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叶的青年乘着夜色抵达飞云镇,叩开了茶摊老板的门。随即,又去了镇内惟一的客栈,从床上拖起了客栈老板。“公子,您说的这个人确实在小店内住了差不多半个月,但是两天前就走了。确实有个小姑娘来找他,几天前就去过一次,但是那天正好碰上那位客人要走,两随后,又去了镇内惟一的客栈,从床上拖起了客栈老板。。...

姓叶的青年乘着夜色到达飞云镇,敲开了茶摊老板的门。

随后,又去了镇内惟一的客栈,从床上拖起了客栈老板。

“公子,您说的这个人确实在小店内住了差不多半个月,不过两天前就走了。确实有个小姑娘来找他,几天前就来过一次,不过那天正好碰见那位客人要走,两人就一起出去了,到哪去小人不知。”

“这个人是什么来历,你可知道?”

“小人不知,只知道那位客人似乎是四处游历,有些神秘。”

青年思度片刻,又问:“那你可知道,他是怎么走的,骑马还是坐车?”

“这个……那位客人是雇了马车到镇上的,哦,小人想起来了,给他赶车的车夫神秘地说过,这客人不是凡人,具体为什么小人就不知道了。”

青年心中已经有了定夺,这并不是普通的拐子,而是个修仙者,把这小姑娘掳去,也不知想做什么。

“公子问这客人去哪,小人倒是有个猜测,我们这只有一条到连城的大路,不管这位客人要去哪,八成都要先到连城再定去向。”

青年点点头,丢过一块金子,一转身就跃出窗口飞身而起,惊得客栈老板金子都掉了。这才不是凡人啊!

这时候,青年已经想到路上遇到的那辆马车,他神识扫过之时就发现马车上有两个低阶修士,只是他以为是普通的在俗世流浪的散修,神识一扫而过,根本没有在意,现在想起来,很可能就是他要找的人。不过,他心里有些疑惑,那马车上有两个修士一个凡人,凡人当然就是那个车夫,莫非那小姑娘竟也成了修士?

怀着这疑问,他驭使飞剑,往那条路寻去。

马车内漆黑一片,马车外却有淡淡的亮光,陌天歌好奇地趴在窗口,看着被车夫装在灯盏里的那块石头。

这是月光石,在修仙界算不上多么珍惜的东西,许多人都拿来当洞府的装饰,不过在俗世,就是千金难求的宝物了。

她忍不住悄悄地把琉璃珠拿来,却发现对这月光石没用,看来会发光并不是灵气的原因了。

琉璃珠握在手里冰冰凉凉的,在月色下又发出蒙蒙的白光,似乎又在吸收灵气。可惜现在就算吸满了,她也没法运用,经脉是堵塞的,灵气根本进不来。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抬头望着天上正圆的明月,却在下一刻惊得一跳。

那月亮……月亮上面飞过一个人!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那人影忽然直掠而下,而前面赶车的车夫一拉缰绳,吁了一声,马车颠了一下,停了下来。

正睡着的李玉山被颠醒过来,恼火地喝道:“干什么?”

外面传来车夫惊恐的声音:“仙师,有……有人……”

“什么人?”李玉山推开车门,钻出头,却也是吓了一跳。

只见马车之前站着一个青年,这气势,绝对是筑基期的高人!

他连忙下车抱拳:“晚辈李玉山,见过前辈。”

青年点了点头,开口:“车上还有一人,怎么不下来?”

李玉山连忙回头,把陌天歌扯下车来,陪笑道:“这是舍妹,小孩子不懂事,请前辈见谅。”

“你妹妹?”青年微微皱眉,目光落到他手上,“既是你妹妹,怎的如何待她?不怕抓伤了她?”

李玉山一惊,看到陌天歌被自己抓着手臂,脸上出现疼痛的表情,连忙放手:“晚辈是个粗人,一时着急就……”

“是吗?”青年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扫来扫去。

李玉山连连点头,脸上敬畏,筑基期的前辈他并不是没有见过,只是人家根本不会搭理他,所以他也只是远远见过几次而已。他看这青年年纪不大,却已是筑基期,心中又羡又妒,再看他身上的衣袍,似乎是大门派的衣着,羡慕又多了一分。可惜他自己灵根低劣,进门派都不易,更不用说筑基了,当下又恭敬拱手:“不知前辈有何指教?若有晚辈效力之处,在所不辞。”

这青年却未答话,只是目光如刀似的注视着他们,最终将目光放在陌天歌身上,温言问道:“小姑娘,你姓甚名谁?可否告诉我?”

陌天歌看看他,又看看李玉山。她想逃离李玉山的魔掌,却又怕这个也不是好人,虽然这个大哥哥很和善,可是李玉山刚开始也是这样,知人知面不知心。

李玉山却是急了:“前辈,这确实是舍妹……”

话未说完,青年却哼了一声,一扬手,李玉山猛然被甩在地上。

他吃惊不已,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青年已经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孩子是你拐来的。”说罢,也不理他,只问陌天歌,“小姑娘,你可是姓陌,住在连城陌家村?”

陌天歌闻言大吃一惊,这人怎么会知道?

青年又道:“你莫要害怕,我是受你爹之托来接你的,有事只管与我直说。”

此话一出,陌天歌与李玉山同时大惊,只是一人惊喜一人惊吓。

李玉山只道她爹早已失去音讯,哪里料得到刚好这时候派人回来,而且竟还是个高阶修士!他不禁后悔,如果他多等几天就好了,说不定还能得些好处。

听到爹的消息,陌天歌哪里还忍得住,冲口问道:“我爹?我爹在哪里?你是来接我去找我爹的吗?”

青年笑道:“如果你是陌家村的小姑娘,就没错。”

陌天歌连连点头:“我是。”

终于找到人了,而且没出事,这青年也是松了口气,上前打量她一番,问道:“可是这人拐了你?他可曾虐待你?”

陌天歌点点头:“是他。他假装跟我交流心得,把我经脉灵气封了,还说要我当什么炉鼎……”

话一出口,青年脸色就变了,怒视着摔在地上的李玉山:“好个修仙界的败类!这么小的孩子,你居然也要打主意!”

李玉山眼见得罪了高人,而且他拐人的事确实辩驳不了,连忙叫道:“前辈且慢,听我说。”

青年又是冷笑:“好啊,你倒是说说看,还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成!”

“前辈,确实是我心存不良,可这小姑娘,实在是世上难得一见。前辈可知道,她是纯阴体质,与之双修——啊……”一道劲风,李玉山头一偏,吐出一口血来。

青年冷冷地看着他:“你竟还想以此引诱我,真是其心可诛,留你何用!”

李玉山大惊失色,心知眼前这青年动了杀心,当下从怀中一掏,一张符箓燃起,他立刻起来狂奔,竟是速度极快。

青年身形没动,只见背后长剑出鞘飞出,倏忽而去,那李玉山就啊了一声,扑通倒地。剑又飞回来,插回鞘中。

青年对着尸体的方向冷哼一声。

陌天歌吓坏了,她虽然早就想过,如果自己有了力量,就要把李玉山千刀万剐,但是忽然见到如此血腥的一幕,却是惊吓多于解恨。

原来筑基与炼气的差别竟这么大,她恨李玉山入骨,想要逃出魔掌而不得,而在这个筑基前辈面前,李玉山也不过蝼蚁,挥手就灭。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371)

我要评论
  • 此。她&同胞,

    陌天巧就是如此。她是陌家族长的嫡系孙辈,因为是长孙女,又与长孙一母同胞,因此家中也高看她一等,不但名字从了兄弟,还一并送了学堂。

  • 好起来&歌受苦

    话里的娇憨令妇人露出笑容,却又夹杂着苦意,语气便软了下来:“好,娘会尽快好起来,以后不让天歌受苦了。”

  • 在后面&完,又

    看到她走在路上,有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偷偷地跟在后面,忽然窜上去,一把揪住她的辫子一扯,哈哈大笑:“陌天歌,你的辫子真丑,你还是剃光头吧。”说完,又一溜烟跑了。

  • 四娘子&不是族

    陌天歌的母亲,原是族长家的四姑娘,如今人称四娘子。她并不是族长夫人所出,而是族长年轻时在外面所生,因此一家子待她十分冷淡,而且,她胎里带病,常年小病不断,也就越发的受人冷落。

  • 近,看&,把东

    一个七八岁的女孩跑近,看到陌天歌散乱的辫子,顿时怒目相向:“哥,不许你欺负天歌,把东西还来!”

  • 步,却&逢年过

    她平时是没有糕点糖果吃的,母亲一直生着病,虽然还到饿肚子的地步,却也没什么余粮,只有逢年过节,爷爷家买了糖果,才会分到一些。

  • &就背这

    “哼!”夫子冷哼一声,说道,“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怎么就背这么点?”

  • 下后,&了,夫

    打了五下后,陌天俊的手心已经红了,夫子收起戒尺:“下一个,陌天威。”

  • 小姑娘&见,只

    寡淡的清粥腌菜,没有多余菜色,一个是病人,一个是小孩,难怪二人脸上没有丝毫红润。妇人看着女儿,露出心疼之色,小姑娘没有看见,只埋头喝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