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不多久,那老者引着一个马脸长须的男子进去。陌天歌很好奇,抬起头看了看,抬头一看这人六十来岁年纪,浑身气势与叶景文一般强悍,是个筑基期修士。此人一进去,叶景文站了出来,陌天歌见此也从椅子上下去。这人几眼扫过,目光逗留在叶景文身上,见他衣袍右胸口绣着陌天歌好奇,抬头看了看,只见这人五十来岁年纪,浑身气势与叶景文一般强大,是个筑基期修士。。...

过不多久,那老者引着一个马脸长须的男子进来。

陌天歌好奇,抬头看了看,只见这人五十来岁年纪,浑身气势与叶景文一般强大,是个筑基期修士。

此人一进来,叶景文站了起来,陌天歌见状也从椅子上下来。这人一眼扫过,目光停留在叶景文身上,见他衣袍右胸口绣着太极,袍子袖口又绘着祥云,就知道这是玄清门精英弟子,当下不敢轻慢,拱手道:“在下陆溪山,这位道友怎么称呼?”

叶景文也回了一礼:“在下玄清门叶景文,冒昧拜访有事请教,还请陆道友见谅。”

有礼貌的人总是受人欢迎,何况叶景文还是名门弟子,陆溪山颇有好感,笑道:“原来是叶道友,请坐。”

叶景文依然在宾位上坐了,那迎客的老者又着人送了新茶来,自己退了下去。

陆溪山饮了口茶,目光落在一旁乖乖坐着的陌天歌身上,抚须道:“这位小道友是叶道友的子侄么?小小年纪,便有二层修为,是个可造之才。”

叶景文仅仅一笑:“陆道友过奖了。”在俗世之中,十岁年纪便有二层,是难得的人才,修仙家族里,也算是可造之才,可在他们这样的大门派里,只是说是差强人意了。

要知道他们门派之中,那么多的高阶修士,后人自有天资出众者,又是从小名师指点,丹药不缺,这个年纪差一点的可以达到三四层修为,努力的达到五六层也不是难事。这样的弟子,一般三十岁左右就能筑基。比如他,天资不错,又十分努力,二十四岁筑基。守静师叔更早,二十岁就筑了基,而玄清门最早筑基的修士还不是守静师叔,而是甘露峰的灵犀师叔,十七岁就成功筑基了。

陆溪山也不是眼热,他们修仙家族虽比不上门派,但还不至于眼界如此狭小,只是场面上夸一夸罢了。

“陆道友,”饮罢了茶,叶景文开门见山,“在下冒昧前来,乃是为了打听一位同道的消息。”

“哦?”陆溪山早听那迎客的老者禀告,心里有数,不过面上还是表示一下惊讶,毕竟不知对方打听这消息,有什么目的。

“月前,陆道友是否和一位筑基同道一起到山下我玄清门店铺中?”

陆溪山点头:“不错,叶道友要寻的是我那位朋友?”

“正是。”叶景文道,“陆道友那朋友是否名叫叶江,原来是这青蒙山叶家的修士?”

陆溪山心中存疑,面上还是点头:“叶道友所言不错。”忽然想到此人也是姓叶,不禁迟疑了一下,“莫非你们是……”

叶景文也是聪敏之辈,岂不知陆溪山所想,立刻道:“在下与这位叶江道友未曾谋面,只是在下师叔与叶江道友的兄长乃是至交。”

陆溪山闻言放下心来。他自己虽是叶江好友,但叶家被逼离开青蒙山,是这青蒙山诸多修仙家族联手所为,其中也有他们陆家。只不过,这样的事自有上面的结丹老祖作主,轮不到他说话,因此他与叶江友情仍在。眼下要是有叶家亲故寻上门来,他还是有些担心的,要知道这玄清门乃是西昆吾第一大派,他们这些修仙家族可惹不起。

“原来如此。昔日叶海前辈实是天纵奇才,叶家出了这位修士,生生延续了两百年,若非如此……”后面的话实在不好在外人面前说,他转了话头,“叶道友,不知贵师叔是哪位?有何指教?”

叶景文笑道:“在下说的这位师叔便是守静真人,指教不敢,只是师叔受故人所托,安顿叶家后人罢了。”

“守静真人?”陆溪山大吃一惊,面上肃然之色连陌天歌也看出来了,她心中疑惑,守静真人怎么了?

她哪知道,守静真人在西昆吾可说是鼎鼎大名。这陆溪山已有两百多岁,乃是与她父亲叶海一辈的人物,可叶海早就在一百多岁时进阶结丹期,比之大门派的精英弟子毫不逊色,而他们这些青蒙山同辈却一直停留在筑基期,没有机缘进阶。

但与这守静真人比起来,都不算什么。这守静真人是玄清门一位元婴祖师的后人,幼时被带上太康山,二十岁筑基,七十八岁就已结丹。

据说这位守静真人并非单灵根异灵根的天才,只是双灵根罢了,他们这些还在筑基期挣扎的修士也有不少是双灵根,可论修为,守静真人比之他们却是天壤之别。七十八岁结丹,整个天极,千年之间也不过二三位,这等机缘,实非有个元婴祖师相助就能拥有的。

要论起年纪来,陆溪山已有两百多岁,他自己四十岁筑基,他已是筑基修士的时候这位守静真人才刚开始修仙,如今他还是筑基修士,守静真人却已是结丹前辈。如今这位守静真人不过一百三十岁左右,以他的修炼速度,恐怕在这百年内结婴也是极有可能的。陆溪山本人也是双灵根修士,只是机缘总是不够,每每想起同资质的守静真人,甚至是同资质的叶海,徒叹奈何。

“原来是守静真人。”陆溪山面上出现敬仰之色,“叶道友有事请讲,在下若是知道,定然知无不言。”

叶景文见师叔的名号果真这么好用,也不客气,直接问道:“不知那位叶江道友去了何处,又有什么打算,可与陆道友说过?”

陆溪山道:“叶江此行已将叶家其他人全数迁往俗世,回来只是带走叶家最后的典藏,他自己是说晋阶难求,所以打算四处游历,轻松度过余年,我们分别之后,他欲往东而行。”

叶景文点点头:“多谢陆道友。不知可有确切的目的?”

“这……现在大概在东蒙山一带吧。”

青蒙山的左右,有东蒙西蒙二山,灵脉次之,没有什么修仙门派,倒是有修仙家族将那一带开辟出来,或卖或租给散修,久而久之,形成了一处极热闹的坊市,许多修士都会前往此处买卖交换事物,甚至偶有结丹期的散修。

陆溪山从怀中取出一物,递与叶景文:“我与叶江分别之前,他曾给我传音玉符,若是相隔不远,此物便可传讯于他。”

叶景文接过,面有喜色:“多谢了,陆道友帮了我的大忙,不知要如何感谢才好。”有了这东西,可比在人群中直接找到人要简单些。这上面有叶江留下的一缕神识,可以直接感应到他的方位。

陆溪山笑道:“不敢言谢,就当与叶道友交个朋友吧。”

闻言,叶景文对这陆溪山评价高了一等。想来也是,今日受了他的谢礼,还不如交个朋友的好,玄清门弟子,将来说不定对他有所帮助。

“如此,在下就先告辞了。陆道友,有缘再会。”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346)

我要评论
  • 走到位&,从水

    只见她先拉起了鸡笼,把鸡赶出来,随后走到位于偏屋的厨房,开了门,就着冷水洗脸。洗脸漱口后,她挽起袖子量了把米,从水缸舀水洗净,又搬了张小凳到灶边,站在凳上将米下到大锅,开始烧火。

  • ,粥也&,小心

    东方露出红光,粥也散发出了米香。小姑娘就着小板凳,小心翼翼地舀了两碗,又到屋角坛子里捞了些腌菜,一一捧到主房去。

  • &陌天歌

    陌天歌接过她递来的东西,是一块地瓜饼。她小声地说:“谢谢。”

  • 每一折&她甩开

    “哈哈,真笨,我在这呢!”这男孩身形十分灵活,又十分壮实,哪里是她这瘦弱身板可比,每每一折身就把她甩开,把她气得七窍生烟。

  • 这里,&是怎么

    “冬则温,夏则凊。晨则省,昏则定。出……出必告,反必、必……”念到这里,他抓耳挠腮地想了一阵,却是怎么也背不出来。

  • 百口人&一个家

    这是晋国连城属下的一个村子,全村三四百口人,只有一个姓,属于一个家族,因此,这个村子就以他们的姓为名,唤作陌家村。

  • ,昏则&定。出

    她想了想,开始背诵:“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冬则温,夏则凊。晨则省,昏则定。出必告,反必面。居有常,业无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