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江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这孩子。就在之前,叶景文对他说:“这是叶海前辈离开俗世的女儿,我奉师伯之命将她接来,交给您手上。”女……儿?他明白兄长那几年是在俗世云游四海,再后来去了天魔山,来还来交代什么就殒落了,可没想起居然留下的了一个女儿!叶景文又道:就在之前,叶景文对他说:“这是叶海前辈留在俗世的女儿,我奉师叔之命将她接来,交到您手上。”。...

叶江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孩子。

就在之前,叶景文对他说:“这是叶海前辈留在俗世的女儿,我奉师叔之命将她接来,交到您手上。”

女……儿?他知道兄长那几年是在俗世云游,后来去了天魔山,来不及交待什么就陨落了,可没想到竟然留下了一个女儿!

叶景文又道:“叶前辈临终前留下遗言,这就交付叶兄。”

叶江急急地接过那块玉简,输入神识。

眼前腾起青烟,化成一个中年书生模样,看着他,开口道:“二弟,大哥看来逃不过此劫了,只有将一些事情交待与你。此次天魔山之行,我与玄清门守静真人落难结伴,交待完之后,我就会用余下的功力助他脱困,将这段话带给你。长话短说,第一,我陨落之后,叶家恐怕无法在青蒙山立足,你迁出青蒙山,凡事以留下血脉为重,哪一日家族再出现结丹修士,再重新夺回灵脉就是。第二,家族典藏,你有用尽用,无用可卖,到你陨落之时,若没有传人,就将功法典藏留在家族之中。第三,我去天魔山之前的几年,其实在俗世中娶了妻生了女,那女子虽是个凡人,却具有纯阴之身,我思量许久,决定与她生育后代,若是生下女儿恰巧遗传了她的纯阴体质,又有灵根,便是我叶家的希望。可惜在我离去之前,女儿还未生下,不知究竟是否如愿。第四,我将后事托付与守静真人,他会将我的遗物送到你手上,我还托他寻我妻女,若我妻还活着,望你好生待她们母女。第五、守静真人对我立下了心魔誓,你尽管信他……”

陌天歌怯怯地望着眼前的老者。这个人,看起都有五十多岁了,头发都白了,好像跟爷爷差不多,怎么是她叔叔?

叶江脸上出现悲痛的表情,最后睁开眼,一眼就看到眼前的陌天歌。这孩子……眉眼倒与大哥极像,说是大哥的骨肉,他是信的。

想到此处,他左掌伸出,右手凝气一指,从指尖逼出一滴鲜血,再一划,这滴鲜血就往陌天歌飞去。陌天歌惊了一惊,那滴血非常迅速地冲了过来,最后消失在她的眉间,她觉得头脑一热,有一瞬的迷茫,立刻又清醒了,却见眼前这个好像爷爷的叔叔上前来,低头抚着她手腕上的那串聚灵珠子,一迭声道:“没错,这是……这是大哥修炼到炼气三层,前一代结丹老祖所赠。”说着,上前一步紧紧将她抱住,连连道:“孩子,可怜的孩子,真是苦了你了,你放心,以后有二叔在,不会再叫你无依无靠了。”

虽然这个二叔完全陌生,虽然她并不习惯依赖一个陌生人,但陌天歌还是没有推开。或许,娘去了以后,她太渴望有人疼爱她了,虽然二叔是完全陌生的,可是他好像很重视她,让她舍不得推开。

好久,叶江放开她,擦掉眼里的泪花,柔声问道:“孩子,你叫什么?”

“我……我叫陌天歌。”

“陌?”

叶景文答道:“叶兄不知,叶海前辈在俗世是入赘的,因此这孩子就随了母姓。”

“哦,是这样。”叶江没有在意,“我们修仙之人不在乎这些俗礼,不管姓什么,都是我们家的孩子。”

“正是如此。”叶景文迟疑了片刻,又道,“叶兄,想必您已经知道来龙去脉了,这孩子的母亲果然没有撑下来,实在抱歉。”

叶江摇头,对他露出笑容:“我兄长已在这玉简中说得清楚,我还要感谢叶道友将我侄女寻回,叶江在此多谢了。”

叶景文连忙虚托一把,随后笑道:“叶兄,这么巧你我二人都姓叶,又有这等机缘,不如小弟就厚颜一把,以大哥相称了。”

叶江岂看不出来叶景文是玄清门的精英弟子,年纪轻轻就筑了基,在门派中的地位必定比这东蒙山掌柜郑宣来得高,将来结成金丹也是大有可能。而他自己这把年纪,结丹希望已然渺茫,这叶景文有意相交,还是他们叔侄二人高攀了,必是为了守静真人。不过,这对他们叔侄二人有利而无害,因此他也不推辞:“兄弟如此看得起我,我就托个大,受了这声大哥了。”

叶景文点头微笑,而一旁的郑宣更是哈哈笑道:“叶兄啊,这下我们可真成了一家人了,你们既与守静师叔有故,你又与我叶师弟称了兄弟,那我们也不用见外了。”

叶江也笑着抚须点头,随后又面带歉意:“不过,有件事倒要请郑兄原谅,兄长有命,我又新寻到这侄女,这出售之物可否令我多选一选?”

“自然,自然。”郑宣脸上没有半点不豫,反而极亲切,“叶兄不必客气,以后我们就当是自己人好了。”

叶景文对郑宣道:“郑师兄,我与这孩子相处了些日子,也有了点感情,不如就让我送送大哥吧。”

郑宣既是大坊市的掌柜,当然是极有眼色的,看得出叶景文另有要事交待,丝毫不问:“这是当然,叶师弟尽管去吧。”

叶景文与叶江二人都是歉意地一揖,随后带着陌天歌离开。

离开之时,叶江十分自然地牵了陌天歌的手,将她带上自己的飞行法器,才与叶景文道:“兄弟,不如就到愚兄临时洞府一叙吧。”

叶景文也是这么想的,当下没有迟疑:“好。”

叶江的飞行法器是一柄拂尘,飞行速度不快,这东蒙山也不许快速飞行,凡有其他修士的地方,大家都遵守着这个规矩。坊市之内不得飞行,坊市周围,也要放慢速度。三人慢慢往东飞去,很快到了叶江的临时洞府,叶江一挥手,合上洞府的防御阵法,三人坐定。

陌天歌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洞府,只见所有的东西不是石头就是玉做的,洞府顶上镶嵌着会发光的石头,好像就是她曾经见过的,李玉山拿出来的月光石。

叶江又问了她一些话,见她对洞府很感兴趣,便让她自己去玩耍,自己与叶景文说话。

叶景文看陌天歌离开,却是一叹:“不瞒大哥,这几日下来,我确实有些舍不得天歌,这孩子吃了许多苦,心性上,比一般孩子强许多。”

听他夸奖陌天歌,叶江抚须笑道:“希望这孩子是个可造之才。对了,这孩子灵根如何?”

听到这问题,叶景文略有迟疑:“这我已经测过了,这孩子是五灵根纯阴体质,不知算是幸运,还是不幸。”

能同时遗传到灵根与纯阴体质,当然是幸运的,可纯阴体质偏偏遇到的是五灵根,若是好一点的灵根,将来必然成就不凡。

“什么?”叶江吃了一惊,“这孩子当真遗传了纯阴体质?”他本没有抱什么希望,见这孩子有炼气二层修为,只觉得庆幸,幸好是个有灵根的,至于纯阴体质,他没抱什么希望,毕竟这几率不高。

叶景文点头:“不错,这孩子不过五灵根的资质,能在俗世修炼到炼气二层,虽是那串聚灵珠的功劳,可若没有纯阴体质和好功法,她决计修不到这程度。”

听了这番话,叶江心中百味杂陈,不知该喜该忧。纯阴体质,是修炼的好体质,可惜这孩子又是五灵根。如果修炼不成,这体质又是惹祸的体质,若是被人瞧出来……

叶景文察言观色,看叶江神情黯然,便猜出他在想什么,当下笑道:“大哥你放心,我守静师叔赠了一块藏灵佩与她,只要她一直不离身,必定不会被人发现。”

“哦?”叶江有些惊讶,随后放了心,他最担心的正是此事。

叶景文又从怀中取出一个袋子,交付到叶江手上,说道:“大哥,这便是令兄的遗物,里面的功法便是叶家秘典。另有丹药灵石等物,想必你们二人暂时也不缺了。”

叶江接过,面有感激之色:“多谢了。”修士故去,其身家会被活着的人瓜分,想必是那守静真人欠了硕大的人情,所以才将这些送回来,否则就算收走也是没人说什么的。

最后,叶景文道:“大哥,守静师叔嘱咐我问你,可愿加入玄清门?”

“这……”这句话却是出乎叶江意料。按说,守静真人做了这些,已经算是报了前恩,竟还邀请他们入玄清门,实在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叶景文便笑了笑,起身:“大哥好好考虑吧,我就不打扰你们叔侄二人叙话了。若有决定,还请到店中告知于我,我好回去复命。”

叶江忙站起来送客:“是,待我好好想想,若有决定就与兄弟说明。”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444)

我要评论
  • 弟,还&了学堂

    陌天巧就是如此。她是陌家族长的嫡系孙辈,因为是长孙女,又与长孙一母同胞,因此家中也高看她一等,不但名字从了兄弟,还一并送了学堂。

  • 递来的&是一块

    陌天歌接过她递来的东西,是一块地瓜饼。她小声地说:“谢谢。”

  • 扬起眉&不还我

    那女孩扬起眉,瞪着兄长:“你还说!再不还我就回家告诉爹,说你欺负妹妹。”

  • 把手上&走了。

    “好啦好啦,给你就是了。”男孩把手上的头绳一塞,连忙先走了。

  • 着的布&好好念

    吃过了早饭,妇人将女儿又打理了一番,才取下墙上挂着的布包,挂到她肩上,嘱咐:“去了学堂,要听先生的话,好好念书。”

  • &西还来

    一个七八岁的女孩跑近,看到陌天歌散乱的辫子,顿时怒目相向:“哥,不许你欺负天歌,把东西还来!”

  • “娘,&做。”

    “不行,”小姑娘坚持,把她往房里拉,“娘,你不能吹风,这些事我可以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