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喏,吃完就下路。”眼前扔来两个干馒头,陌天歌抬起头看了一下,抓到手里。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个荒郊,离开了连城已有近一天了,路上遇上两个修士相斗,李玉山吓得急忙叱喝车夫疾行,老半天过去的,后面也没人追上去,他终于等到放下自己心来。馒头干巴巴的,陌天歌咬了两口吞不眼前扔来两个干馒头,陌天歌抬头看了一下,抓到手里。。...

“喏,吃完就上路。”

眼前扔来两个干馒头,陌天歌抬头看了一下,抓到手里。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个荒郊,离开连城已有一天了,路上遇到两个修士斗法,李玉山吓得连忙呼喝车夫赶路,半天过去,后面没有人追上来,他终于放下心来。

馒头干巴巴的,陌天歌咬了两口吞不下去,抬头看到李玉山吃的虽然也是干馒头,却另有烧鸡片和牛肉等熟食。此时李玉山发现她的目光,拿起一块鸡肉对她说:“想吃?”

陌天歌摇了摇头,说:“我要喝水。”

这还是这几天来她第一次开口说话。李玉山一面惊奇,一面又觉得有些恼火。他才不相信这么大的孩子会不想吃好吃的,必定是不想求他。而这又代表着,这小姑娘虽然年纪小,骨头却很硬,想让她乖乖听话,难啊。

回过神,却见陌天歌看他好像不想给水,就一个人坐那慢慢地啃着干馒头。

虽然很恼火,倒不想真渴死她,他从包裹里掏出一个水囊丢过去,说:“这是你的,如果喝完了,以后自己注意带水。”

陌天歌接过,低应了声。

过一会儿,不远处正在喂马的车夫走来,向李玉山恭敬地请示:“仙师,晚上咱们住哪?”

李玉山只撩了撩眼皮:“晚上继续赶路,到天亮再歇。”

“这……”车夫明显不愿意,却又不敢得罪他,低头哈腰地说道,“仙师,这大晚上,小人看不见,不好赶路啊。”

李玉山这次连眼皮也没抬了,只丢过去一颗白色的石头:“放好,这个可以发光。”

车夫连连点头。

陌天歌抬起头看了看,心里虽好奇,但没说话。修仙界于她还是个陌生的世界,每一样东西,她都是好奇的。

“行了,上路吧。”吃完东西,李玉山拍了拍手,又要抓陌天歌回马车,口中还嘀咕着,“可惜还不会轻身术,不然哪需要马车。”

轻身术是什么,陌天歌大约知道一些。那是一种能飞起来,浮在半空中的法术,半路遇到的那两个斗法的修士就是用的轻身术。不过,到了炼气五层,才可以修习,所以李玉山只能借助俗世的工具去昆吾。

正要上路,忽然半空中掠过一道青光,挟带着浓厚的灵气与威势。李玉山忽然又钻出马车,望着那一逝而过的青光,一时半会竟说不出话来,直到那光芒消失在天际,他才吐出一口气:“竟是筑基修士,怎么会到俗世来……”沉吟许久,他终是不敢再去找机会占便宜,毕竟,对他们这些低阶小修士来说,筑基修士实在是天人一般的人物。

这辆载着两个炼气小修士的俗世马车摇摇晃晃地上了路,而那个一掠而过的筑基高人,根本没有把这些低阶修士放在眼里,不久后到达连城,问了路之后,直往飞云镇方向的小村而去。

陌天歌不知道,在她失踪的两天后,生活了十年的陌家村竟然来了一个修士。

陌家祖宅,陌家的少爷们难得齐聚厅中,而主位的陌老爷子皱着眉头,吸着旱烟。

许久之后,老爷子终于搁下烟袋,问大少爷:“老大,你怎么说?”

大少爷也皱着眉头,有些不确定地问:“爹,要不还是找找?”

话刚落,一旁有人不冷不热哼了声:“怎么找?人都被拐走两天了,就算咱们知道是被拐走了,又往哪找?再说了,谁去找?”

这下连大少爷也不说话了。

陌天歌被抓走的那天,天巧看她入了夜还没回来,急得把她去镇上的事说了。大晚上不好去找人,等到第二天还是没消息,陌老爷子只好叫大儿子去镇上打听打听。结果打听回来,只知道昨天有个女孩儿在镇门口的茶摊被个男子带走了,根据描述很像是天歌,至于去哪了,没人知道。

既然确定孩子被拐走了,陌家老爷子就把儿子们都叫来,商量商量这事怎么办。虽说这孩子他们都不亲,可怎么说也是自己家的,总不能不管。只不过,几位少爷都想着,要找的话,一是根本不知道孩子被带到哪了,二是正值春耕,谁去找就少了劳力,那是要减收成的。所以他们虽然不反对去找,却都不希望自己去。

前头这话,说得也有道理。拐子把人拐走,当然是立刻到别的地方去了,哪是那么好找的。

老爷子也明白,村里也不是第一回有小孩被拐走,每回找了又找,孩子都没找回来。但是不找,情理上又过不去,怎么说也是他的孙女,何况当年招的那个女婿,可不是简单人物,要是哪天回来,他们怎么交待?可是找的话,又该让谁去找?

眉头都皱成了川字,老爷子的目光在几个儿子间扫来扫去。几位少爷一看目光扫到自己身上,就低下头,生怕点的是自己的名。

老爷子还没说出决定来,何伯从外面跑进来:“老爷,来……来客人了。”

一屋子的人还没来得及问,就已经看到有人跨进厅来。

来人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身着蓝袍白褂,背负长剑,未曾细看,已是锐气逼人。

老爷子看到对方负剑的模样,连忙站起来:“敢问这位公子……”

话还未说完,对方已经开口:“你就是村长?”

陌老爷子连忙点头,看到对方衣着精致身背长剑,心知这必是剑客高人,恭敬问道:“不知您是?”

负剑青年没回答,继续问道:“我问你,你可有一个女儿,招了个女婿姓叶?”

这句话问出口,不止老爷子,厅中几人都是面露惊疑之色。他们当然知道说的是谁,可他们的妹婿走了十年毫无音讯,跟眼前这人什么关系?

老爷子很快回神,应道:“是,不过我那个女婿,十年前有事外出,一直没回来。”说完,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他心知那个女婿有些来历,生怕眼前这青年是来寻仇的。

谁料他说完这句,眼前的青年却露出笑容,对着老爷子一拱手。自他进来,面对厅中众人,不但没行过礼,更没问候过一句,他们却没有觉得不礼貌,只感觉这人必不是凡人。现在他这一拱手,老爷子放心了些,看来不是寻仇来的。

只听这青年说道:“陌村长,我也姓叶,乃是受了你女婿之托前来接他妻女的,不知她们人在何处?”

此话一出,老爷子有些惊怕,他刚刚才想着,孙女走丢了,她爹回来不好交待,怎么这就有人来讨人了?琢磨了一下,老爷子谨慎问道:“原来是叶公子,不知我那女婿现在身在何处?怎么没有一同回来?”

此话一问,青年却是没了笑容,叹了一声:“陌村长,我实话与你说吧,叶前辈已经身陨了。我师叔与叶前辈乃是患难之交,叶前辈临终前托付与我师叔,接了他妻女二人,交与他的兄弟。我正是奉师叔之命而来。”

这个消息,令厅内众人惊诧不已。人走了十年没回,他们早就想到是不是出了意外,现在知道死讯,倒是有心理准备。可是这人说是来接人的,而且还要把人带走,他们就觉得奇怪了。

老爷子也是如此,问道:“叶公子,我那女婿是入赘的,我女儿与孙女当然是我陌家人,怎么会提到接她们走?”

青年又笑了,这笑里有骄傲之意:“留在这?陌村长,你莫非不知道,你的女婿并非凡人?”

这个消息,更令众人惊诧。

陌家几位少爷面露惊色,有人忍不住插嘴问道:“不是凡人,那是什么?”

“当然是仙人。”青年瞥了他一眼,“叶前辈身负仙法,莫非你们不知?”

众人齐齐摇头。却见青年一扬手,手中忽然出现一团火焰,然后一甩,背后长剑忽然自己飞出来,往那团火焰一挑,火焰熄灭,剑又自己飞回了剑鞘。

青年说道:“你们信了吧?”

俗世之间,流传着许多仙人的传说,眼下他们亲眼看到这等仙法,怎么不信,个个脸上出现敬畏之色。

老爷子早就觉得自己女婿不一般,哪里不信。忽然又想到,孙女被拐走了,若是这位公子真的是仙人,岂不是很容易找回来?想到此处,陌老爷子连忙道:“叶公子,我们信了。只是,我女儿命薄,三年前已经病重去了,而我孙女,又在前两天被拐子拐走了。您会仙法,求您把她救回来吧!”

青年大吃一惊,随后叹了口气:“叶前辈托付之时,也曾顾虑过叶夫人已经故去。罢了,你且说说,令孙女是怎么回事?”

陌老爷子当下将儿子打听回来的事说了一遍,临了又拜托:“公子,您看……”

青年只是摆摆手:“我先去了。”也不多说,就这么转身走了,留下一屋子的人,惊疑不定。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131)

我要评论
  • &,狠狠

    被扯了辫子的陌天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把头绳还我!”

  • 虽说这&夫子却

    虽说这些陌家子弟,根本不在乎学得好或坏,老夫子却是十足的书生脾气,对待课业十分严厉,能得到他的赞许,可不容易呢。

  • 东方露&到主房

    东方露出红光,粥也散发出了米香。小姑娘就着小板凳,小心翼翼地舀了两碗,又到屋角坛子里捞了些腌菜,一一捧到主房去。

  • 。族长&,在村

    十年前,村里来了一个书生在此借住,见过她几次,不知怎的竟向族长求娶。族长虽不喜爱这个女儿,但也怕别人不怀好意,便说要他入赘留在村中,谁料这书生也不反对。不久两人就成了亲,在村中住了下来。

  • 比,每&她甩开

    “哈哈,真笨,我在这呢!”这男孩身形十分灵活,又十分壮实,哪里是她这瘦弱身板可比,每每一折身就把她甩开,把她气得七窍生烟。

  • 不是族&里带病

    陌天歌的母亲,原是族长家的四姑娘,如今人称四娘子。她并不是族长夫人所出,而是族长年轻时在外面所生,因此一家子待她十分冷淡,而且,她胎里带病,常年小病不断,也就越发的受人冷落。

  • 一个纸&开:“

    编好了辫子,陌天巧从口袋里小心地掏出一个纸包,打开:“天歌,来吃饼。”

  • ,瞪着&说!再

    那女孩扬起眉,瞪着兄长:“你还说!再不还我就回家告诉爹,说你欺负妹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