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连城只留了晚上,李玉山又带着陌天歌下路了。陌天歌不明白他要去哪里,只看见他拿着一枚两指宽的玉块贴在额头上,闭上眼凝眉。她很好奇,却敢问出口。貌似李玉山收起来东西的时候,看见她的神色,笑道:“你没没见过吧,这叫玉简,跟竹简像,是修真之人详细记载东西陌天歌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只看到他拿着一枚两指宽的玉块贴在额头上,闭眼凝思。她好奇,却不敢问出口。倒是李玉山收起东西的时候,看到她的神色,笑道:“你没见过吧,这叫玉简,跟竹简一样,是修仙之人记载东西用的,用神识读或写。来,给你试试。”。...

在连城只留了一天,李玉山又带着陌天歌上路了。

陌天歌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只看到他拿着一枚两指宽的玉块贴在额头上,闭眼凝思。她好奇,却不敢问出口。倒是李玉山收起东西的时候,看到她的神色,笑道:“你没见过吧,这叫玉简,跟竹简一样,是修仙之人记载东西用的,用神识读或写。来,给你试试。”

或许是他心情好,一点也没给她脸色看,还笑脸迎人。李玉山把那东西贴到她额头上,道:“你试试,分出一缕神识进入玉简,这不用灵力。”

神识的运用,陌天歌还很生疏,平常只用来感应自己的小屋有没有人靠近,而且她还提防着李玉山。不过,她也不敢跟李玉山说不,只得试探着分出一缕神识。神识接触到那玉,一瞬间就被淹没,然后她的脑海里就出现了一座山的模型。说是一座山,不如说是一条山脉,太长了。上面零星地标志着几个点,有的标着门派,有的标着坊市等等。这令她大开眼界。

李玉山收起玉简,说道:“这是昆吾山。我们天极的灵脉,跟别处都不同,据说别的地方,灵脉都是四散分布,惟有我们天极,最大的也是最重要的灵脉就是昆吾山脉,其他灵脉只有零散分布,远远不能相提并论。”

这些陌天歌也有些了解,昆吾山极大,所以散修多半会去那里修炼,莫非李玉山也是要去昆吾?

李玉山已经说道:“对于我们散修来说,还是昆吾最好,灵脉大,就有一些地方没有门派和修仙家族。在灵脉上修炼可比在俗世好得太多了。”说着,又与她温言道,“你看,留在你那个俗世的家,不如跟着我,修炼可比你一个人练快多了。”

陌天歌不知道他又打什么主意,不再胁迫,而是引诱,或许觉得,她听他的话,以后更方便些?

她哪里知道,李玉山这般作派,只是想到,她年纪还小,必定没什么主意,他这般恩威并施,说不定渐渐的就听他的话了。尤其是昨天,他见陌天歌没有过激的反应,就觉得大有可能。既然要长期留在身边,听话的炉鼎,总比不听话的好。

此番见她虽然闷闷的,却没有其他反应,他心情就更好了,又与她说道:“等我们到了昆吾,找个地方好好修炼,如果你乖乖听话,到时候我就带着你去试试拜入门派,要是能进门派,可以说前途光明。”

他的脸上出现神往的神色,转头看到陌天歌仍是呆呆的样子,不自觉皱了皱眉,觉得跟个小孩说分析利益,她哪里听得懂。不禁有些生气,就哼了一声,扭头又不理她了。

不过,陌天歌巴不得如此。对着李玉山忍下愤怒,她已经觉得很难受了。

马车继续前进,李玉山又开始打坐修炼。空间这么小,陌天歌也不敢再把那琉璃珠拿出来搞鬼,想来想去,就继续拿出昨天李玉山给的那本书继续翻看。

这本书显然不是纸质,倒像是某些兽类的皮做成的,摸上去软软的,翻起来也没有声音。想来修仙界的东西肯定与俗世大不相同,即使不用玉简,这纸也不是凡纸。

再看一眼李玉山,并没有关注她,她才放了心,慢慢地翻着书页。

其实有些灵草,俗世也是有的,比如人参灵芝之类,只是需要年份很高才有用,而且,这在修仙界,只能算是低阶灵草。

一页页翻过,她的手停了一下。

玉馨花,生长十年可用,迷魂散原料之一,花粉可致灵气运行延缓,低阶修士会导致灵气暂时无法运行。

她抬头看了眼李玉山,见他闭着眼修炼,才仔细地又看了一遍。有图画有说明,但是没有解决方法。她犹豫许久,又继续翻这本书,既然都会介绍功能,说不定就能翻到一种东西,可以解除这种状态。

抱着这样的心理,她仔细地一个个地翻过去。

忽然间,她感觉到灵气的波动。这波动不是因为身边有人在修炼,而是灵气大面积冲撞的感觉。她正在疑惑,李玉山却睁开了眼,然后露出兴奋的神情:“有人在此斗法。”

陌天歌有些吃惊。离开家还不久,居然就遇到了修仙者,而且是在斗法。不过,李玉山为什么要这么兴奋?难道他不怕被殃及?

这般想着,却听他喝令停车,然后命令车夫在此等候,拉着陌天歌下了马车。

“好好跟着,你现在灵气不能运行,只有我保护你,知道吗?”说罢也不要她回答,慢慢往灵气波动的地方走去。

自从确认自己没有反抗能力,陌天歌面对他的威逼利诱,都是一副害怕又不敢说话的样子,李玉山也渐渐适应了她的沉默,反正对他来说,只要听话就行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不多远,就清晰地听到了声音。

有时是沉闷的,好像是两股灵气撞到一起,有时是尖锐的,好像是兵器相交的声音。

忽然空中划过一道亮光,非常璀璨的一团火光。陌天歌这才看到天空中飘着两个人。这两人都身着道袍,只是样式大不相同,一人着青,一人着蓝。

那火光正是青衣人发出。只见那团火,在青衣人的操纵下往蓝衣人扑去。蓝衣人却是手中横着一把剑,一挡,竟把那火光挡了回去。

李玉山脸色一变,转头就走:“快走,这不是我们能管的闲事。”

陌天歌大约明白,这两个人修为极高,只是想不通为什么一开始李玉山那么兴奋。

飞在半空中的两个人,好像发现了他们的存在,其中青衣人冷哼一声,一甩手,一团火光就朝这边来了。

李玉山忙拉着她狂奔。

陌天歌也是吓了一跳,赶紧跟着跑,一步也不敢回头。

那团火倏忽追了上来,却是一偏,打在他们身旁。李玉山冷汗涔涔,不敢停留,连忙溜之大吉。

两人一阵跑,终于跑回马车,吩咐车夫赶紧赶路,李玉山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好半天,平静了呼吸,他说道:“你可知道方才那两人修为如何?”

陌天歌摇头。

他轻哼一声,说道:“那是两个炼气八层的高手,杀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如果不是他们互相斗法,懒得理我们,恐怕我们现在已经被烧成灰了。”说完,他脸上又有向往之色,“若是能修炼到这个境界,进修仙门派就有机会了。”

说完,他又是一阵紧张,不再理会陌天歌,打坐调息,时不时地转头看看。

陌天歌此时却是在想,如果她有这样的修为就好了,到时将李玉山踩在脚下……她暗中握紧双手,一定要忍下来,总有一天她能修炼到那个境界,到时……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1、陌家村

2022-11-1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书评(182)

我要评论
  • 做鬼脸&还你啊

    那孩子却挤眉弄眼地做鬼脸:“还你?为什么要还你啊?有本事你来抢啊,来抢啊!”

  • 来了一&村中,

    十年前,村里来了一个书生在此借住,见过她几次,不知怎的竟向族长求娶。族长虽不喜爱这个女儿,但也怕别人不怀好意,便说要他入赘留在村中,谁料这书生也不反对。不久两人就成了亲,在村中住了下来。

  • 头绳还&我!”

    被扯了辫子的陌天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把头绳还我!”

  • &持,把

    “不行,”小姑娘坚持,把她往房里拉,“娘,你不能吹风,这些事我可以做。”

  • ,整个&个是自

    戒尺高高抬起,“啪”重重地打在他手心,整个学堂的孩子都不敢出声,生怕下一个是自己。

  • 扬起笑&这个还

    陌天巧扬起笑容:“不用谢我,是他不对。喏,这个还你!”

  • “我们&说我现

    “我们爷爷天歌也叫爷爷,怎么不是妹妹?你再说我现在就回去告诉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