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昆吾山脚的小镇上,天上青光划过,一个青年带着一个女孩儿落了下去。恰恰叶景文与陌天歌。两天前,两人回陌家村,叶景文则表示要带陌天歌走,陌家众人无人敢有异议。随即,陌天歌就拾掇了自己的东西,跟天巧说再见。获知这一切,天巧既羡慕嫉妒又不舍,只可惜叶景文正是叶景文与陌天歌。。...

西昆吾山脚的小镇上,天上青光掠过,一个青年带着一个女孩儿落了下来。

正是叶景文与陌天歌。

两天前,两人回到陌家村,叶景文表示要带陌天歌走,陌家众人无人敢有异议。随后,陌天歌就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跟天巧告别。

得知这一切,天巧既羡慕又不舍,可惜叶景文说她没有灵根,无法修仙,两个孩子只能含泪而别。

这两天,陌天歌从叶景文那里得知许多事情。

原来,她父亲十年前离开,是为了前去一处秘地寻找机缘。天极的东边,有一片山脉,是魔道的地盘,据说十万年前正魔大战,魔道落败,故而让出昆吾山。而正魔也就以一座山分界,山的东北是魔道,西南则是正道领袖天道宗,这座山被命名为天魔山。

据说天魔山乃是古时仙魔大战的战场,至今遗留着威力极大的禁制阵法等物,等闲修士进去即死,但其中亦遗留着许多宝物,所以时常有人前去寻找机缘。十年前,天魔山某处禁制消失,正魔皆一拥而入,陌天歌的父亲叶海正是那时离开陌家前去此地。可惜没多久,进入此间的修士只逃出了小半,据说其他人全部遇难。那玄清门守静真人正是此行与叶海结识,两人一同在此山失踪。

原本,许多人都以为守静真人不幸陨落,不料不久前竟安全回来,不过,与他同时失踪的修士全部陨落,他也是使用了秘法,近乎功力全失才能脱身而出。一回到玄清门,守静真人修为大失,只得立刻闭关。据称此行能脱身也是受了叶海大恩,因此派了叶景文前来,安排其后事。

陌天歌从叶景文口中得知,她父系那边,还有血脉。

叶家原是西昆吾青蒙山的修仙家族,只是人丁稀少,最后只剩得兄弟两个修士。昔日叶海在时,威名赫赫,倒也无人敢欺,只是十年前天魔山失踪的消息传出,叶家失去惟一的结丹修士,无法在青蒙山立足,最后一位修士只得将家族迁往世俗,自己成为散修。这位修士正是叶海的胞弟,陌天歌的叔叔。

“等找到你叔叔,你们就随我回太康山,你们加入玄清门,或者重建家族都可以。”

叶景文与她说过,玄清门是天极七大门派之一,有玄清门做后盾,他们不怕有人欺负。天极有七大门派,其中天道宗势力最大,玄清门仅次于它,可以说是西昆吾第一大派。

陌天歌没什么意见。她盼了这么久,才知道爹已经不在了,现在只要能离开那个家,她并不在乎去哪里。如果说还有什么期待的,就是还有个叔叔。

他们从陌家村出发两天,终于到了这里。叶景文说,这里有修仙者。

陌天歌好奇地看看,却发现这不过是个普通的镇子。

叶景文看她满脸失望,笑道:“这些只是凡人罢了,仙人居所,岂能让凡人看到。”说罢,带着她就进了一处破败小庙。

这小庙,陌天歌也没发现任何异常,叶景文从怀中取出一枚玉佩,递给陌天歌:“这是我师叔给你的,以后此物莫要离身,带在身上,就算是元婴期的前辈,也看不出你的体质。”

陌天歌接过。玉佩呈圆形,玉色温润,上面绘着云纹,系着红绳。她翻过来,发现另一面的中间刻着一个小小的“秦”字。

叶景文道:“我师叔姓秦,人称秦守静。”说罢一挥手,眼前景象顿时变了,庙中倒地的神像已经消失不见,出现的竟是夹道的街市。叶景文拉了她的手:“走吧。”

这看起来就像条普通的小镇街道,怎么也不像仙人住的地方。

听陌天歌这么说,叶景文便笑:“所谓仙人,不过是还未成仙的人。这些还在俗世的坊市,都是散修聚集的地方,一般没什么大的势力,当然也没什么气派可言。”

两人一进坊市,就吸引了他人的目光。无他,只因叶景文的气势,以及他身上的衣着。筑基期的高手,又穿着玄清门的道袍,实在让人羡慕。

一路行来,陌天歌发现还是与俗世不同的。比如街道上摆摊的人,摊上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而有些人,则是只挂出一块牌子出来,写着出售什么,还有的人,牵着俗世从来没见过的鸟兽等,不过这类是不多的。

叶景文带着她目不斜视,穿街走巷,直到一处店铺才走进去。

这店铺极大,也不知卖些什么,只看到高高的柜台,没看到任何东西。一进店门,陌天歌就看到守柜台的伙计穿的衣衫跟叶景文很相似,也是蓝袍白褂,不过没有他的这么精致,修为陌天歌也可以感觉得到,比她强不了多少。

他们一进来,守柜台的仔细一看,就出来行礼,向叶景文称了声师叔。

叶景文点点头,问道:“此间掌柜呢?”

这伙计显然也是玄清门的弟子,连忙请他们进来,道:“陈师伯在楼上,师叔请。”

上了楼,陌天歌看到这楼上跟一楼一样,摆满了柜台,不过一旁有许多座椅,像是待客的地方。

伙计将他们引至角落,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面前,恭敬禀道:“陈师伯,有本门师叔到来。”

老者似乎在瞌睡,睁开眼睛,看到叶景文,才精神了,吩咐伙计:“你去吧,上茶。”

“是。”伙计应声退下。

老者看叶景文身着本门高级弟子服饰,又如此年轻,不敢怠慢,起身拱手问道:“这位师弟,我乃此间掌柜,小姓陈,名有礼,敢问师弟是哪位真人门下,来此何事?”

叶景文还了一礼,说道:“在下清泉峰叶景文,奉守静师叔之命而来,打听一人的消息。”

“哦?”听到清泉峰三字,老者更加不敢怠慢。清泉峰乃是门中靖和祖师清修之所,这位祖师脾气历来不佳,十分护短,“叶师弟可有令牌?”

叶景文点头,从怀中取出一枚巴掌大的玉牌递过去。老者验证无误,将令牌还予叶景文后,将两人请进一处布有禁制的雅间。

“叶师弟,请说吧。”

叶景文对他谨慎的作派感到佩服,言语也亲切了许多:“陈师兄,我们要寻的人是个散修,名叫叶江,筑基修为,年纪颇大,外表应该有五十岁光景,据说有人看到他经过此处。”

那陈有礼捋着胡须思度片刻,道:“请师弟在此稍等,我派弟子去打听一番。”

叶景文点头:“师兄请。”

陈有礼退了出去,又着人送茶来。

陌天歌看这茶竟然也包含灵气,十分惊奇。

叶景文与她说道:“这只是在灵气之地培育出的茶树,倒不是什么稀奇品种。”

陌天歌哦了一声,又问他:“叶大哥,这里是你们门派开的店吗?”

叶景文回道:“不错。我们在各处坊市都有店铺,在外的弟子有需要帮助的,都可以找掌柜。”

“哦。”

两人等了一会儿,陈有礼进来了。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465)

我要评论
  • &”又一

    “是。”又一个孩子站起来,开始背,“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

  • 马上就&好了。

    正在烧火的小姑娘连忙跳起来:“娘,你怎么起来了?再去休息一会儿,饭马上就好了。”

  • 而是族&面所生

    陌天歌的母亲,原是族长家的四姑娘,如今人称四娘子。她并不是族长夫人所出,而是族长年轻时在外面所生,因此一家子待她十分冷淡,而且,她胎里带病,常年小病不断,也就越发的受人冷落。

  • 得堪比&。

    闻言,陌天俊脸色苦得堪比苦胆,但又不敢违背夫子,只有走上前,小心翼翼地伸出左手。

  • 过不多&动,一

    过不多久,主房的门传来响动,一个面色苍白的妇人走进厨房。

  • ,“啪&声,生

    戒尺高高抬起,“啪”重重地打在他手心,整个学堂的孩子都不敢出声,生怕下一个是自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