,总有些人机缘巧合,修为进境极快,这仙台会,就是为了挑选出这些有潜力的修士加入门派。

至于挑选的方法,说白了就是打擂台比试,一经上台,生死不论,虽然大部分门派都会有结丹期修士坐镇,但也无法保证无伤亡,有时斗得惨烈,甚至还出现过同归于尽的惨剧。

陌天歌当然不是要学他们去拼命。这些年跟随二叔,虽然是流浪,却也开阔了她的眼界,二叔待她又极好,二人相依为命,她也走出了童年阴影,性情开朗了许多。她实实牢记着二叔所说,修仙,就是以长生为目的,性命才是第一要紧的事,况且,她也不认为自己进不了门派,就一辈子完了。二叔说,爹当年也是一个人筑基结丹,就是因为有他的存在,才让叶家在青蒙山又延续了两百年,既然爹能做到,她也能!

坚定了决心,她坐到床上,开始今天的修炼。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450)

我要评论
  • 昨日的&没有?

    看到学生们都乖乖坐着,无人吵闹,老夫子满意地点头,从案上取了一卷书,开口道:“昨日的《弟子规》第一段都背熟了没有?”

  • &者,如

    “丧三年,常悲咽。居处变,酒肉绝。丧尽礼,祭尽诚。事死者,如事生。”

  • 得堪比&出左手

    闻言,陌天俊脸色苦得堪比苦胆,但又不敢违背夫子,只有走上前,小心翼翼地伸出左手。

  • 昨天晚&?怎么

    “哼!”夫子冷哼一声,说道,“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怎么就背这么点?”

  • 。不久&中住了

    十年前,村里来了一个书生在此借住,见过她几次,不知怎的竟向族长求娶。族长虽不喜爱这个女儿,但也怕别人不怀好意,便说要他入赘留在村中,谁料这书生也不反对。不久两人就成了亲,在村中住了下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